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戛纳开启电影职业生涯?从河濑直美聊起……

文 | Lucy Wang (巴黎)

法国时间昨日下午,戛纳公布了2016年第69届戛纳电影节电影基石单元和短片单元的评委会主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有戛纳亲女儿之称日本女导演河濑直美将亲自披挂上阵,令人发指的连续四年高调出现在五月的滨海大道。

之所以称河濑阿姨是戛纳亲女儿,翻一翻她的从影履历就知道。从1997年处女作长片《萌之朱雀》入围戛纳平行单元导演双周并勇夺最佳处女作金摄影机奖(27岁,最年轻金摄影机奖)开始,河濑直美仅有的六部长片全部在戛纳世界首映,四部入围主竞赛单元,其中2007年的《殡之森》甚至勇夺了评委会大奖,即使是去年被打入一种关注单元的《澄沙之味》仍然享受了一种关注开幕片红毯的高规格待遇。2013年,她还荣登斯皮尔伯格领衔、李安坐镇的戛纳主竞赛单元评委之列,江湖传闻她为好基友贾樟柯的《天注定》摘下最佳编剧奖立下了汗马功劳。

长期关注欧洲电影节的影迷都深谙各大电影节的选片政治,一个电影节要想雄霸四方、长年保持其生机,就必须保证优秀作品源源不断涌来,于是一场争夺优秀电影作者、不断发现(乃至缔造)天才电影青年的造星运动就在所难免。这是一个电影节和电影人之间颇有默契的互动,电影节挑选和包装作者导演,作者导演则以其长年对一个电影节忠诚度来反哺当年的提携之恩。所谓的戛纳嫡系就是这一互动过程的产物,这些握有特权的作者导演群,从戛纳获得国际声名,并不断给戛纳带来新的作品,以此改写了电影史,也成就了戛纳电影节一家独大的特殊历史地位。河濑直美则可以说是这种嫡系政治的极致代表。

p2220827015.jpg

但像河濑直美这样的幸运儿究竟是少数,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一样在拥有不凡电影创造力的同时还自带各种卖点,且不说是她是稀缺的年轻、亚裔、女性导演,就是那个被父母抛弃而由外婆抚养长大的励志成长史就让人不经联想起特吕弗的身世,更何况她的电影主题总是不遗余力在弘扬(贩卖)无人不爱的日本传统文化以及神秘的东方形而上学。如此独一无二的身世背景和创作策略,最终缔造了这个不可复制的特例。

对于那些没有悲惨身世作为卖点,也不想投机取巧贩卖政治和异国情调的年轻电影创作者,想要一步一个脚印登上艺术电影的最高舞台戛纳,就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和才华了。幸好戛纳也给这些年轻的电影人提供了一整套爬升的体系:

绝大多数年轻电影人都缺乏资金和资源,不可能像加拿大新星多兰那样一上手就是长片处女作,于是短片就成为年轻导演展现自身潜力最好的舞台。

戛纳电影节官方有两个短片单元和扶植未来电影人的电影基石单元: 

Cannes Court Métrage
短片竞赛单元

相比于其他电影节的短片竞赛单元,同样争夺金棕榈(短片)的戛纳短片竞赛单元迷你地有些反常。

入围这一单元的电影必须在20分钟以内,一般只有8-10部,竞争相当惨烈。从笔者观摩经验来看,这一单元的作品经常出自非常有经验短片电影人,学生反而较少(尤其是在戛纳推出电影基石单元之后)。仅从影片质量上看,制片成本似乎也相当不菲,在戛纳媒体中心,这些短片制片方时常也会印刷精美宣传品,就像宣传一部长片那样奢侈宣传一部短片。

由于这一单元历史悠久,尽管绝大多数短片获奖者日后都没能成为一流的艺术片导演,甚至连长片都没有拍过。但我们依然能从这份长长的获奖者名单里找到日后金棕榈得主、戛纳评委会主席新西兰女导演简•坎皮恩1986年的短片金棕榈作品《果皮》。另一个在这一单元中展露头脚并成功制作长片的是新加坡导演陈哲艺,2007年他在贾樟柯领衔的评委会中获得最佳短片提及,日后他的导演处女作《爸妈不在家》出现在2013年戛纳平行单元导演双周中,并斩获最佳处女作金摄影机奖,还拿下了那年台湾金马电影节的最佳影片。

Short Film Corner
短片角

尽管坊间经常有人吐槽这一单元的存在让戛纳名声缩水不少,但毋庸置疑的是,这的确是戛纳官方设立在电影市场的短片展映环节。

进入这一单元的电影人可以获得两张戛纳电影节证件,得以进入这一艺术电影行业的顶尖峰会。虽然,入围这一单元的影片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并不能说明任何艺术上的品质,但短片角存在,的确为那些希望以业内身份亲历戛纳的电影人提供了一个便捷的途径。

无论你是想去戛纳看片感受电影节气氛,还是想借机碰碰运气认识一些志同道合电影人或者宣传下自己的短片,短片角确实都是戛纳官方设立的一个有些商业性质的通道。当然,不要对这一单元报以太大期望,绝大多数时候,它无法真正改变你的电影生涯,但一定能让你见识下世界电影的巅峰。不过,一定不要忘记,注册费也许不是很贵,电影节期间戛纳食宿不仅不便宜,而且不好找。

Cinéfondation
电影基石单元

电影基石单元创立于1998年,由戛纳元勋老主席吉尔•雅各布一手操办,是戛纳电影节在全球范围内发现电影新星,扶植戛纳嫡系的电影人养成计划。严格说,这一单元分为三个板块,除却短片竞赛(La Sélection),还有一个巴黎驻地写作计划(La Résidence),帮助年轻电影人发展剧本;以及一个工作坊(L'Atelier),帮助电影人募集资金。今天只介绍短片竞赛,后两个我们会在日后推送中慢慢介绍。

电影基石短片单元,每年会挑选15-20部左右的短片,与短片竞赛单元非常不同,这一单元电影首先必须由全球各地电影学院(对于学校限定,非常模糊,具体情况具体讨论)推送,也就是说参赛者必须是电影学校学生,当然如果你参与的仅仅是一些电影学校的短期工坊(或者培训班),也是符合入围条件的(去年第一名就来自AFI女性电影工坊)。其次,这一单元影片的时长非常宽松,一个小时以内的作品都可以报名参赛(包括动画片,纪录片则不被考虑)。最后,这一单元总共将评出一、二、三等奖,一等奖15000欧元,二等奖11250欧元,三等奖7500欧元。

事实上,戛纳官方是如此重视这一单元,以至于奖金根本不是重点,因为电影基石单元第一名有一项特权,即第一名获奖者的长片处女作可以保送戛纳电影节,虽然具体入围什么单元要根据长片处女作的质量决定,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拍片就能确定入围戛纳的,除了几个世界级大师导演,也就只有电影基石单元第一名可以做到了吧。几乎就是大写的“快来成为戛纳嫡系!”

当然,虽然表面上只有第一名才有这一特权,但能入围电影基石,在某种程度上都已经获得了戛纳的垂青,戛纳将会像对待那些国际级大导演的方式来礼遇这些潜在的未来新星。所有入围者都会完整参与整个电影节,戛纳电影宫会为参赛者安排单独交流和休息空间,会带你上红地毯,带你看电影,带你看颁奖典礼,带你去获奖晚宴,换言之,你可以近距离接触世界电影工业的所有高端人士,剩下来的是就看你如何耍嘴皮子,如何卖萌了(所以,英语一定要学好,法语就不指望你会了),如何送房卡了 = 。= 总的来说,入围这一单元的选手,可以积极和戛纳官方保持良好的友谊,等到你有长片作品时,电影基石背景一定会让戛纳更优先考虑你的作品。

比如大家熟悉的今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获奖作品《长江图》导演杨超,就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戛纳嫡系。他在北京电影学院短片《待避》(2001年)就获得了电影基石三等奖,虽然没有获得第一名特权,但他三年之后长片处女作《旅程》质量不俗,大摇大摆进了戛纳一种关注单元,还摘下了最佳处女作金摄影机提及,可以说是拥有了与河濑直美阿姨同样的完美戛纳履历。不过之后……《长江图》宏图巨制显然把杨超拉进了一个坑,虽然《长江图》进入了戛纳电影基石工作坊,但由于制作上一再耽搁,使其没能延续之前辉煌,这一时期他接拍了几个主旋律的国产电影,从豆瓣评价来看,似乎比较糟糕。好在《长江图》又把他带回来了,鉴于杨超的戛纳背景和这个片有电影基石加持,我们可以大胆断言,这个片去年最初一定是送过戛纳的,但可能因为各种制作原因并没有能赶上,所以才会转投今年柏林。

既然说了那么多电影基石好话,也反过来说明这个单元竞争会异常激烈。官方公布数据是每年会有超过1600部短片选送,所以,如果不是真的非常出色短片,入围确实不易。当然,中国电影人一直和电影基石单元有着良好的互动,除了之前说的杨超,大家熟悉在侯孝贤《红气球之旅》演员宋方也曾在这个单元获得过第二名。

说了这么多电影节八卦和捷径,最后还是想说,虽然电影行业和任何行业一样充满了公关和潜规则,但最后终究是凭实力说话的,毕竟在电影人眼里,大家作品孰高孰低,都是显而易见的。只有做出好的作品才有公关余地,否则一切皆是枉然。

顺带着提醒我们的读者,除了戛纳官方单元三个短片项目,两个平行单元导演双周(Quinzaine des Réalisateurs)与影评人周(Semaine de la Critique)也都有各自短片单元,而且以笔者观察,质量毫不逊色于官方,也涌现了大量优秀的电影人,所以如果你准备把自己短片带到戛纳,一定不要忘记这两个单元也要投,具体情况,笔者准备改日开文章再谈了,请大家留意小行星事务所和深焦日后的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