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 |《赫迪》:传统社会与个人革命

文 | 徐佳含

影片的男主人公——突尼斯青年赫迪(Majd Mastoura饰演)——的生活似乎具有某种特殊的普遍性:他不用思考太多,不用为自己做出选择,只要按照前方已铺好的路走下去就行了。影片开篇,赫迪那张了无生气的面孔便让观众印象深刻。再过一周,赫迪就将迎来他的婚礼,他的未婚妻Khedija(Omnia Ben Ghali饰演)是一位和他一样来自中产阶级家庭的乖乖女。即便婚礼在即,他们似乎还并不怎么了解对方,也对彼此没什么兴趣。他们之间的接触止于偶尔在赫迪车内的简短约会,只是礼貌性的问候和交谈,每次都像是在完成长辈交给他们的作业。

真正一厢情愿地安排着赫迪的生活的是他的母亲(Sabah Bouzouita饰演),从婚礼、婚房到赫迪的工作,她的关心无微不至。她当着所有人大力赞赏赫迪的哥哥,因为他在法国谋得了一份体面的工作;对于赫迪对画漫画的热爱,她的态度连“不屑”都算不上——她压根儿不关心。而事实上,对于赫迪来说,只有那一张张复杂的漫画作品才代表了他自己,这些黑白的繁复线条如同他的庇护所,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感到那么一丝的自由。

 主人公赫迪和他的母亲

主人公赫迪和他的母亲

赫迪是标致汽车公司的销售,但由于整个国家的经济不景气,汽车的销量并不乐观。他对自己的工作毫无兴趣,然而,也多亏了这份工作,赫迪有机会到其他城市出差,逃离他那令人喘不过气的母亲。婚礼前,赫迪被要求去一个叫做马赫迪耶的沿海城市出差。在一个人气寡淡的酒店,赫迪遇到了瑞姆,她是个巡回演出的舞蹈演员,同时负责在酒店为客人安排娱乐活动。这个比赫迪年长五岁的女人以她的独立、率真,以及游历各地的经历为赫迪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界,她也是唯一一个真正欣赏赫迪的美术天赋和爱好的人。婚期将近,他却对瑞姆越来越着迷,一切好像偏离了既定的轨道。

《赫迪》是突尼斯导演麦赫迪·本·阿迪(Mohamed Ben Attia)的首部长片,它得到了达内兄弟的青睐,作为联合制片人保证了这部处女作的质量和完成度。《赫迪》规避了战争、政治、穆斯林等问题,反而将关注点转向了一段本该波澜不惊地按照计划进行的人生。然而,在2011年突尼斯人民推翻本·阿里政权并全面引发阿拉伯之春后,一切都都发生了微妙的转变,一股新的风潮正在阿拉伯世界席卷开来:每一个个体的选择和责任变得越来越重要。《赫迪》通过展现两性关系中的私密和爱欲,巧妙地揭示了这一新的思潮。如今,宗教、传统和家庭等不再是主导生活轨迹的因素,取而代之的则是个体的价值和意义——它们正逐步为新的生活掌舵。

整个故事都由主人公的内心活动驱使,于是精确、有说服力的表演对于这部影片来说极为重要。在这一点上,导演阿迪对演员的表演有着成熟而慎重的把握。在高潮戏来临前,Mastoura对赫迪的演绎一直是高度克制的,面对母亲、哥哥甚至老板,他始终保持着一种逆来顺受的、冷漠的表情。在影片后半部分,当赫迪第一次以一种压倒式的愤怒姿态拒绝了母亲和哥哥,这场戏立刻展现出了惊人的爆发力,这既是赫迪的自我解放,也给了观众一种期待已久的释然。

对于“传统”二字在赫迪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导演并没有做出对与错、是与非的评判,而是提供了两种不同的解读。一方面,传统的价值观迫使赫迪承受着家庭和社会强加于他的义务,令他压抑得窒息;而另一方面,他也在传统中找到了自己。当赫迪在马赫迪耶加入一场当地人的节日庆典时,随着奔放的突尼斯传统音乐,他在集体的狂欢中暂时逃离了现实的沉闷。手持摄影机穿梭在舞蹈的人群中,在肢体的自由放纵与碰撞间探寻着纯粹的快乐,而正是从这一时刻起,主人公赫迪才算真正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