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焦在柏林 | Day 2: 梅姨小助理是女儿,《树大招风》三人行

文 | 马君怡(里昂)

这是我第一次以记者身份参加国际电影节,激动与期待溢于言表,特别感谢深焦的“长辈”,也十分珍惜与爱电影的人享受光影的机会。之前里昂的卢米埃尔电影节只是以普通观众身份买票看片,这次拿着记者证享受到巨大的福利与便利,看片之余写稿也使影节生活更充实。

第一场电影九点,凌晨睡的我们七点多就爬起来,六人轮流用洗手间,挤在狭长的厨房吃早餐,友谊在原本并不熟悉的我们间很快建立,慢慢深厚。

《赫迪》是第一部放映的主竞赛单元电影,早早到场占座,但上座率令人失望,上下两层的电影宫豪华放映厅里观众稀稀拉拉,猜测昨夜报道红毯的记者们也许去夜店狂欢,没起来。本片制片人时达内兄弟制片,关注一位突尼斯普通人的生活,他的压抑与反抗。不刻意间北非风情尽显,一些细节异域风情十足。

 《赫迪》 Inhebbek Hedi

《赫迪》 Inhebbek Hedi

《午夜逃亡》我们选择坐在电影宫下层。正在讨论评委们是否是关在小黑屋里看片时,我一抬头就发现了克里夫·欧文,帅哥苍老,脸上褶子多,一开始还不敢认,随后认出了他身边的德国演员Lars Eidinger,在之后周边人都开始惊叫梅姨!梅尔·斯特里普好给脸,一直侧身和身边女士激动地说着什么,让我们能顺利拍到侧脸!大方优雅,离她只有四五排座位的距离,并没有所谓“明星气场”,很随性。她另一边的Brigitte Lacombe不忘摄影师本行,拿着手机饶有兴致地拍着前排观众,之后还把成果展示给梅姨看。评委人聊得火热,Lars几次起身,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午夜逃亡》拥有极佳的演员阵容,除了两位男主珊农和艾哲顿,还看到了个人极其欣赏的Adam Driver,小哥(其实也上三十了)入行晚,从小成本文艺片起家,现在戏路宽广。《失去贝拉特斯的波利斯》又有幸与评委们同场,还看到了坐在克里夫欧文边的梅姨的女儿Grace Gummer,曾在Fances Ha中出演芭蕾舞演员(如果没认错,梅姨的姑娘们太像了!)

 《午夜逃亡》 Midnight Special

《午夜逃亡》 Midnight Special

晚间,深焦团队几乎都去看了杜琪峰制片的《树大招风》。故事发生在97年香港回归前后,片中由陈小春、林家栋、任贤齐饰演的三位贼王的戏份分别由三位导演独立拍摄,包括编剧在内的设置团队均不同,剪辑出色,成片效果极好。在Q&A环节,针对片中的政治隐射、独特的创作过程、香港新浪潮模式、剪辑、选角的问题,包括我们三位深焦团队在内的观众积极提问。现场语言在普通话、粤语、英语间转换十分有趣。有个特别可爱的细节,当有人问到此部电影所谓小成本制作具体金额是多少事,三位导演私下交头讨论了一番,最后给出了前期拍摄五百万港币的答案,当然如果算上后期,数值绝不会如此了吧。

 《树大招风》三少: 许学文 / 黄伟杰 / 欧文杰(请原谅前方记者爪机曝光无力)

《树大招风》三少: 许学文 / 黄伟杰 / 欧文杰(请原谅前方记者爪机曝光无力)

去年的柏林电影节女性电影主导,今年的评委新闻会上,多家媒体也就女性权益等问题向梅姨提问,然后,首先放映的主竞赛单元影片无一例外都是男性主题:寻求自我的失败者、遭遇生活危机的事业成功者,探讨宗教大主题的《午夜逃亡》中据导演表示极为重要的唯一女性角色也被弱化,影节组织方如此机械的排片叫人失望。

明天主竞赛单元有于佩尔主演的《将来的事》,晚间特别展映单元有个人非常期待的美国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的传记电影《宁静的热情》,会平衡今天的观影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