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杰夫·尼克尔斯:我们急需找到描述种族主义的方式

专访杰夫·尼克尔斯及《爱恋》剧组

策划 | 徐佳含、Peter Cat
采访 | 徐佳含
编 | 有毒崽(成都)

 杰夫·尼克尔斯 导演  2016年无疑是美国导演杰夫·尼克尔斯的大年,年初他的首部好莱坞大制作《午夜逃亡》入选柏林主竞赛单元。时隔仅仅3个月,他就带着另一部历史题材新片《爱恋》晋级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确,很少有38岁的年轻导演能在国际舞台上享有这样连轴转的声望,尤其是像尼克尔斯这样一个徘徊在商业与艺术、真实与虚构之间的新生代作者。一方面他保持着一个独立电影作者极强的自主性,另一方面他也与好莱坞工业适度地合作着,谨慎通过这些金主们来实现其想象力上的野心。正是因为尼克尔斯作品中的科幻、亲情和历史元素以及对美国传统价值观的温和捍卫姿态,他被主流媒体誉为斯皮尔伯格最好的接班人。影片《爱恋》讲述了一对跨种族恋人的在50年代美国保守的弗吉尼亚州通婚而遭遇政府阻挠的故事,这部电影改编自美国历史上著名的人权案件“洛文诉弗吉尼亚州案”。深焦DeepFocus在戛纳独家专访了《爱恋》剧组。

杰夫·尼克尔斯 导演

2016年无疑是美国导演杰夫·尼克尔斯的大年,年初他的首部好莱坞大制作《午夜逃亡》入选柏林主竞赛单元。时隔仅仅3个月,他就带着另一部历史题材新片《爱恋》晋级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确,很少有38岁的年轻导演能在国际舞台上享有这样连轴转的声望,尤其是像尼克尔斯这样一个徘徊在商业与艺术、真实与虚构之间的新生代作者。一方面他保持着一个独立电影作者极强的自主性,另一方面他也与好莱坞工业适度地合作着,谨慎通过这些金主们来实现其想象力上的野心。正是因为尼克尔斯作品中的科幻、亲情和历史元素以及对美国传统价值观的温和捍卫姿态,他被主流媒体誉为斯皮尔伯格最好的接班人。影片《爱恋》讲述了一对跨种族恋人的在50年代美国保守的弗吉尼亚州通婚而遭遇政府阻挠的故事,这部电影改编自美国历史上著名的人权案件“洛文诉弗吉尼亚州案”。深焦DeepFocus在戛纳独家专访了《爱恋》剧组。

深焦:我们注意到您在《爱恋》中的叙事方式非常独特。在您的影片中,没有过于戏剧性的情节、没有英雄,有的只是洛文(Loving)夫妇日常而平凡的生活。这与近些年来那些表现美国公民权利案件的影片非常不同。请问,您是有意选择了这样的叙事方式吗?

尼克尔斯:我觉得,不是我选择了这样的叙事方式,而是这样的叙事方式选择了我。这部电影表现的是洛文夫妇的生活,因此我尽可能精确地表现事实。因此我做出的唯一一个选择是:要从他们的视角讲这个故事。而一旦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要做的就是去表现他们到底是谁。他们是一对非常克制、非常安静的夫妇——而这就是我们要讲的故事了。我想,因为这部电影是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的,所以我想通过一种不比较特殊的形式来展现。如果这时我还在想“啊!这里我需要一场追车戏”、“这里我需要一个大场面”、“这里我需要个大英雄”,那就太可笑了。我关心的是事件发生的时间线、是他们生活中真实发生的事情,以及这些事件对他们生活的影响。我所希望的是,种种细小的事件可以慢慢积累,然后以一种强烈的情感方式作结。

 《爱恋》剧照

《爱恋》剧照

深焦:这是你第一次制作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电影。在改编历史事件的创作过程中,你做了很多的研究工作吗?

尼克尔斯:是的,我查找了尽可能多的资料。很难找到关于他们每一天生活的资料,佩吉·洛文是他们唯一一个至今在世的孩子,而洛文夫妇当年的好友们都已经辞世,要不就是觉得没什么可说。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竟有机会接触到很多相关的纪录片,它们多是在大约1965年左右拍摄的。我很难适应那个特定年代的很多细节,但我在努力找到那个感觉。我大概花了一年的时间在查找相关资料上。

深焦:《爱恋》讲的是美国南部一段不太光彩的历史。从你私人家庭经验来看,你如何理解这段历史?

尼克尔斯:从我的个人经验来看,种族主义在美国是绝对真实存在的,这也是一个不断被人们提及、被人们重视的话题。人们很轻易地就将这些情感隐藏了起来,并不会每天都说,但我觉得这是不可以接受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开始一段相关的对话,并将这个对话持续下去。我们谈它并不是为了马上解决它,而是为了持续不断地思考和讨论。也许逐渐就不是非洲裔美国人与美国白人之间的问题,也许就变成了亚裔美国人与美国白人的问题,或者墨西哥裔美国人……这是美国作为一个社会需要一直处理的问题,所以我们急需找到一个谈论它的方式。

深焦:你的电影与美国南部传统秩序和家庭关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污泥》、《午夜逃亡》和《爱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强烈的家庭观念……

尼克尔斯: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我着迷于在电影中将亲情关系作为核心。对于观众来说,他们可以轻易地理解父亲、孩子、兄弟等关系,并在片中找到自己认同的人物关系,还有我自己认同的关系。在《爱恋》中,这也是故事所需要的一种关系。

 《污泥》剧照

《污泥》剧照

深焦:这部电影摄影完全迷住了我,能谈谈你和摄影师Adam Stone是如何设计这个片的摄影美学吗?

尼克尔斯:我觉得亚当·斯通(Adam Stone)是世界上最好的摄影师之一,很幸运他是我的朋友。我们一起上大学,他拍摄了我的全部五部电影。他有一种非凡的自然主义,他将之运用到了摄影的艺术之中,使事物看起来非常真诚,同时又很漂亮。他的眼睛可以找到美丽和光,这是非常特殊。同时,这又没有转化为矫揉造作,并不是在涂抹太过厚重油彩。在制作这部电影的过程中,导演与摄影师之间的合作是非常亲密的,我们聊的不只是摄影,而是我们想要达成的效果——它是什么感觉,我们又希望观众怎么感觉。我们之间的这些对话使亚当成为了我最好的合作者之一。

 《午夜逃亡》剧照

《午夜逃亡》剧照

深焦:你们俩如何得到出演这个角色的机会?

埃哲顿:我之前和杰夫·尼克尔斯在《午夜逃亡》中有过合作,我们之后谈了一次感觉非常不错,他觉得我的外形和理查德·洛文足够相似,可以出演。

内伽:我是通过试演得到这个机会的。这个片子的选角导演将我提名给了杰夫·尼克尔斯,然后杰夫·尼克尔斯给了我一些剧本的片段,再然后我们就见面试镜了。

 乔尔·埃哲顿 演员

乔尔·埃哲顿 演员

深焦:影片中,这对夫妇之间情感是非常细腻和克制的,剧本本身也缺乏传统戏剧性,要在这种情况下表现这对夫妇之间深爱,是否很困难?你们是如何这么成功做到了这一点?

埃哲顿:我认为这部电影之所以缺少戏剧性是因为,杰夫·尼克尔斯选择只表现事实,而不是创造针对这对夫妇的虚假的暴力,或者将他们卷入高院的审判当中。他只想讲出这个故事温和而真实的版本。而我觉得在表演上,这是更简单了。因为杰夫·尼克尔斯写的每一个时刻都是可能或者真的已经发生在这对夫妇身上的。他并不想虚构出一个大事件来使这部电影变得非常好莱坞。

内伽:我同意乔尔·埃哲顿的看法。杰夫·尼克尔斯想要邀请观众进入到这对情侣关系的亲密感之中,而他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大事件,而是这段恋人的关系。

 鲁丝·内伽 演员

鲁丝·内伽 演员

深焦:无论是在《午夜逃亡》还是《爱恋》中,乔尔·埃哲顿你的角色在更多时候是比较被动的,而不是主动去做出选择和改变的,这种被动性在表演上是否反而比主动更困难呢?

埃哲顿:我对一种角色很感兴趣,就是那种很想做某件事却又不理解该如何达成的人。片中的理查德·洛文就是这个情况,他的行动实际上被他有限的智力、决心和谋略所牵制了。从比较宽泛的角度讲,理查德·洛文是想要保护他的妻子的;而事实却是由于能力所限,他却成了被保护的那个。

 《爱恋》剧照

《爱恋》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