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 Comment ×《45周年》导演安德鲁·海格:我们无法逃离其他人的过去

作者 | 保罗·达拉斯 Paul Dallas
翻译 | Stevie(武汉)
校对 | 徐佳含(巴黎)
编辑 | 央(台北)
采访原文:http://www.filmcomment.com/blog/interview-andrew-haigh-45-years/

 安德鲁·海格 (Andrew Haigh)

安德鲁·海格 (Andrew Haigh)

每段感情,都是两人相约相信的一段故事。在安德鲁·海格(Andrew Haigh)继《周末时光》(Weekend)后的又一力作——《45周年》(45 Years)里,我们看到了这种故事有多么脆弱。汤姆·康特奈(Tom Courtenay)和夏洛特·兰普林(Charlotte Rampling)在片中饰演杰夫和凯特,一对相伴了大半生的夫妇。他们在一座英国地方小镇里颐养天年,凯特作为当地曾经的一名小学教师,与杰夫有着一段幸福但无子的婚姻。他们之间最严重的“不忠”行为,也莫过于杰夫时不时溜到后院里偷偷抽根烟,虽然他的心脏做过手术。这场手术还让他们在五年前推迟了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电影的开头,凯特正忙于筹备他们的45周年纪念日派对,邀请了他们所有的朋友。

一天早上,杰夫收到了一封信。60年代初,杰夫的前女友卡雅在与他的一次登山事故中失踪,现在人们在瑞士的冰川里发现了卡雅保存完好的尸体。这个不寻常的发现让杰夫的内心有些躁动。正当杰夫与他的过去纠缠不清时,导演海格将视角转到了凯特身上。她发现这件事出人意料地令她难以忘怀。聪明自知如她,自然知道嫉妒丈夫久逝的前任情人十分荒谬,但她就是嫉妒。

在《45周年》里,安德鲁·海格用心讲述了一个关于自我身份动摇的故事,以他敏锐的观察和情感上的共鸣打动了所有观众。起初,凯特因为卡雅对丈夫的可见影响感到紧张——杰夫变得喜怒无常且沉默寡言。但接着,她感受到了一种更强大、更混乱的焦虑。她发现自己不仅在质疑自己婚姻的真实性,她自我形象的根基也开始随之动摇。她究竟是谁?她到底选择了怎样的人生?他们感情中这段看似微不足道的波折,象征着凯特原本平静的生活开始出现裂痕。凯特在家中的阁楼上发现了杰夫隐藏的过去,让她在自我怀疑的漩涡中越陷越深。

这部电影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把70多岁老年人的情感经历和《周末时光》里年轻人的感情看得同等重要。如果说《周末时光》讲的是一段短暂的激情能够在你20多岁时改变你的人生轨迹,那么《45周年》讲的则是永恒不变的爱情在任何年龄都只是幻觉。海格的这部电影采用35mm胶片拍摄,充满了两人精辟的对话,无疑是一部更加丰富、更有层次感的作品。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演员们的精彩表演,两位主演都贡献了他们职业生涯中最出色的表演之一。尤其是夏洛特·兰普林,她精确地表现出了凯特身上既成熟世故又脆弱不堪的特质,令人惊叹。

《45周年》在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举行了北美首映后,《电影评论》(Film Comment)杂志在费尔蒙特皇家约克酒店采访了这位42岁的英国导演。见到海格时他还在倒时差,但他依旧情绪高涨。

  • 《45周年》是根据英国作家大卫·康斯坦丁(David Constantine)今年出版的一篇短篇小说改编的。你能谈一谈拍摄这部电影的起因和改编它的整个过程么?

拍完《周末时光》不久之后,我发现了大卫·康斯坦丁的一本短篇小说集,其中就包括《在异乡》(In Another Country),也就是《45周年》的真正核心。这个故事很短,大概只有15页左右,但它真的让我有所触动。这个故事的核心是关于封藏的过去和突然结束的可能性的比喻,我发现这很吸引人。一方面,整个故事的前提——在冰川中发现了卡雅的尸体,看起来荒谬且不合逻辑。但同时,它又十分令人信服,这种怪诞反而很真实。我在改编剧本的过程中改变了一些细节。在原来的故事里,杰夫和凯特都要更老,有接近90岁。故事原本设定在90年代,意味着他们的过去要回溯到二战期间。在电影里,我将他们变得年轻了一些,大概70岁左右,这使他们的过去调整到了60年代,所以整个电影的时代背景就有了改变。故事的时间范围也有所不同,作者大卫将故事在几周内展开,电影则是在一周内,而且将每一天用字幕标注出来。我还加入了书中没有的纪念日派对的元素。但也许更为重要的是,大卫是从杰夫的视角写的这个故事,而我改成了凯特的视角。我厌倦了看那种从男性视角出发的故事,不管世俗看法如何,我都认为女性肯定也会经历情感和自我价值危机!

 女主夏洛特·兰普林与安德鲁•海格一起阅读脚本

女主夏洛特·兰普林与安德鲁•海格一起阅读脚本

 

  • 夏洛特·兰普林凭借她的表演在柏林电影节获得了最佳女演员的殊荣。她能够十分凝炼地表达出内心中的各种情感,这是我们近年来第一次看到她出演如此多面的角色。

她在《忧郁症》(Melancholia)和《战争时期的生活》(Life During Wartime)中饰演的那些小角色都非常出色,但我认为她主要是因为冰冷的气质而被观众熟识。如果你回头去看《沙之下》(Under the Sand),你会发现她能做的远远超过那些小角色。在《45周年》中,我想看到她表演的细微之处。这部电影讲的就是一个人不为人知的一面。它讲述了关于你的伴侣,什么是你应该知道的,什么是你不该知道的;它讲述了两个人变得亲密,然后又被他推开的过程。而夏洛特可以将这些全部都表达在她的脸上。她非常懂得既要向你传达一些信息,又要将一些东西隐藏起来。我还特别喜欢把她这种偶像级的人物丢到一个英国小镇的想法,她每天还必须要进城购物呢!

  • 我们看到杰夫试图与他的过去达成和解,但就像你说的那样,这部电影的确成为了关于凯特内心危机的故事。

凯特感觉卡雅尸体的发现对她造成了威胁;但同时,她也意识到这种感觉是有问题的。我的意思是,杰夫又没出轨,这是50年前的陈年往事。所以是其他什么在困扰凯特。某种程度上,这就像个鬼故事。凯特知道这不是真实的,但她依旧能感觉到鬼魂的存在,并且深深地影响着她。杰夫经历了一场自我认知危机并解决了它;凯特观察到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并有了自己的危机,但在影片的末尾她没能解决它。这远远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卡雅就像一条裂缝,成为了所有这些问题显现出来的开端。我的人生是什么?我都做过什么事?我能在我的一生中做更多事么?当他们一起躺在床上时,凯特问杰夫,如果卡雅没有去世,你会娶她么?她想知道如果卡雅真的没死,她的人生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她不会生活在她现在生活的地方,她不会做她现在所做的事,她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我真的认为杰夫和凯特是一对幸福的夫妻,但想到你的人生可以轻易地与现在完全不同,这种想法非常可怕。

 男主汤姆·康特奈与安德鲁·海格于外景拍摄

男主汤姆·康特奈与安德鲁·海格于外景拍摄

  •  《周末时光》的故事发生在两天内,《45周年》的故事则发生在一周时间内。每部电影都明显地安排了一个时间期限:爱人的离去,或在这部电影中,庆祝派对的临近。你能谈一谈时间这个话题么?

时间让我着迷。我很难说清楚它为什么让我着迷。它看似永远向前延续伸展,但当然不是这样。一切事物都不是永恒的,尤其对我们来说。事物飞速改变,我们的周围环境和自我身份都十分脆弱且变化无常,它们能迅速分崩离析。这的确很可怕。你可能幸福地生活着,然后突然间它就化为泡影。还有,我们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十足重要。我多么希望人们能在做出选择时就意识到这有多重要,但通常都不会这样。

 继《皮特的生活》和《周末时光》后,安德鲁·海格指导他的第三部电影

继《皮特的生活》和《周末时光》后,安德鲁·海格指导他的第三部电影

  • 在担任导演之前,你在一些大制作里做了几年的剪辑助理,其中包括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的《角斗士》(Gladiator)和《黑鹰坠落》(Black Hawk Down)。那这段背景给了你作为导演拍电影怎样的影响?

做剪辑的时候你能学会在90分钟内讲述一个故事的方法。对于我来说,观察导演选择拍摄什么和电影里最终有些什么格外有趣。在主流电影里,导演们常常拍摄很多片段,然后在剪辑的过程中找到他们想要的场景。实际上在我拍《周末时光》之前,我就决定要用另一种方法拍摄。我想在拍摄时就找到一个场景中重要的部分。如果我坚信一场戏可以一镜拍完,那我就会这么拍,不会担心镜头的覆盖范围。2009年我快速地拍完了一部类似伪纪录片的电影《皮特的生活》(Greek Pete)。基本上,我只是打开摄影机,拍摄两个男人的即兴表演。很多场景经常都是一镜拍完,我发现这种方法能够很好地抓住两个人互动的过程。当你让摄影机一直拍摄时,你能更好地看到两个人是怎样联系在一起的。这和根据感情发展来设计并剪辑一场戏完全不同。相反地,它就这样发生在你面前,这就是我一直试图在电影中重塑的浪漫与感情。

我过去拍短片时,总是专注于怎样指导一个独立的场景。现在我能站在更广阔的层面上思考。在《周末时光》中,有一组15分钟的镜头,这实际上是三个片段,但看起来一气呵成。两位主演躺在床上聊天,我们分成三个镜头拍摄,从广角拉近到特写。拍摄时想着每个片段能在这组镜头中发挥怎样的作用,让它拍出来就像一个完整的长镜头。我知道如果我这么拍一个场景,那下个场景我很可能会以相反的方式来拍。我试图让整部电影感觉像一首音乐。在《45周年》里,我们没有用配乐来串联起整部电影,所以每场戏选择恰当的视觉角度和镜头调度就格外重要。

 剧组于Norfolk Broads拍摄

剧组于Norfolk Broads拍摄

  • 既然在你拍摄时要求很高的目的性和精确性,那么你的剧本在拍摄过程中会有所改动么?

总的来说,我的剧本写完后就不会有很明显的改动。每个场景都基本不会变化,但拍完后我也许会根据需要在某处插入一个新的场景。在你向观众展示多少和隐藏多少之间找到平衡点着实是个挑战,这一直是最难的事情。我经常会写一些场景去交代一些事,当时还觉得很有必要,但之后就会在剪辑的过程中删掉它们。

  • 《周末时光》和《45周年》都在讲述两个人探索亲密关系的本质。我想你肯定会通过大量的排练来让演员们能够在大屏幕上制造出这种亲密感吧。

我不会进行排练。我总会在开拍前和演员们见见面,一起谈一谈电影和里面的角色。我和夏洛特见了三天,又和汤姆见了几天。我们讨论了我们自己对电影的理解,以及我们对角色和我们自己生活的感受。这能让所有人一致同意我们正在做什么。达成共识后,我们才开始拍摄。我不用分镜,但我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场面调度。也许我会删掉一些台词,加入一些新的台词,或者改变场面布局。我喜欢在摄影机开着的状态下解决这些事,因为我不想遗漏掉一些特殊的场景。

  • 在《45周年》的中间部分有一场戏,凯特表示自己很后悔从没和杰夫拍过很多他们自己的照片。接着,在影片的一个关键点,凯特发现了杰夫和卡雅的一张照片,这完全改变了她对自己过去的看法。那么,我们为什么又为了谁来记录我们的生活呢?

我们无法逃离我们的过去,我们也无法逃离其他人的过去。这是我们人性的弱点,想要相信我们和自己的伴侣彼此忠诚。我们不喜欢承认每个人在这段感情之前都有一段自己的过去。人们纠结于此,是因为无论你自认为对某个人有多么的真诚,你都会隐藏一些事情。但也许这也没什么错。

我是那种会拍很多照片的人,我每年还会做影集。试图客观地看待你自己的生活十分有趣。我很想了解我的人生都经历过什么,它又会通往何处,这种愿望驱使着我记录自己的生活,因为人们总容易忘记这些事情。突然间,你会很好奇过去的十年时光都去了哪里。我曾经把我所有的信件、照片和我收集的东西放在床下的盒子里。但到了晚上,一想到我的过去正生活在我的床下,我就会很不安。我曾经想过把这些东西挪到阁楼,但又害怕放到我的头顶上它们会掉下来砸到我身上。最后,我把它们都放到了一个离我远远的储藏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