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新片《比海更深》:我们都无法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编译 | 沈念 (东京)

是枝裕和以1995年的长篇处女作《幻之光》出道,并凭借《无人知晓》、《如父如子》等作品闻名于世,又继去年大热的《海街日记》后推出新作《比海更深》,并将于2016年5月21日在日本全国公映。

作为国人最熟悉和最喜爱的当代日本导演,是枝裕和一直是戛纳电影节的宠儿和座上宾。4次入围主竞赛单元,1次入围一种关注单元,凭借《如父如子》摘下了评委会奖,并通过《无人知晓》推出了戛纳最年轻的影帝柳乐优弥。《比海更深》此番虽然再次入围了戛纳电影节,却惨遭降级至一种关注单元,不知是影片质量问题,还是电影节官方平衡和选择。不过,无论如何,这部看上去酷似《步履不停》的新片,依然会是今年国内影迷最期待的日本电影之一。

《比海更深》围绕独居住宅区的母亲淑子、长男良多、良多前妻响子以及11岁的儿子真悟之间展开。

15年前的良多获得了一次文学奖,但此后的作品一直不畅销。在侦探事务所上班的他只得自欺欺人借口说是为小说取材。与此同时,他利用职务之便监视前妻响子,并发现响子有了新欢而深受打击。一天,良太、响子、与真悟在母亲淑子家偶然聚集,但因为台风来袭而无法离开。这一破碎的“家族”被迫共度一夜,直至日出。

 

以下是导演是枝裕和与三位主演针对电影的阐述:

阿部宽

这次饰演的良多一角是非常废物的男人。虽然一直追寻着自己的梦想,却并不顺利,是被妻子抛弃的男人。初次饰演这样的角色,是一段新鲜而又愉快的经历。其实,我十岁的时候也有一段梦想破灭,浑浑噩噩的日子。而是枝导演的原创剧本,深刻地描写了那种真切感。虽然我并不是第一次参与是枝导演的影片,但导演能一直关切地看着我们的演技,依然让我们倍感安心。感觉可以将一切托付给导演去判断。我真的非常尊敬导演那追求作品最高质量的精神。

这次是在导演实际住过的住宅地拍摄,我以前不曾有过这样的体验。当时有熟知导演童年的人在场,所以现场十分温暖、热闹。大家太过兴奋,甚至到了阻碍摄影的程度。关于同树木希林女士的同演,我认为我们有着饰演亲子关系的最棒的环境。磨合演技的间隙,我们不仅聊了作品,还聊了各种各样别的话题,在一起度过那些时光的同时,自然就产生了母子的氛围。之后,(角色的台词便转换为)只有树木女士才能说出口的台词,真的非常有趣。

不知为何,在电影中我的妻子一角通常都是强势的女人,这次饰演前妻的真木洋子女士演绎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强悍、冰冷的女性形象,而我也演绎了与以往不同的角色,感到十分充实。良多是一个看上去在逞强,实则非常软弱、十分废物但又既可怜又可爱的人物。

树木希林

因为个子太高而长时间受煎熬的阿部先生,并不仅在罗马浴场才能找到他的归宿。

那个时代大家所憧憬的住宅区,对于年过70还要在没有电梯的住宅去摄影的老婆婆而言简直是“我的老天啊”。

“我从9岁到28岁都在那儿生活!”

摄影时,与熟知他童年时代的人擦肩而过的,我们住宅区最出息的“是枝!”

我就算有遗忘的东西,也不会回去寻找。
这部电影,平庸也好,杰作也好,拉开序幕瞧一瞧也是一种乐趣。 

 

真木阳子

是枝剧组有着不可思议的安心感,身在那个环境让人感到非常舒适,是一个让人能悠然自得的地方。导演的剧本,让人越演越觉得好,我从树木女士与阿部先生那儿也学到了很多,非常充实。

这次我饰演的响子,是梦想着未来的女性。目不转睛地看顾着孩子与自己的未来,并付诸行动。所以才为阿部先生饰演的良多那样的,容易做梦的男性所吸引,反而喜欢上了那样的人。

是枝裕和

《比海更深》剧本的第一页写着,“我们都无法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成年人”。本作中不管是阿部宽先生饰演的儿子,树木希林女士饰演的母亲,还是真木阳子女士饰演的前妻,都一边想着“本来不该是这样的”,一边苟活在与曾经梦想的未来不同的现在。以及,作为电影最重要舞台的公团住宅(译者注:国家提供部分资金,修建后出售的房屋,非盈利性质),被建设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在尽是老人的当今存活。

这次的电影一边拥抱无能为力的现实,一边无法舍弃梦想,因此握不住成年人们的幸福当下。如果我死后,被带到神或恶魔跟前,被质问“你在下界都干了些什么”的话,我的第一反应会是向其展示这部《比海更深》。

本作虽与“集大成之作”、“代表作”之类的称赞不相称,却无疑最浓墨重彩地反映了我自己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