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焦在柏林 | 意面、赵德胤和小广告

文 | Wegmarken(勒阿弗尔)

一句话描述这几天的生活状态:过着分不清日期、周几甚至昼夜的日子,白天辗转黑漆漆的放映厅(更有甚者,即某只写观影手记的DJ,基本就在Cinemax六号厅的入口出口之间的范围内蠕动…),大半夜六台Mac一并排开在酒精咖啡日光灯的陪伴下赶稿。小分队里几位经验丰富的小伙伴感叹,来了好几年柏林,只走了波茨坦大道一条路,活动范围不过是索尼中心到电影宫,就连是散落市区的其他影厅也没怎么去过。

比起前几年各国记者裹成熊寒冷冬日里步履匆匆这一壮观景象,这几天的柏林寒意不重,人手一杯的星巴克比起保暖更应该是提神神器。挂着小红牌的各国记者,八点准时赶到媒体中心扫走三本厚实的彩刊 – 《场刊》、《综艺》和《好莱坞报道者》,取票处大排长龙,顺手捎上官方提供的免费矿泉水,这些步骤就像刷牙洗脸一样变成媒体狗的生活routine。取完票后,又统一转战对面的电影宫,抢占九点场的主竞赛的好位置,自从发现梅姨领衔的评审团总是坐在底楼reserved seats后,小编总是颇有心计地找好梅姨前排座位候着。因为九点场这个尴尬的时间段的缘故(深焦小伙伴基本是迎着初升的太阳入睡的…),

昨天的《赫迪》上座率令人心酸,但今天罗西的《海上火焰》却引来了大批媒体。影片以纪录片的形式关注了欧洲近来最热门的难民话题,在让人看了心酸的同时陷入沉思,而小男孩天生的萌呆气息又引来阵阵笑声,放映结束后收获了开幕后最热闹的掌声 。

 罗西纪录片的小男主角,大家被银幕上的他逗得哈哈大笑,新闻发布会后在街上被小编们逮个正着。

罗西纪录片的小男主角,大家被银幕上的他逗得哈哈大笑,新闻发布会后在街上被小编们逮个正着。

片中小男孩吸溜吸溜地吃着意面,一散场小分队成员分批前往最近的商城搜意餐馆,居然还接连发图诱惑饭正午时分『囚困』在电影宫等当日第二部主竞赛片的小伙伴们,即十二点的法国片《将来的事》。该片由年轻的导演米娅执导,就是张曼玉的前任的现任啦,剧情是典型的法国片模式,一种迷茫地开始迷茫地探寻答案但又是迷茫地结束的调调,成功地把导演的困惑导成观众群体困惑。

影片的观影氛围还是很不错的,穿插了不少法式笑点,其中女主抑郁症母亲说萨科齐【He’s ugly.】这段对话效果最好,果然拿政治人物开玩笑是法国人的绝招。 

 《将来的事》

《将来的事》

放映间隙,深焦分队穿梭在影院周围探寻有趣的花边,除了偶遇罗西片里的小男孩、和德普擦肩而过外,还有小伙伴在会场周边发现了办证广告,如果有人明年想来柏林说不定可以试试联系预约!

 小伙伴,办证吗?

小伙伴,办证吗?

下午时分,小编跟着Cleo转战欧洲电影市场采访《翡翠之城》的赵德胤导演。这个传说中的欧洲最大的电影市场被笼罩在一个有着古典皇家气质的顶棚下,各国的发行制片穿梭其间,在这里电影不像艺术、不像情感寄托品,无论是真诚还是矫情的附加价值都不复存在,电影只不过是商品,再简单不过,炫电影就像人们在买面包买衣服的时候做选择一样。

赵导演的实诚劲令人印象深刻,不仅有问必答还常常延伸拓展问题的内核,从影片的配乐、画面调色到台湾电影圈再谈到新片《再见,瓦城》的筹备工作,哔此处消音– 详情请见日后推出的采访合辑!

 赵德胤导演

赵德胤导演

虽然波茨坦广场周围的一圈影院,散落在柏林市区的独立院线也承担着公众场的任务。一句德语不会的小编一个个字母对着终于摸到了一个看似剧场的影院,为的居然是场刊评分首日最低、编辑部一致差评的《失去贝拉特斯的波利斯》,但德国大叔们倒是很买账、时不时乐呵乐呵地笑出声。

小编接下来马不停蹄赶到Cubix影院看智利新锐导演的处女作《永远不会孤单》,导演上台Q&A介绍该片灵感来源于震惊拉美的霸凌小GAY的真实故事,他希望通过展现智利社会现实呼吁对LGBT族群的平等关怀。总的来说,公众场比起媒体场更为自由,偷听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人聊观后感可有趣了,或许是很自然地联系自身经历,或许是对某一细节念念不忘,又或许就是来图个新鲜感 。

然而影片散场时已是午夜,心力交瘁的小编头晕脑胀地挪回了深焦驻柏林大本营,然而一开门大家都还在赶稿子呢…公寓里除了键盘声,就只有咕噜咕噜地运转着的咖啡机的喃喃自语了。

 《永远不会孤单》中的霸凌小Gay

《永远不会孤单》中的霸凌小Gay

然而,这种一大早和梅姨一起看电影、和小伙伴一起讨论剧情、坐在星巴克里写稿子的日子美好得就像一场梦,我也相信我们都渴望就这么睡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