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 |《午夜逃亡》:小切口到大世界

作者 | 牛腩羊耳朵(巴黎)

午夜逃亡  Midnight Special (2016)                   
导演: 杰夫·尼克尔斯                   
编剧: 杰夫·尼克尔斯     
主演: : 迈克尔·珊农 / 杰顿·李博赫 / 乔尔·埃哲顿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简介:Roy带着他拥有超能力的八岁儿子一路逃亡。在这个故事里,我们会逐渐了解为什么这个孩子得一直戴着一副护目镜,为什么从宗教极端组织到美国警察都对这对父子穷追不舍。《午夜逃亡》奇特地混合了科幻与家庭题材,展示着在保守宗教势力的影响和个人面对强大国家机器的无力。在这一段路程中,我们将会看见一个愿意为儿子无所不为的父亲,用他的所有能力送自己的儿子走上一条与全世界忧戚相关的命运之路。

 

在现实主义题材的《污泥》之后,《午夜逃亡》并不完全是我们所期待的杰夫·尼克尔斯,却远超越我们的期待。家庭情感,追捕戏码,以及科幻题材融合在一起,尼克尔斯在《存身》超自然元素的基础上,走上了约翰·卡朋特的路子,甚至还有一丝斯皮尔伯格的影子。

可是身兼导演和编剧的杰夫·尼克尔斯,在开场的段落里,依然几乎没有给观众一丝光亮。这不仅仅体现在全低光夜景戏上,而更多的是除了背景音里电视广播一直不停滚动播放的绑架男孩的新闻,我们从两个男人和一个男孩一行三人身上得不到任何信息,但很显然,夜色给了逃亡最佳的掩盖,如此低调却又抓人的开场也是尼克尔斯一直的风格。而迈克尔·珊农饰演的罗伊和他的儿子埃尔顿(杰顿·李博赫饰演),却完全符合电视广播里描述的绑架犯以及被绑架的男孩的信息。罗伊为什么要绑架自己的儿子?他们为什么要逃亡?他们又要到哪里去?而罗伊的朋友卢卡斯(乔尔·埃哲顿饰演)为何又心甘情愿的帮忙?电影一开始就把没有一丝一毫准备的观众从小小的切口中扔进了故事之中和主人公一起逃亡。然而更加让人心存疑问的是埃尔顿,这个男孩本身。他所一直带着的护目镜,以及对于太阳光的抗拒,甚至罗伊身为父亲对他的态度隐隐已然超越了父爱本身,都暗示着男孩不为人知的与众不同。

此时,剧情线又一分为二,回到了父子两人逃离出来的天主教极端分子的农场。随着联邦调查局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局调查员塞维尔(亚当·德赖弗饰演)的介入调查,我们发现农场里的教徒不但把男孩当作救世主,还希望把他在某日之前带回农场从而得到救赎。不过国家势力的介入,是因为得知男孩神奇般的获得了国家机密信息,而调查员塞维尔是唯一一个有意愿真正理解这一切的人。

一路从德克萨斯州逃到佛罗里达州,在电影的三十分钟处才找到母亲莎拉(克斯汀·邓斯特饰演)加入保护者的行列,她早年抛弃父子离开农场,却依然保持着同样的发型和服饰。母亲角色的出现也是为了完整尼克尔斯惯有的对家庭感情在面对危机时的刻画。这一路下来,极少量的对话,观众发出的问题远远要比得到的答案要多,但是电影故事的范围,已经从简单的逃亡故事,发展到了潜在的宗教寓言,指向了未知生物与文明。

尼克尔斯攒着捏着,一点点的放线索,而这些线索则全部都指向了男孩的与众不同,就像他摘下护目镜时双眼射出的两道强光以及他所造成的惊人破坏,与众不同代表了主人公以及观众都不可知的世界,那个世界就在逃亡的终点。

导演也多次在各种场合提到致敬卡朋特《外星恋》的意图,而电影昏暗的基调和氛围以及八十年代风格的电子感配乐也印证了这一点。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和《第三类接触》同样被国家势力的追逐的普通人和海报上与《E.T. 外星人 》相似度颇高的小男孩,实在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斯皮尔伯格式的外星人电影。但同时,尼克尔斯招牌式的电影风格依然是内核,家庭联系情感的描写和人物选择转变的刻画都入木三分。特别是电影的最后,四位成人主角在接受一场“洗礼”之后,对待信仰态度的变化,则是年仅37岁的尼克尔斯身为“电影作者”的老道之处。

可以想见的是,《午夜逃亡》向经典科幻电影的全面致敬,有可能会倒了一批观众的胃口,不过这是可以轻易被“原谅”的,因为在题材之下的,有太多尼克尔斯埋藏起来的个人叙事手法的细节值得去慢慢挖掘了,而这正是经典科幻电影所缺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