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深焦 x 是枝裕和:我也会看少女漫画呦

文 | kyd、张宇旋、Peter Cat、柳莺(发自戛纳)

是枝裕和无疑是当下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日本导演之一。这种口碑,很大程度上源于他的电影是一种对温情的东亚家庭伦理秩序的回归。对家庭生活的关切让他的作品勾起了观众对小津安二郎式的日本家庭映像的记忆。

在入围今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新片《海街日记》里,讲述了父亲去世之后,四个姐妹一同生活的故事。这仍然是他最擅长的风格,淡然隽永,满足了我们对日本的所有想象。

 

Q:《海街日记》的故事来自于漫画家吉田秋生(Yoshida Akimi)的同名女性漫画,据我所知,她的作品已经不止一次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其中包括《世界奇妙物语》等。你看过这些作品吗?你觉得吉田秋生的漫画有怎样的特质,吸引了那么多日本导演争相改编和拍摄?

A:吉田秋生是我个人最喜欢的漫画家,过去二十年我一直是她的忠实读者。当我第一次读到《海街日记》的时候,脑海里立刻就产生了“要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的想法,我不想让别人抢在我前面拍,我坚信改编它的人一定会是我。

Q:《海街日记》算是少女漫画吧,在日本你这个年纪的男性看少女漫画很普遍吗?会不会有些奇怪?

A:会看的哟。确实,她是主攻女性向的漫画家,但除了一部分典型BL题材的作品是针对少女群体的之外,事实上她也有很多受到不同性别以及各个年龄层读者喜爱的漫画,三四十岁的男性同样也会是她的忠实读者。我已经五十几岁了,但我依旧很喜欢她的作品。

Q:这部电影拍的仍是你擅长的家庭题材,风格也一样淡然而隽永,但也有不少人评论故事太过甜腻,你想要观众从这部电影里获得什么样的体验?

A:当然,我会希望观众发现并欣赏几位女主演细致的表演,她们在诠释角色的时候非常用心。《海街日记》并不仅仅是一个关于主角的故事,更是一部讲述时间的电影。我希望观众在看的时候可以理解这个层面的用意。

                                                                                       

《海街日记》剧照

Q:在四个女主角中,你更着重描绘了三姐妹中的大姐幸,以及同父异母的小妹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侧重?

A:首先这是和原著保持一致的,其次,大姐幸相对其他姐妹来说,更能理解父亲一些。她在开头说,“即便他曾经很亲切、很和蔼,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恶劣的父亲罢了。”而后来她则逐渐改口,“他虽然不是个好父亲,但也许是个好人也说不定呢。”可以看出她在学着改变,逐渐以积极的态度来看待父亲。

同样,改变也发生在小妹铃身上,她最初总是背负着罪恶感——“我为什么会被生下来?”、“为什么我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她感到自己的存在给其他家庭带来了不快乐。逐渐地,她才开始正视自己,开始接受和理解自己的存在。正是这样的共同点让我把更多的侧重放在了她们俩身上。

Q:这次你选了四个“氧气美女”作女主角,其中绫濑遥和长泽雅美已经是家喻户晓的明星了。绫濑遥之前演过许多电视喜剧,给人感觉很可爱调皮,长泽雅美则走甜美知性路线比较多。这和《海街日记》中的角色安排似乎正好倒过来了。

A:确实,绫濑遥演了很多喜剧风格的影视作品,但在现实中,当我见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大姐幸的最佳人选。她非常美丽,端庄,举止极为优雅——在当代日本社会,这样的优雅已经不多见了。而这种端庄的美,和大姐幸的形象十分吻合。

Q:这部电影在给我带来温情的同时,也让我看得很饿,能说说那些和食物有关的场景在电影里起到什么作用吗?

A:一方面,因为整个剧情都是围绕着父亲离世展开的,如果全片都着眼于此的话,就会变成一个太过悲伤的故事,那并不是我想要的好故事,因此我想尽可能加入一些和食物有关的场景来冲淡它。

另一方面,电影里的食物都和四姐妹的回忆有关,梅酒、镰仓特产的小银鱼,以及海边小镇特有的食物,都和回忆紧密相关。像这样一部描绘家庭的电影,故事的核心就是随着时间流逝,一些事情发生和过去,有些东西却会留存在人们的心里,并一代代传承下去——这其中一个重要的载体就是食物,这也是为什么这类场景在电影里特别重要。

Q:电影里出现的那家镰仓的海边餐馆,现实中也有这家店吗?能不能说说你对镰仓这个地方的印象?你最喜欢这个海边小镇的哪一点?

A:很可惜,现实中并没有这家店。其实镰仓算是个挺有名的旅游胜地,那里有很多寺院,比如以绣球花闻名的明月院。我在电影里尽量避免展现镰仓的这一面,因为那样的话就会接近一个游客的视角,而不是《海街日记》想呈现的日常生活状态。

电影里从四姐妹的家到车站,一路上开满了绣球花,非常漂亮,我就是想要在这样普通的生活场景中呈现镰仓的美。

Q:小津安二郎的墓就在北镰仓,你有去拜访过吗?

A:我们拍摄的地方其实离那里很近,但我这次并没有去,倒是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去过好几次。

Q:你一直被看作继承小津衣钵的日本导演,谈论起你的电影,总会有人与小津的电影作比较,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A:不止是这部电影,每次我来到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总有人提到小津安二郎的作品。我想那些这么说的人应该是在赞美我,但说实话,我有点无所适从,甚至感到随之而来的压力。

这次的《海街日记》,我承认确实和他的作品有相似之处——这是一部关于人,关于跳出时间的框架来审视人生发展轨迹的电影。当然,在拍摄的时候,我从来不要求演员去看小津安二郎的电影,或是从中汲取灵感,而我个人确实在开拍前有对他的作品进行过思考。

Q:在你以前的作品(比如《如父如子》)里,父亲做了轻率的决定,事后悔不当初,而在这部《海街日记》里,姐妹们却为一些决定而犹豫不决,在你看来这是两部作品主角的区别所在吗?

A:男女之间的这种不同,关于做决定的轻率和迟疑,我倒是没有怎么考虑过。故事里,大姐幸把一件旧浴衣给了小妹铃,让她穿去烟火大会。幸很坚定地想要挑起照顾妹妹们的重担,包括这个新出现的同父异母的小妹,幸甚至不准备和人结婚,而是要一直留在这个家。不能说这是个美满的结局,但她非常坚定,所以我也很尊重她的态度。

Q:没有人知道电影中“父亲”这个角色的过去是什么样的,你有计划再拍一部这样的故事吗?

A:我在过去十几年里失去了我的父亲和母亲,自己也成为了孩子的爸爸。我想也许是因为经历了这样的角色转换,因此我反而更关注其他家庭成员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