戛纳又一年:2015年艺术电影期待片单

文 | PeterCat

 

明天一年一度戛纳电影节又将拉开序幕,目前【深焦DeepFocus】诸位小伙伴都已经抵达戛纳前线,将第一时间通过微博@深焦DeepFocus 向大家报告戛纳一手八卦,通过现场有趣图文让各位读者也感受到艺术电影圣殿的魅力。同时,Deep Focus的微信公众号也将每日更新,提供更深度阅读。

 

戛纳首日看点:

开幕片:《昂首挺胸》——回归法国现实主义传统

主竞赛单元评委新闻发布会

是枝裕和治愈新作《海街日记》齐聚日本四大氧气美女

《故事的故事》意大利童话!视听盛宴!

 

以下这篇文章,将在戛纳开幕前,为各位盘点戛纳的不完整看点!

 

如若囊括在初创阶段因经费问题而被迫中断的两年,正式启航于1946年的戛纳电影节在今年正好迎来七十大寿。作别执掌戛纳将近四十年的前主席吉尔·雅各布(1978-2004,选片人;2001-2014,主席),步入古稀之年的戛纳借新主席皮埃尔·莱斯库上任之机,秉着法国人不革命毋宁死的作死精神,递给世人一份新鲜、大胆但又不禁让人狐疑满满的官方入围名单——毕竟,这里是戛纳,电影人公认的艺术电影之巅,电影界的奥运会。或许,今年戛纳开幕片《昂首挺胸》的标题以及金棕榈夺标大热门意大利导演索伦蒂诺新片《年轻气盛》的标题,一道最好地注解了眼下我们所瞧见的这个“新”戛纳。它带着年轻人不可预知的蓬勃和生猛,但也让那些习惯了旧秩序和往昔荣光的“老人们”隐隐不安。而这澎湃一跃究竟是将跨出一个新时代,还是会被历史打上“鲁莽”的标签,则要等到这些影片在戛纳竞相亮相的那一刻我们才将知晓。

 

对于迷影青年而言,戛纳的竞争实际上在公布入围名单那一天起,就已经结束了。这不是说5月24日金棕榈的归属并不重要,但相对于电影口味迥异的迷影青年而言,科恩兄弟领衔的评委会所能做出的判断,未必比他们自身的观影快感更权威。戛纳电影节意义实质上并不在于那片金叶子最终落到了谁的手中,而是在于,它筛选出了全世界最美丽、最奇特、最自由的影像,并把它们以及这些影像的作者们汇聚到同一个舞台上,在短短十二天的时间里,共享同一块银幕、同一个海滩、同一方空气,并在南法的小城里写就今天的、当下的电影史。但对于影迷而言,戛纳则提供了未来一年中,最值得期待的艺术电影名录。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抛去奥斯卡提名那份在爆米花与缪斯之间摇摆不定美式电影快餐;戛纳的选片名单,无疑就是艺术电影的品质保证,就是在为电影史书写提供最潜在、最直接的素材。于是,以下这份精选的戛纳片单,表面上似乎是在回答“今年戛纳看什么”这个问题,但实际上,却值得您小心翼翼在手机和电脑里保存一年,每当您厌倦了郭敬明和冯唐的青春期,突然想过上一种更充盈、更宽阔的精神生活时,它将是您最好的观影指南。

 

法国电影大洗牌

2015年戛纳选片大变局实际是从重新分配法国电影在戛纳的势力版图开始的。贵为全世界最负盛名的“国际”电影节,戛纳与法国电影的关系是十分暧昧的。一方面,作为电影的发源地和“电影作为一门艺术”最执着的捍卫者,电影节的东道主——法国,像其他各国电影节一样,也一直在戛纳为本土电影在主竞赛单元中保留稳定的席位。这个数字在往年一直是四部,这在只有二十部左右影片,寸土寸金的主竞赛单元是十分惊人的,相比之下,作为电影第一大国的美国,除了在前年也获得四个席位以外,在去年和今年都分别只有两部电影入围。另一方面,作为电影艺术的最高竞技台,戛纳竞赛单元的高质量、多元性是仰赖于全世界范围内最优秀的电影人的,因此戛纳不可能是法国人自娱自乐的舞台,它不仅要吸纳来自好莱坞的星光和欧洲传统电影强国的大师、巨匠们,还要挖掘和发现来自西方之外的优秀电影,比如东亚、南美、中东、非洲……然而,在今年在已经公布的19部主竞赛单元电影中,法国电影却破天荒达到了五部。更令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五部电影中除了雅克·欧迪亚(《流浪的迪潘》)和麦温·勒·贝斯柯(《我的国王》)是之前就已在戛纳主竞赛单元拿过奖,因而可以预料的老面孔外,其余三人皆是第一次入围主竞赛单元的戛纳新人。而且,这三位作者偏偏年龄也不算小,之前也都拍过最起码三部作品,但并没有引起特别轰动反响,因此今年齐刷刷爆发入围主竞赛单元,让人非常困惑。`

 雅克·欧迪亚《预言者》剧照

雅克·欧迪亚《预言者》剧照

《流浪的迪潘》是导演雅克·欧迪亚第四次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2009年他曾凭借《预言者》一片斩获戛纳评委会大奖。2005年他的影片《我心遗忘的节奏》入围了柏林电影节。他的新片讲述了一个斯里兰卡的泰米尔战士逃到法国之后最终沦为门卫的故事。

《我的国王》则是39岁的法国女导演贝斯柯第二次角逐金棕榈,此前她凭借现实主义杰作《警员》在2011年摘下评委会特别奖。不过这位女导演更为出名的身份是法国大导演吕克·贝松的前妻,她被认为是《这个杀手不太冷》中少女玛蒂达原型。她在12岁那年与比他大17岁的吕克·贝松相遇,并和他有一段四年婚姻。她从2004年起从演员转型为导演,《我的国王》是她的第四部电影,由法国著名演员文森特·卡索领衔主演。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正是这三个中生代新人的入围,把菲利普·加瑞尔(《女人的阴影》)和德斯普里钦(《青春的三段回忆》)挤到了导演双周单元,而这两位才是早已赢得国际影响力的法国电影巨匠,也是之前影迷们预测最具实力进入主竞赛单元的法国电影。戛纳选片人福茂再三强调,“(《青春三段回忆》)是一个伟大导演的佳作,使得德斯普里钦继续身处法国电影之巅”。但这部在“法国电影之巅”的电影都没能入围主竞赛单元,难不成入围主竞赛的法国电影都是神片吗?还是说,这样一种安排仅仅是出于革新戛纳主竞赛单元而有意为之?但愿这里所谓的“革新”是把更有冲击力,更新鲜的法国电影带进到主竞赛单元中,而不仅仅是在戛纳各个单元之间寻找某种平衡——给那些过去不太引人注目的单元注入更多更优质的电影。至少,从目前的结果上来看,导演双周因为有加瑞尔和德斯普里钦加入,而变得异常吸引眼球,对笔者而言,以上这两部电影都位列在我的戛纳必看目录之中。

作为承接法国新浪潮运动最重要导演,菲利普·加瑞尔半个世纪的导演生涯却抵不上他那个英俊大明星儿子在国内影迷中的影响力大。这次戛纳,加瑞尔父子齐上阵,由路易·加瑞尔指导首部剧情长片《两个朋友》入围了影评人周的特别展映环节,也将角逐处女座金摄影机奖。

法国电影在戛纳的强势回归不仅仅体现在五部法国的主竞赛片中,今年戛纳还选择了两部法国电影作为电影节开、闭幕片。如果说以法国电影作为闭幕电影是近年来戛纳的惯例,那么人们业已习惯了好莱坞星光爆棚式的开幕片,无论是“摩纳哥王妃”妮可·基德曼领衔的2014年,还是《了不起盖茨比》、《月升王国》、《午夜巴黎》中的全明星阵容,戛纳开幕红毯从来都是一个最大的秀场。但是今年开幕电影《昂首挺胸》则是一部部地地道道法国知识分子电影,它以一个问题青年从六岁到十八岁的成长经历为背景,展示了一个女导演通过电影批判当代社会问题的勇气。本片卡司除却凯瑟琳·德纳夫这位“上上上代”法国女神之外,都是尚没有国际知名度法国演员。选择这样一部开幕片,也展示了今年戛纳电影节宁愿红毯冷清,但一定要改变的决心。无独有偶的是,闭幕电影同样与社会议题紧密相关,曾经以一部《帝企鹅日记》征服全球观众的法国导演吕克·雅克又一次回到冰雪世界中,把镜头对准全球变暖问题最早的关注者——法国冰川学家克洛德·洛里斯。可以预见的是,这部闭幕片将与开幕片一道展现法国电影人的社会责任感,展现法国电影人对法国文学中古老的现实主义批判传统的继承与延伸。

 

两位大师

仅从今年戛纳的导演阵容来看,小年无疑。不作不死的革新使得不少中生代的巨匠去了主竞赛之外的单元,但即使不清洗他们,相比于往年,今年戛纳的电影大师也少的可怜。以笔者之见,只有美国导演格斯·范·桑特和台湾导演侯孝贤勉强够格。

2003年第一次来戛纳时,格斯·范·桑特就手握十五年来世界影坛最好的电影之一《大象》,拿走了一枚金棕榈。此番,第五次来戛纳,已经入围过全世界所有重要电影奖的范·桑特也顺应时代潮流,导起了国际合拍片,带着奥斯卡影帝马修·麦康纳来到日本富士山下的自杀圣地《青木原树海》探寻一条求死之旅。

相比于已经征服戛纳,无欲无求慢慢在拍片的时光里走向老年的格斯·范·桑特。年长5岁,已经68岁的侯孝贤此番已经是第八次来戛纳。事实上,从1989年《悲情城市》擒下威尼斯金狮奖以来,除了2003年的《咖啡时光》又回了一次威尼斯,侯孝贤在最近25年中创作的9部长片里,有8部都来了戛纳,却仅仅在1993年第一次来时收获了一个安慰性的评委会特别奖。作为一个已经在电影史上有明确地位,被学院内学者反复研究的当代电影大师,侯孝贤这次戛纳之旅,尤其特别。这不仅仅是侯孝贤八年来的第一部长片,也是侯孝贤个人的第一部武侠片。作为华语电影独有的类型片,从胡金铨到李安,从李安到张艺谋到王家卫,几乎每一个重要的华语导演都试图在这个传统的华语电影类型中开拓自己的侠义世界。仅是侯孝贤和武侠这两个主题,《刺杀聂隐娘》就堪称是今年戛纳甚至是今年世界影坛最值得关注电影。

 《刺客聂隐娘》剧照

《刺客聂隐娘》剧照

意大利三雄

侯孝贤《刺杀聂隐娘》虽然引人关注,但要说预测今年金棕榈,介于科恩兄弟品味和以演员为主的评委阵容,夺标呼声最高的其实是两位意大利中生代巨匠保罗·索伦蒂诺和马提欧·加洛尼。再加上已经金棕榈在手的南尼·莫莱蒂,今年戛纳十分罕见地凑齐了意大利电影中生代中最重要三个作者。

很少有导演能像2001年的金棕榈得主南尼·莫莱蒂一样,与戛纳的关系那么铁。他的新片《我的母亲》再度在戛纳首映之前,就在意大利公映了,可是戛纳对此却丝毫不介意,仍旧热情把这位导演第八次请进了主竞赛单元。他的新片依旧由他本人扮演男主人公,像是一种自传化的刻画,影片中他所扮演的导演在生活中遭遇演员和亲人的种种折磨,再度把观众带回到,如他的金棕榈作品《儿子的房间》式的家庭生活里。

马提欧·加洛尼一定觉得,他是距离金棕榈最近的人。他之前总共来过两次戛纳,结果两次都拿下了评委会大奖,按照中国人一二不过三的说法,这次加洛尼是名正言顺等到了登基的大好时机。而评委会的设置的确也给他创造了条件。他的新片改编自17世纪意大利童话集《五日谈》,其中超现实的设置和奇幻风格都有可能引发评委会主席科恩兄弟以及评委墨西哥导演托罗的好感。

保罗·索伦蒂诺只有45岁,是意大利三雄里最年轻的。但这已经是他第六次角逐金棕榈了。虽然之前他只拿过一个小小的评委会特别奖,然而他的电影才华却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可,《绝美之城》在戛纳败给《阿黛尔的生活》,但在奥斯卡上却收获了最佳外语片。这次与世界范围内最一流的戏骨蕾切尔·薇兹、简·方达、迈克尔·凯恩合作,演绎两个年老色衰的老知识分子与年轻一代(绝色佳人)之间的故事,这个题材即使拿不到奖,按照索伦蒂诺过去风格,也必定又是一出视听上的盛宴,一个让人血管贲张的电影。

 

日本戛纳嫡系倾巢出动

随着老一代日本电影大师的逐一辞世,曾经为世界电影史贡献了沟口健二、小津安二郎、黑泽明、今村昌平、成濑巳喜男、大岛渚……的日本电影开始陷入到一个低谷。进入新千年的日本电影不仅失去了往昔可以与西方列强相匹敌的作者阵容,甚至连东亚老大哥地位都拱手让给了百花齐放的韩国电影。今年的戛纳,在主竞赛单元和一种关注单元,齐聚了近十五年来戛纳一手扶植的三位日本作者,也算是近年来日本电影在国际影展中比较风光一次。

河濑直美阿姨是这几年的戛纳红人,前年刚刚风风火火当了一把戛纳评委,硬是凭着一张嘴皮子帮好哥们贾樟柯捞到了一个最佳编剧奖;去年就想趁着贾樟柯当评委之机,携《第二扇窗》冲击金棕榈,但结果却无一所获。没想到,仅隔一年,阿姨又野心勃勃带着新片《橙沙之味》回来了,但这次法国人却没买这位戛纳嫡系的账,在连续进入主竞赛单元四次之后,借着这次戛纳改革的浪潮,河濑阿姨并扔到一种关注单元,并像是为了安慰她一样,安排了她的新片作为整个单元的开幕片以争取到和主竞赛单元一样的曝光。作为自然主义电影、日本文化和女性导演在戛纳的代名词,河濑直美在西方的符号学意义恐怕比她电影内容更引人关注。新片讲述了一家铜锣烧店发生生活点滴,改编自明川哲也小说,不知道是否会和她之前的电影风格有所区别。

是枝裕和无疑是当下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日本中生代作者。这种口碑,很大程度上源于他的电影在总体上对一种温情的东亚家庭伦理秩序的回归。对家庭生活的关切使得他的作品勾起了观众对某种小津安二郎式的日本家庭映像的观影记忆。但若细致去看,是枝裕和的作品表面上关注家庭,但实质上都直指社会问题;在其温和治愈的背后都有着极其尖锐的社会诉求,这是他不同于小津家庭伦理剧很重要的方面。不过是枝裕和新片《海街日记》又是一部怎么看都和小津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电影。首先,故事发生在镰仓这个小津电影中的标志性地点(他死后也葬在北镰仓),且讲述了父亲去世之后,四个姐妹一同生活的故事。比较引人注目的是,本片汇聚了当下日本当红四位氧气系美女长泽雅美、绫濑遥、夏帆和广濑丝丝。即便没有入围戛纳,估计也会是日迷们年度关注之一。且考虑到,是枝裕和是这三位日本作者中唯一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导演,也可见这部作品质量一定非常值得期待。

 《海街日记》剧照

《海街日记》剧照

尽管早在2001年就进入了戛纳视野,但黑泽清四次戛纳之旅三次都被“流放”在了一种关注单元,今年新片《岸边之旅》仍旧出现在这个单元中。与他的两位同胞不同更加倚重日本这一文化身份不同,黑泽清一直坚持在悬疑类型片道路上探索自己的电影美学,因此表面上他的影响力似乎不及前两者,但他电影的场面调度却一直在学院内受到高度评价。新片讲述了由浅野忠信所饰演的丈夫在失踪三年之后突然回到家中,并与深津绘里扮演的妻子一同踏上感恩之旅的故事。至于他为什么要回来,这其中又有怎样的秘密?黑泽清导演会在新片之后总娓娓道来。

 

自由的影像

戛纳之所以是戛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能把那些最先锋、最形式主义也最小众的实验作品带到这个国际大舞台上来展示。对电影美学和电影语言的执着捍卫,也正是电影能够作为一门艺术与文学、音乐、绘画共处一室的核心。在今年戛纳片单里,我们依赖能找到那些在影像语言上最激进的世界级艺术大师。

金棕榈得主泰国导演阿彼察邦的新片《爱在孔敬》没能进入主竞赛单元,这在电影圈内无疑是一个重大新闻。很显然,第一次,戛纳把一个五年前还在这里摘下最高荣誉的新生代大师下放到了一种关注单元。熟悉戛纳影迷都知道,卖人情的法国人一般对于拿过金棕榈的大师是大开绿色通道的,只要这些导演有剧情长片想要来戛纳,戛纳都会不假思索放到主竞赛单元里。但阿彼察邦显然成为戛纳改革的实验品。作为千禧年后,以一人之力即把整个南亚电影带到世界影坛中心的实验影像大师,阿彼察邦电影重造了一种南亚热带雨林般的神秘电影美学。四十岁就已经摘下了金棕榈和评委会大奖,无疑是两千年以后世界影坛上升速度最快的艺术电影巨星。阿彼察邦这次新片是五年来的首部作品,《电影手册》更是将其列为2015年最值得期待的电影,从目前能看到的介绍来看,这部影片将再次把观众带入到那个幻觉、梦境与现实交错的奇异的影像世界中。

很少有一部实验电影,能像2002年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不可撤销》那样,引发全球媒体的关注。这种关注可能是因为那些被镜头晃吐了而愤而离场的记者们,但更可能是因为片中意大利女神莫妮卡·贝鲁奇被强奸的那十分钟镜头。正因此,常有人批评阿根廷导演加斯帕·诺的电影不是真正的艺术,而只是一堆噱头的堆积;当然,看过他更多作品的影迷可能却完全不同意这种观点。但无论如何,今年他又回到了戛纳,仅从他那话题满满的无底线的电影海报来看,在午夜展映单元里,他大尺度情色新片《爱恋》又要挑战各位观众的底线了,而且这次是3D哦!

 

众所期待

每年戛纳还汇聚了一批作者虽非嫡系,但电影从立项之初就因其题材或者卡司又或者导演口碑而额外引人注目的电影。今年戛纳也不例外,最后,就让我们来快速浏览下这批话题之作。

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托德·海因斯携手女王卡特·布兰奇特的女性同志题材作品《卡罗尔》,素来善于吸收流行文化来营造时代氛围海因斯一直是美国导演中的异类。他的作品一直围绕以摇滚乐为核心的流行文化以及同志题材,因而汇聚了大量年轻粉丝。上部作品《我不在那儿》就成功帮助布兰切特反串鲍勃·迪伦,并使其问鼎了威尼斯影后。新片改编自海史密斯的著名小说《盐的代价》,她还是电影《天才雷普利》原著小说的作者。提到流行文化,今年戛纳还有一部关于2011年陨落的巨星艾米·怀恩豪斯的纪录片《艾米》。正如这个人物之死所引发的争议一样,本片最近也引发了电影制作团队和其家人之间的撕逼大战。

此外,老爷子伍迪·艾伦一年一约的新片又要在戛纳国际首映了。据传新片《不理性的人》讲述的是一段师生恋,品质极佳,选片人福茂一度试图说服伍迪·艾伦把新片放入主竞赛单元,老爷子自然不肯同意,于是再次在非竞赛单元中高规格展映。相比于在国际影坛驰骋了大半辈子纽约老话唠,今年戛纳还将迎来新一批的处女作角逐金摄影机奖,其中最受人瞩目的无疑是娜塔莉·波曼的处女作《爱与黑暗的故事》,这位因为饰演了《这个杀手不太冷》,而塑造了影史最经典萝莉形象的最成功童星,随着年岁增长逐渐挣脱其花瓶扮相,而朝着知性和睿智方向发展。新片改编自当代以色列最重要的作家阿摩司·奥兹同名原著,并回到娜塔莉出生地耶路撒冷,试图借一本以巴以冲突为背景的文学经典,重理其作为犹太人的身份。另外一部备受瞩目的处女作,无疑是匈牙利导演拉斯洛·杰莱斯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索尔的儿子》。这位38岁导演是另一位匈牙利导演安德拉·杰莱斯的儿子,之前也长期在匈牙利大师贝拉·塔尔剧组中工作。处女作即能入围主竞赛单元,一定在品质方面非常过人。联想到八年前,同属东欧的罗马尼亚导演蒙吉以处女作《四月三周两天》摘下金棕榈,这部取材于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处女作搞不好也有赢得大奖的可能。另外喜欢拍观影体验荒诞而又奇妙的隐喻的希腊导演兰斯莫斯首次进入主竞赛单元,带来了一部脑洞大开的“单身有罪”电影,卡司囊括了蕾切尔·薇兹、科林·法瑞尔、本·卫肖等人,也让人颇为期待。

戛纳同样也是暑期档商业大片宣传的好档期。今年,商业电影方面,有预告片燃到逆天的《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也有原著迷翘首以待的经典改编《小王子》(本片配音阵容也星光爆满),还有皮克斯脑洞大开的新作《头脑特工队》,在此就不再展开。当然,作为中国人,贾樟柯入围主竞赛单云的新片《山河故人》永远是华语媒体关注的焦点。从剧情介绍来看,故事大抵还是重复了其一贯老调子,讲述了当代中国普通人在生活里的分离和挣扎,不过这一次贾樟柯新片不仅尝试去澳大利亚取景而且还把一部分剧情设定在2025年的未来,不知道是否会一改其之前作品的风格,而有一些变化。当然相比于拿奖,最大心愿还是希望,国内观众能有机会在电影院里看到这部新作。

 

本文删减版首发《外滩画报》。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