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焦在柏林 | Day 1:疲惫也是一种深沉的爱

文 | 柳莺(里昂)
编 | 轻微(北京)

640.jpeg

已经第四次来到柏林电影节,带着一个浩浩荡荡的团队,心中颇为感慨。四年前,作为普通观众第一次来到这里,在冷到牙齿打颤的冬日里,每天奔波在柏林的各个角落,排队买票,跑错影厅,干了各种傻事,艰难地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三大电影节的“观影朝圣”。在这次漫长而短暂的逗留中,庞大却组织良好的柏林电影节也成为我回到法国后心心念念的牵挂。后来,幸运地找到挂靠的媒体,渐渐和来自国内的各路记者在频繁的会面中混得脸熟,于是一同排队观影,观后吵架成为电影节回忆中最珍贵的一部分。再后来,创办了「深焦Deep Focus」,今年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路从法国各个城市汇集柏林,在波兹坦广场附近的公寓中,组建起一个小小的临时报道团,希冀在各大主流媒体偏向娱乐化的报道之外,为大家提供一些另类角度的电影节解读。

每次电影节的开场,都好像一辆缓慢启动的火车。在颇为松散的首日日程中,记者们摩拳擦掌地作着热身。今天的重头戏不多,对于从不观瞻红毯的我们来说,是评审团在媒体面前的首次亮相,以及开幕影片《凯撒万岁》的全球首映。

按照以往的经验,评审团新闻发布会总是其乐融融的和谐一片,不仅记者们总是问些不痛不痒的问题,评委们也满嘴糖衣,感谢来感谢去的非常没劲。这种情况在这届由梅姨领衔的评审团中就显得更加明显。第一次成为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的梅姨显然不知道怎么在媒体面前呈现出自己的专业范儿,在各路记者几乎将所有问题都抛向她的时候,她的回答总是显得不温不火,不够棱角也不圆滑。今年的评委会中女性比例占到4人,超过男性,因此问题也多集中于当代社会中女性身份等等,从电影一路谈到政治,在新闻发布会这种基本无法施展的场合,显得颇为无聊。

 2016柏林电影节评委会

2016柏林电影节评委会

 2016柏林电影节新闻发布会现场

2016柏林电影节新闻发布会现场

640-3.jpeg
 2016柏林电影节场外

2016柏林电影节场外

而在当天举行的另一场发布会中,乔治·克鲁尼简直就是梅姨的反义词,这个油嘴滑舌的老男人,几乎能在新闻发布会的任何时刻抢走话筒,然后嘴里蹦几个单词就能把在场的女记者们逗得哈哈大笑。作为开幕影片,且是本届电影节最为星光熠熠的电影,《凯撒,万岁!》的媒体场自然在第一时间饱满。电影的好坏暂且不论,电影结束后,所有的记者都像疯了一样跑去参加新闻发布会。因为有前年的大烂片《古迹卫士》新闻发布会的经验,我乖乖地跑到了跑到了新闻中心打开电脑开直播。这一开不要紧,本该正常的新闻发布会简直污出了人生新高度。全场女记者似乎商量好了似的集体调戏乔治·克鲁尼,不停地用各种溢美之词与之调情,反而把整部电影中演技最好的阿尔登·艾伦瑞奇撇在一边。与其说《凯撒,万岁!》满足了影迷们对好莱坞黄金时代的怀念,不如说乔治·克鲁尼的大腿满足了中年女性们浅薄的性幻想。一位加拿大女记者甚至用,“我想和这部影片做爱”,来表达自己的饥渴之情。具体还说了什么,请参见我们的新浪微博@深焦DeepFocus。

 《凯撒,万岁!》中的乔治·克鲁尼

《凯撒,万岁!》中的乔治·克鲁尼

 毒舌的乔治·克鲁尼在发布会现场

毒舌的乔治·克鲁尼在发布会现场

相比主竞赛单元,「深焦Deep Focus」对“地平线”、“论坛”以及“短片”单元都会加以特别的关注,说不定在看似妖孽的影片中就出杀出一两匹让人意想不到的黑马。抱着这样的信念,毅然决然地拖着疲惫的身体踏踏入了“论坛”单元的片场。相比各种高大上的单元,“论坛”的风格更加多元,包容度也更强,实验性强烈的影片并不占少数。晚上观看了两部影片,分别是来自墨西哥的《暴风雨》和来自奥地利的《智人》,都是带有先锋性质的纪录影片,在影像语言上颇为大胆,后者甚至推到了只用固定镜头、不带对白的极致。在这部大型PPT面前,显然有不少记者认为自己受到了愚弄,开场仅13分钟就有记者退场,随后退场的人越来越多。当然大部分人坚持到了最后,并在电影结束的时候想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开战首日三部影片已是颇为疲惫,不过明天的工作量更为庞大,将会开启五部连看模式。明日将有三部主竞赛影片放映媒体场,分别为貌似会成为口碑之作的《午夜特快》、银熊奖获得者德尼·科泰的《失去贝阿特丽丝的波利斯》,以及关注第三世界日常生活的突尼斯影片《赫迪》。华语片方面,备受关注的《树大招风》和缅甸导演赵德胤的《翡翠之城》也将举行首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