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戛纳:2016年影评人周、导演双周片单公布

译者 | Quentin(广州)
校对 | 柳莺(里昂)
原文刊载于第55届“影评人周”单元官方网站

编者按:

近日,戛纳电影节平行单元“导演双周”和“影评人周”相继公布了本届入围片单(片单见文末)。对于大部分的观众来说,这两个单元的名字既熟悉又陌生。它们闪现在官方单元熠熠星光的阴影之处,在媒体与影迷口中,不过是主竞赛大餐过后的辅食。而事实上,从一开始“导演双周”和“影评人周”就以先锋而稳健的姿态独立于戛纳电影节而存在。历数这个两个平行单元的历史,可以发现几乎所有伟大的导演都在这里留下过自己的身影。在官方单元因为种种原因而不得不退让、妥协的时候,“影评人周”和“导演双周”依旧坚持着自己选片口味,并对影片的质量有着更为严格的把关。没有平行单元的戛纳电影节是不完整的,它们是戛纳的逆子,却毫不意外地令这个电影盛典更为全面多元。

2015年的戛纳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在一片惨淡的主竞赛单元,我们看到五部法国电影了无生气的铺陈。反观平行单元,加瑞尔的《女人的阴影》和德斯普里钦的《青春的三段回忆》一下击中我们的内心。更不用说,两部“导演双周”影片惹眼地在世界电影的舞台上风光了大半年——《野马》代表法国电影闯入了奥斯卡,《法蒂玛》则一举成为“凯撒奖”最大赢家。

以下是法国记者兼评论家Charlotte Lipinska采访“影评人周”艺术总监查尔斯·泰松(Charles Tesson)的文字实录。查尔斯·泰松曾担任《电影手册》主编,于2011年被任命为“影评人周”艺术总监。

                                                                      第55届影评人周单元海报

                                                                      第55届影评人周单元海报

Charlotte Lipinska(以下简称CL):在揭晓这一届(第55届影评人周单元组)的选片之前,您可以介绍一下今年的海报吗?

Charles Tesson(以下简称CT):第55届影评人周单元组海报上是女演员杰西卡·查斯坦(Jessica Chastain )在第50届影评人周单元大奖、杰夫·尼克尔斯(Jeff Nichols)的《存身》(Take Shelter)中的造型。组成这一届(50+5)届评委团的五位影人都是过去五年中率先在“影评人周”崭露头角:评委会主席薇拉莉·邓泽里(Valérie Donzelli)、艾丽斯·威诺古尔(Alice Winocour)、那达·夫拉匹(Nadav Lapid)、大卫·罗伯特·米切尔(David Robert Mitchell)和圣地亚戈·迈特(Santiago Mitre)。

CL:今年组委会一共审了多少部电影?

CT:我们共收到了1500部短片,看了1100部长片。最终入围名单中包含了17个国家和地区的作品,包括了10部长片,其中6部是处女作,4部是第二部作品;还包括了15部中长片。

CL:我们先从短片竞赛说起吧……

CT:在Fabien Gaffez 的协调下,委员会挑选出了10部影片。Rina B. Tsou 精彩的《阿妮》(Arnie),讲述了一群在台湾港口的菲律宾海军的故事,与巴西导演Fellipe Fernandes 卓越的作品《幻想是受困者的救赎》(Delusion Is Redemption to Those in Distress)遥相呼应,诗意的精致令人惊叹!除此之外,印尼导演Wregas Bhanuteja 凄切又充满侥幸的《鹪莺》(Prenjak),讲述了一段卑廉的为生计奔波的时光。从加拿大导演François Jaros 的《噢,美妙的感觉》(Oh What a Wonderful Feeling )中滞留于停车场的载重车,到希腊导演Konstantina Kotzamani 的《兰博》(Limbo)中搁浅于海滩上的鲸鱼,这两部野心勃勃的电影带领我们超越现实,来到梦幻和奇特的边缘。葡萄牙人Pedro Peralta 和他的《上升》(Ascensão)则又一次使我们眼花缭乱,而Cristèle Alves Meira 的《毒蛇领域》(Campo de Víboras)在乡村奇幻故事的传统下,展示了一幅美丽的女性肖像。接着是两部法国影片:一部是Antoine de Bary 优秀的喜剧《领袖的童年》(L’Enfance d’un Chef),由Vincent Lacoste 和Félix Moati 主演,让人联想到Erwan Le Duc 勇敢且非比寻常的《处子战士》(Le Soldat vierge),充满田园趣味。最后,让我们在匈牙利导演Luca Tóth 创作的紧张刺激的动画《傲气》(Superbia)带来的实实在在色彩斑斓的狂欢喜悦中结束这个单元。

                                                                                                                                 《维多利亚》剧照

                                                                                                                                 《维多利亚》剧照

CL:“影评人周”将继续陪伴着这10位新人,让他们在一个名为“下一步”(Next Step)的工作坊平台中继续自己的长片拍摄计划,并为他们提供培训与帮助。接下来我们终于来到长片环节。我们先来谈谈本单元三场最重要的放映吗。首先是“影评人周”开幕片《维多利亚》(Victoria)——因为《索尔菲雷诺之战》(La Bataille de Solférino)而备受关注的Justine Triet 新作。

CT:《维多利亚》证明了Justine Triet 的喜剧才华。他自己编写剧本,电影中维尔日妮·埃菲拉(Virginie Efira)、Laure Calamy、文森特·拉科斯特 (Vincent Lacoste)和梅尔维尔·珀波 (Melvil Poupaud)演出都堪称精彩。影片呈现了一幅年轻的单身母亲的现代肖像:在事业与爱情之间的危机四伏中寻找平衡。这是一部丰富的电影,生动,充满精力且活力十足。

而在长片特别展映中,意大利年轻的天才导演亚历山德罗·科莫丁(Alessandro Comodin)继《吉柯摩的夏天》(L’estate di Giacomo)后,将带着他的第二部长片作品《好事将近》(I tempi felici verranno presto)时隔五年卷土重来,把我们带到由强烈的和令人不安的肉欲故事启发的感官体验中心。

                                                                                                                               《停止呼吸》剧照

                                                                                                                               《停止呼吸》剧照

CL:至于第三场特别放映,则来自法国。反传统、热情洋溢且百无禁忌的戏团在领军人物Jean-Christophe Meurisse的带领下为我们带来了他们的处女作。

CT:得益于Jean-Christophe Meurisse 和他的“纳瓦尔群狗”(Chiens de Navarre)剧团,我们有幸看到《停止呼吸》(Apnée)。电影表现了一个大大咧咧、反对墨守成规的人的故事。他制造了一次美丽的混乱,并通过这次混乱拷问现实社会的根基。这是一首美妙的自由赞歌,是一本充满想象力的宣传手册,诉说着顽强的超现实主义精神是多么地不可或缺。

CL:那让我们再来谈谈今天的主要话题——7部竞赛长片。这其中有一部把我们带到了土耳其……

CT:《家庭相册》(Albüm)是土耳其导演Mehmet Can Mertoglu 第一部长片,影片用辛辣的幽默向我们展示了一对养父母的尖刻嘴脸。导演通过谨慎的观察,辅以细致的爱和仁慈的嘲讽,展现了我们闻所未闻的土耳其社会。

《含羞草》(Mimosas)是西班牙导演Oliver Laxe 的第二部电影,一场令人叹为观止的视觉盛宴。这是一个发生在阿特拉斯山脉心脏地带的神秘故事,史诗般的影片以一种极其当代的手法,拷问人们面对自己及其他信仰时的心态。

                                                                           《生吃》海报

                                                                           《生吃》海报

CL:今年“影评人周”长片竞赛单元迎来了一位从短片单元发迹的电影作者和她的新作《生吃》(Grave)。这是Julia Ducournau 第一部长片作品,当年她凭借短片《年轻人》(Junior)在这里崭露头角。

CT:这部处女极具爆炸性,囊括了类型电影的所有要素。这次现代的、写实的尝试性叙述,为我们挖掘了一个原汁原味的女性视角。《生吃》探索了身体及肌肤,是一次对鲜活的欲望及动物性冲动的体认。

CL:这也是影评人周有史以来第一次选择黎巴嫩的故事片。

CT:《北风》(Tramontane)是Vatche Boulghourjian 的第一部长片。电影通过一个盲人歌手寻根的凄美故事,将我们引向黎巴嫩和他的记忆深处。透过一个温和的视角,影片刺穿了一个被战火撕裂的国度的历史内在。 新加坡导演K. Rajagopal 的处女作《一只黄鸟》(A Yellow Bird)中,他向我们展示了在特殊的城市舞台上两个族群(中国和印度社区)之间不愿被人诉说的冲突。影片就像他镜头下充盈着毁灭性怒火的主人公一样,始终保持着扣人心弦的张力。

                                                                                                                                《钻石岛》剧照

                                                                                                                                《钻石岛》剧照

CL:我们同样在“影评人周”发现了纪录片《金梦》(Le Sommeil d’or)导演Davy Chou的身影。《金梦》是有关柬埔寨大众电影历史的纪录片。现在,他拍出了自己的第一部剧情片。

CT:我们被他第一部长片《钻石岛》(Diamond Island)的魅力迷住了,电影描绘了一位柬埔寨少女的生动肖像。她出生于一个处在激变时期的国家,而电影用流行、柔和颜色的色调,温柔地向观众展示这个无忧少女面对未来时所选择的道路。 《一周和一天》(One Week and A Day)是以色列导演Asaph Polonsky 的第一部长片。怀着谦逊与精致,导演记录了一对夫妻在经历了一个礼拜的服丧后,回归正常生活后的一天。没有批判,温柔、有趣且另类,影片传递了一股与命运和解的能量。
CL:查尔斯,为了庆祝这特别的一届,您今年还设计了一个“50+5”的特别环节。

CL:“50+5”提供了一个机会重温César Agusto Acevedo 的电影世界,他凭借《大地与阴影》(La Terre et l’Ombre)在2015年斩获金摄影机奖;还有那达·夫拉匹 (Nadav Lapid),2014年时凭借《教师》(L’Institutrice)将我们征服。 他们是从“影评人周”走出来的佼佼者,我们也将荣幸地在这个小版块中放映两人从未公开的影片:《水步》(Los pasos del agua)和《从婚礼摄影师的日记中》(From the Diary of a Wedding Photographer)

CL:最后,关于本届的闭幕片,您又为我们带来了什么惊喜?

CT:我们将以三位女导演的处女短片结束第55届“影评人周”它们分别是Laetitia Casta的《于我》(En Moi),Sandrine Kiberlain的《好身材》(Bonne Figure)以及科洛·塞维尼(Chloë Sévigny)的《小猫咪》(Kitty)。这三部个人的独立影片提供了宝贵的女性视角,表现了艺术家们的真实状态,展现了电影作为一项游戏的乐趣。

                                                                                                                                                                       查尔斯·泰松

                                                                                                                                                                       查尔斯·泰松

CL:非常感谢泰松。我重复下,由薇拉莉·邓泽里领衔的评委会将仔细地从这10部短片、7部长片中评选出“雀巢大奖”(Grand Prix Nespresso)、“法国4台新人奖”(le Prix Révélation France 4),以及为短片环节设计的“莱卡电影发现奖”(le Prix Découverte Leica Cine)。

 

第55届影评人周入围片单

【长片竞赛】

《家庭相册》Mehmet Can Mertoglu,土耳其 △

《钻石岛》Davy Chou,柬埔寨

《生吃》Julia Ducournau,法国 △

《含羞草》Oliver Laxe,西班牙/摩洛哥

《一周和一天》Asaph Polonsky,以色列 △

《北风》Vatche Boulghourjian,黎巴嫩 △

《一只黄鸟》K. Rajagopal,新加坡 △

 

【长片特别展映】

《维多利亚》Justine Triet,法国 ★影评人周开幕片★

《好事将近》亚历山德罗·科莫丁,意大利

《停止呼吸》Jean-Christophe Meurisse,法国 △

 

【短片竞赛】

《阿妮》ARNIE, Rina B. Tsou,台湾/菲律宾

《上升》ASCENSÃO, Pedro Peralta,葡萄牙

《毒蛇领域》CAMPO de VIBORAS, Cristèle Alves Meira,葡萄牙

《幻想是受困者的救赎》O DELÍRIO É A REDENÇÃO DOS AFLITOS, Fellipe Fernandes,巴西

《领袖的童年》L’ENFANCE D’UN CHEF, Antoine de Bary,法国

《兰博》LIMBO, Konstantina Kotzaman,希腊

《哦,美妙的感觉》OH WHAT A WONDERFUL FEELING, François Jaros,加拿大

《鹪莺》PRENJAK, Wregas Bhanuteja,印度尼西亚

《处子战士》LE SOLDAT VIERGE, Erwan Le Duc,法国

《傲气》SUPERBIA, Luca Tóth,匈牙利

 

【短片展映】

《水步》LOS PASOS DEL AGU, César Augusto Acevedo,哥伦比亚

《从婚礼摄影师的日记中》FROM THE DIARY OF A WEDDING PHOTOGRAPHER, Nadav Lapid,以色列

《好身材》BONNE FIGURE Sandrine Kiberlain,法国 ★闭幕片★

《于我》EN MOI Laetitia Casta,法国★闭幕片★

《小猫咪》科洛·塞维尼,美国 ★闭幕片★

第48届导演双周单元入围片单

【长片竞赛】

《梦中人》马可·贝罗奇奥,意大利 ★导演双周开幕片★

《情侣经济》乔克姆·拉弗塞,比利时

《女神们》Houda Benyamina,法国 △

《疯爱》保罗·维尔奇,意大利

《雇佣兵》Sacha Wolff,法国 △

《风险》劳拉·珀特阿斯,美国

《监狱之花》克劳迪欧·吉瓦内斯,意大利

《环法》Rachid Djaidani,法国

《孟买连环杀手》阿努拉格·卡施亚普,印度

《狼和羊》Shahrbanoo Sadat,丹麦/阿富汗 △

《追捕聂鲁达》帕布罗·拉雷恩,智利

《诗无尽头》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智利

《水中效应》Sólveig Anspach,法国/冰岛

《泰雷兹的生活》塞巴斯蒂安·利夫施兹,法国

《残酷的梦》Nathan Morlando,加拿大

《我的西葫芦生活》Claude Barras,法国 △

《两个爱人和一只熊》金·阮,加拿大

《狗咬狗》保罗·施拉德,美国 ★导演双周闭幕片★

 

【短片竞赛】

Abigail - Isabel Penoni and Valentina Homem

Chasse Royale - Lise Akoka/Romane Gueret,法国

Decorado - Alberto Vazquez

Habat Shel Hakala - Tamar Rudoy

Happy End - Jan Saska

Hitchhiker - Jero Yun

Import - Ena Sendijarevic

Kindil el Bahr - Damien Ounouri

Léthé - Dea Kulumbegashvili

Listening to Beethoven - Garri Bardine

Zvir - Miroslav Sikavica

 

【金马车奖】

阿基·考里斯马基

注:

△表示导演第一部长片,角逐金摄影机奖。

戛纳电影节背后有“潜规则”吗?

这篇精彩旧文是去年深焦DeepFocus创刊不久后发送的一篇专门分析戛纳电影节幕后文化和经济推力的深度报道。文章主要以2014年戛纳电影节为样本,但却不妨碍读者通过这篇文章洞悉更多有关这个全世界最好的电影节背后的故事。

 

五月戛纳:左手梦境,右手现实

文 | 钰清

每年的四月中旬,戛纳电影节组委会都会在巴黎召开记者会公布当届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电影名单。在此之前,便是全球各大媒体和迷影团体忙不迭做预测游戏之时——这并不是一场会受到普罗大众关注的盛会,却是电影圈里万众瞩目的年度盛事,对于热爱电影的人们来说,为之痴迷毫不为过。五月的戛纳将迎来全球各地的电影创作者、明星、电影公司从业人员、媒体记者、影评人以及无数影迷,每个人都以“电影”之名聚集在这座南法小城,却又各安一隅,在“电影节”这个疯狂运作的大机器中各司其职,各享其道。

——迷影者通过电影看戛纳电影节,但或许,当我们站在电影节的角度看电影与电影人时,故事长得会不太一样。电影艺术的拥泵们不喜欢纯粹的电影或电影人被塑造利用成某个宏大意识机制中的符号与棋子,但现实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让人尴尬不忍直视却又不得不解析的存在。

当全世界的迷影人在戛纳这台巨大的造梦机里醉生梦死,各国电影生意人在蔚蓝海岸彻夜狂欢时,八十岁的戈达尔在给戛纳电影节前主席雅各布的信中写道,他正致力抵制的有两件事:死亡和电影节。

 

“作者电影”大本营:“电影”之前,“作者”最大

对法国人来说,戛纳电影节是用来与好莱坞商业类型片抗衡的最佳利器——对抗美国在全球电影业的文化霸权,但不代表真的拒绝好莱坞电影工业体系操作——这种抗衡的背后是一种法兰西式的对欧洲传统精英文化的坚守和保护,以及对流行式、大众化的美国文化输出的抵抗。这种抗衡并非誓死不相往来的抵制,而更多体现在价值取向和规则输出的暗流涌动之中:如今在戛纳你也会看到《驯龙高手2》这样的电影,据传《小黄人》今年也有望在戛纳被各大媒体影评人先睹为快;不过,作为法国文化输出利剑的戛纳,始终都是致力保护和宣扬“作者电影”的重镇之地。与好莱坞工业体制下盛产的类型片相比,作者电影概念算是彻头彻尾的法国制造,更是法国文化界的骄傲与执念之一。因此,在谈论奥斯卡时,人们会说哪部电影今年有望拿下小金人;预测戛纳时,人们则说哪个导演可能会带着他的新片来到戛纳。

作为第七艺术的电影,当然受到法国人最大的推崇——毕竟这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发明”之一,但对戛纳电影节来说,电影背后的那个“人”才是最值得塑造与长期注目的符号。如果说,奥斯卡是好莱坞电影工业体制中通过制片商与发行商公关游说出的一场虚假游戏,那么戛纳则是一场更加难以明说的人与人之间的角色博弈。

一开始,戛纳通过“电影”挖掘和发现有价值的导演与其独特的表达和视角,然后,戛纳为这导演提供成长的温床和全世界的目光,当导演成长为大师,电影就成为大师为人的一部分——人们在他的作品里观察他在岁月中的变迁和思考,体会那些变与不变在影像中的妙趣横生——当电影成为大师思想表达的载体,大师则成为戛纳电影节的一部分,他们被打造上戛纳的烙印,很难厘清羁绊与自由的刻度。戈达尔拍了一部杰作,戈达尔拍了一部莫名其妙的实验短片,戈达尔拍了一部没人敢说是烂片的烂片,戈达尔开始玩3D了……对戛纳来说,重要的则是“戈达尔”以及带着戈达尔标签的电影,那是电影之上的符号,更是电影节无上珍惜的宝贝。

由此不难理解,缘何存在所谓的戛纳“嫡系”。

电影圈不仅是艺术圈,更是一个封闭式、外人甚难闯入的“人际圈”。影迷皆知,戛纳是存在所谓“嫡系”的——甚至,欧洲三大电影节都有嫡系之说。与中国人头脑中“走后门攀关系”甚或“潜规则”概念不同的是,戛纳“嫡系”的形成更多源自西方社会里“圈子”的传统与现象。法国人是热衷并严格恪守圈子法则的,这不仅仅存在在电影圈,更存在在时尚界、商界甚至各行各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进了“家门”就要恪守“家规”,并且必要时,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戛纳电影节就是扇高级大宅门,艺术总监的角色大抵相当于守门人兼管家,自然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走进这扇门。而在多元文化的背景之中,生成国际化的嫡系大家庭则是一件更为玄妙的事情——这和中国人眼中的“关系”又不一样,嫡系当然是仰仗亲密历史的,但其形成并非是胡作非为或者纯粹金钱交易就可以得到的,至少需要在艺术风格、思想表达、创作视角、身份背景等各方面满足戛纳符号的高期待,强求不来。若它一朝看上了你,春天就来了。

怎么被看到?除了片探、选片人,甚至政府相关部门公关游说推荐这样的方式,“因缘际会”似乎是一个相当敷衍塞责的回答,但又确实是一个玄乎而关键的因素。在每个导演的“因缘际会”中,除了自身的艺术天分、创作题材和作品水准这种硬件式的基本要求,更取决于你的制片人、制片商、背后团队与戛纳核心选片团队的亲疏关系——比如,如果你的制片人与艺术总监关系不菲,能够直接把你的电影拿给他过目,那无异于最大捷径。再比如,如果能得到有公信力的影评人推荐,也相当于为戛纳之行插上了天使之翼。

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马克·穆勒(Marco Müller)就是国际上众所周知的热情的中国电影推广人,而在法国,类似的角色可能要数皮埃尔·里斯安(Pierre Rissient)了。这位力挺过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把马丁·西克塞斯带到戛纳导演双周的“法国电影幕后工作者”,曾在七十年代把台湾导演胡金铨的《侠女》推荐到了戛纳,其后也将侯孝贤、杨德昌带到了欧洲,并且熟知王家卫、谢晋、张艺谋、陈凯歌,在贾樟柯初期的发展中也发挥过重要作用。加上皮埃尔本身与戛纳艺术总监蒂埃里·弗雷莫(Thierry Frémaux)亲密的朋友关系,他的直接推荐更是重磅加持,相当于从海选直接获得了终极决赛通关证。只是,通过影评人获得戛纳门槛准入证是一件必须建立在艺术水准之上的选择,毕竟,影评人的眼光与口味之刁钻,不是等闲之辈可以糊弄,一不小心,也可以惹来一番适得其反的苛刻批评。当然,入围筛选的终极决定权始终掌控在艺术总监和电影节主席手里,比如当年张艺谋的《一个都不能少》,若不是因为时任主席的吉尔斯·雅各布(Gilles Jacob)在最后质疑其政治价值指向,也不会惹怒张艺谋做出高调退赛的决定。

对导演们来说,被“看到”之后还要被“选择”,首先被选的当然是作品,只是在这套复杂的游戏里,艺术之外还有其他考虑因素。在电影产业日益实现全球融合的背景下,电影的国别身份辨识日益弱化,但对戛纳来说,导演的国别与身份背景以及作品表现的社会现象与题材便代表了它所需要的“多元文化元素”。历届戛纳所选影片中的创作主力基本存在三个梯度,主力始终是欧洲艺术电影导演,其次是北美导演,特别是处于好莱坞工业体系外围的独立导演,这其中加拿大导演的地位甚至比美国导演更出彩(加国不仅是美国邻居,分分钟想要抵抗美国文化入侵,同时还有法国人分外重视的魁北克法语区)。再次之,便是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的电影了——亚洲,南美,非洲,大洋洲——这其中当然包括中国,但中国的地位并无甚区别于日本韩国越南新加坡之类。第三世界国家导演的参与无疑让法国人在电影产业大力实践了其历来重视的“文化多样性(Diversité Culturelle)”,在稳固了主导话语权的基础上还可以说,噢,我们张开臂膀拥抱了全世界不同文化的自由表达。

其中,戛纳对非洲电影的扶植和关注显然是与法国自身后殖民时代的背景紧密相关的,全世界的各大国际电影节大概也只有戛纳在为非洲电影留份额,真的是有卓越的艺术品质或者国际市场前景么?政治文化的符号意义应该还是大于电影本身。2014年,在戛纳组委会公布入围主竞赛影片名单时,艺术总监蒂埃里·弗雷莫偏偏漏报了非洲导演希萨科的影片《廷巴克图》,法国媒体对此不少揶揄,但之后,这部讲述“人性,自由,反抗”(还有什么比这更贴近法兰西价值观了!)主题的电影在法国媒体中广获好评,虽然没有在戛纳夺得奖项,但导演却一举拿下了法国凯撒奖的最佳影片,今年更是被任命为戛纳电影基石和短片单元评委会主席。作为非洲背景的导演,希萨柯似乎正在一步步被招揽到戛纳的保护伞之下。

对嫡系的重视和培养让门外的人只有羡慕的份,至少,每一年嫡系导演们都可能获得一次全球闪光灯的注目,而他们的电影海报则可能被印上戛纳电影节的图标——这一电影营销的杀手锏将帮助他们在电影市场中脱颖而出。戛纳嫡系导演的名字在迷影圈几乎人尽皆知,达内兄弟(两次夺得金棕榈,六度入围主竞赛)、肯•洛奇(一次获得金棕榈,十二次参加主竞赛)、迈克•李(一次获得金棕榈,五次入围主竞赛)、拉斯•冯提尔、阿莫多瓦、河濑直美、锡兰等等——关注过数次戛纳电影节的影迷,在每年竞赛名单公布前就大概知道应该在哪些导演中猜测主竞赛单元的入围电影,结合不同电影的完成进度信息便可以拟出一份预测名单。嫡系并非非要有法国或者欧洲背景,事实上,作为非欧洲国家的导演,能被戛纳选中培养成嫡系才是更加被需要的事情,比如拍纪录片出身的日本女导演河濑直美,比如加拿大的年轻导演泽维尔·多兰,再比如让人好奇接下来发展的毛里塔尼亚导演希萨柯。华语电影中贾樟柯大概算近年来与戛纳关系最亲密的一位了,从前年《天注定》摘得最佳剧本奖,到去年进入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再到今年其新片《山河故人》备受期待,虽还称不上嫡系,但至少比其他许多大陆导演在戛纳有了更多话语权和被关注度。

多唠叨几句天才少年多兰,所谓幸运必不是凭空从天上砸下来的馅饼,从19岁与戛纳发生关系之后,多兰就一路搭乘戛纳快线实现进阶式成长。直到去年,仅25岁的他与电影界的神话级元老戈达尔并列拿下评审团特别奖,在颁奖典礼哭红了双眼,还鼓励全世界的电影少年不要轻易放弃梦想,最后和评委会主席坎佩恩如母子般深情拥抱。多少眼红的艺术青年唯有慨叹:这究竟是凭什么?!

——才华天分与独到的思维眼光当然是第一要义,有机会被相中的运气也是必不可少。但是天才少年在全世界并非少数,多兰的幸运除了满身才华以及被看见的机会,还得益于他浑身上下充满着被戛纳热切需要的各种元素:魁北克法语区出生成长,能说英法双语,演艺世家背景,4岁就出道做演员,十几岁就在当地积累了一定的名气与口碑,长相气质佳,同性恋身份,性格内敛不浮夸,年轻。这一切简直就是为戛纳而生。其他的天才少年们,不如乖乖认命吧。

   简言之,戛纳电影节从打造逻辑、选片标准、观念塑造等方面,都深深体现着人本特色,最终电影是导演的电影,导演则成为有戛纳印记的导演——获得金棕榈的影片禁止参加其他任何国际电影节,且入围官方评选的影片必须在其各种宣传材料上标明戛纳电影节“官方评选”字样——作者先于创作的思路其实让人赞赏,毕竟艺术也是因为个人才变得充满魅力。但当“人”被逐渐当做符号来筛选运作,甚至潜移默化地被要求去适应某种规则,还要与文化品牌进行捆绑时,戛纳难免被视作了处心积虑的幕后操盘手。

至于电影艺术家们是否愿意参与这样一场游戏,或者只是纯粹把这看做五月南法海岸的一场大型放映会或者老友重聚,则实在是你情我愿,见仁见智的选择而已。

 

 

 

艺术的公平竞技场?法国电影产业无形渗透之背后的故事

戛纳电影节向来骄傲于自己展现的世界电影风貌,即使纯法国电影总难免会占去几个宝贵的名额,但晃眼一扫每年的主竞赛入围片单,很容易让人觉得组委会在国际多元化方面平衡得差强人意。从1969年到2014年,获得金棕榈大奖的电影中也只有三部是纯粹意义上的“法国电影”,这方面组委会也算是避嫌避得很彻底,甚至过犹不及。但事情显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大家都知道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可是究竟“不简单”到什么地步?

   让我们随机抽样2012与2013年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电影制片发行背景来作分析。以2012年的主竞赛单元为例,当年组委会一共收到1858部候选电影作品,最终进入主竞赛单元的20部影片中有15部涉及到法国制片公司投拍或合拍,或者项目接受了法国国家电影局CNC的投资资助;更详细地来看2013年主竞赛单元,19部入围片,在仅显示导演国别的信息介绍中,我们会看到其中有5部纯粹意义的“法国电影”,那么剩下的14部呢?

《唯神能恕》实属法国与丹麦的合拍项目,法国Gaumont和Wildbunch在制片环节就参与了合拍投资,该片在法国的院线发行权则被法国Le Pacte公司购买;美国科恩兄弟《醉乡蓝调》的主要制片方除了CBS Films,还赫然标注着法国“Studio Canal Presents”;阿诺·德斯普里钦的《吉米·皮卡尔》的合拍制片方更是包括了法国Orange Studio、France 2 Cinema、Le Pacte三家公司,同时还拉到了Canal+、Ciné +以及France Télévisions的参与制片。《麦克·科拉斯》是一部法国与德国的合拍项目,《格里格里》是法国和非洲乍得的合拍项目,而意大利导演保罗·索伦蒂诺的《绝美之城》背后则获得了法国Pathé和France 2 Cinéma两大公司的合拍支持,同时还得到了Canal+ 和France Télévisions的制片参与。墨西哥导演阿玛特·伊斯卡拉特的《黑利》得到了法国Le Pacte公司的合作制片,美国导演詹姆士·格雷的《移民》虽然在制片环节没有动用到法国资本也没有和CNC发生关系,看上去干干净净,但是片中女主角选择了非常讨巧的法国当红女星玛丽昂·歌迪亚(Marion Cotillard),法国wildbunch发行公司也是一举拿下了它的法国院线发行权——显然,这部电影在筹划初期就考虑到了法国市场甚至戛纳需求。最后,当年拿下了戛纳最佳剧本的《天注定》,在制片与发行环节都得到了法国MK2的参与支持,电影整体的批判反思意味更是法国人所期待的“中国人该有的态度”。最终,19部电影中有14部电影与“法国电影产业”都脱离不了直接或间接的联系;2014年18部主竞赛入围片中,出现了3部纯粹意义的“法国电影”,却仍有11部电影在制片投资上直接或间接地涉及了法国资本。

人们以为,艺术的竞争是从戛纳开幕那天开始的,毕竟那么多双眼睛在期待着金棕榈的诞生。但事实上,笔者认为,真正的厮杀是从筛选入围开始,而竞争恰恰平息于最终入围片单的公布之日。五月中旬戛纳电影节的开幕不过是一场影像狂欢的正式启动。

入围之后得到的名次结果并不是那么重要(金棕榈当然还是无上荣耀),评审团评判给奖的过程虽不至于暗箱操作,但严谨性必须遭到质疑,本来“艺术”就是主观倾向的喜好,不足十人的艺术家组成的评审团最后是如何互相平衡给出的奖项,实在是让人不好想象的场景——甚至在1979年之前,戛纳组委会也有权干预评审团选择。最著名的就是当年弗朗西斯•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的《现代启示录》和德国导演沃尔克•施隆多夫(Volker Schlöndorff)的《铁皮鼓》并列金棕榈大奖背后的风波:时任评审团主席的法国女作家萨冈打算把金棕榈颁给《铁皮鼓》,却遭到了当时电影节主席和艺术总监的干预,出于电影节的利益需求,他们要求评审团把金棕榈颁给美国导演的《现代启示录》。这样的干预势必遭到了性格直率的萨冈的抗议,最终双方决定给出并列奖项。吉尔斯•雅各布后来决定电影节组委会不得干预评审团决定,就是因为他始终记得公布奖项的第二天,他撞见了叼着烟的科波拉,那时他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只有半个金棕榈。”而风波的最后,则以萨冈在戛纳结束六个月后向法国媒体揭露一切内幕作为句点。

历史是历史,轶事归轶事,故事只是要说明评审团给出奖项未必是一件足够公允的事情,也无需过多执着。对于电影创作者来说,入围戛纳意味着一种艺术水准的肯定,对其背后的运作团队来说,则是实现了电影从上游立项制片到下游发行放映整条流水线中的一个关键环节。至少在发行营销上,人们可以在海报上骄傲地印上那片棕榈叶。事实上,“参加戛纳”是一些大制片方与发行商在立项之初就会考虑的行程因素,配合电影节的时间来安排拍摄制作档期以及上映发行时间,是成熟大制片方信手拈来的操作逻辑。对于法国市场来说,戛纳电影节五月底刚落幕,法国本土就将在9月开始的秋天陆续掀起各主竞赛入围电影的上映热潮,因为这时正好是法国人结束假期纷纷开工开学的时候,也是重新开始享受他们文化生活的时候。电影的各国发行商则都会配合戛纳电影节的时间,把入围影片的上映档期控制在离戛纳不远的日子,以期最大化地利用戛纳的媒体宣传效应。一些华语电影虽然没有入围戛纳,也会赶在戛纳电影节的时候,把全剧组人员都聚集在戛纳召开记者会,为营销宣传造势,搭一程戛纳的顺风车。由此可见,电影是电影,电影节却完全成为了另外一件事。

 

 

结语

每一年,中国媒体都会无数遍地问:“今年会有华语电影入围戛纳吗?”

不如,您换种方式,比如:“今年哪些华语导演可以带着新作走向戛纳?”或者换个角度自问,“戛纳需要什么样的华语电影?”再或者,“华语电影为什么非要去戛纳?”当华语电影在戛纳舞台席位缺缺时,或许我们应该反思的不只是电影工业的问题,而是在整个创作环境之下,华语电影导演是否能够坚守具有个人风格和视角的创作,而不被现实绑架的问题。当然,还有是否愿意被戛纳绑架的问题。

去年张艺谋的《归来》被非竞赛单元展映,能走入戛纳,不代表《归来》是部多么杰出的作品,更多的却是“张艺谋”甚至主演“巩俐”这俩名字的作用,当然,还有他们背后的中国效应——中国合作伙伴,中国媒体,中国电影公司,中国明星,中国影迷,中国游客,中国的市场,中国的钱。

无论如何,对于中国电影业来说,与其苦苦思索戛纳审片的条条框框,然后用工业体制去拼凑电影元素、将自己塞进电影类型,期待符合戛纳口味,不如扎扎实实为华语电影人创造一个更加优渥和自由的创作土壤。毕竟,没有人,何来有生命的电影,电影没有个体散发的生命力,如何成为震颤人心的好电影。想通过戛纳这块活招牌宣传电影,故事可没有那么简单。而现实与梦境、艺术与生意互相参杂的戛纳电影节,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真面目也算是众说纷纭,有人挤破头地想要被戛纳烙上铁印,也有人不屑一顾地抵制反抗。

或许,最终把它还原成一场纯粹的电影展映大狂欢,是让人最惬意的视角。

是枝裕和新片《比海更深》:我们都无法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编译 | 沈念 (东京)

是枝裕和以1995年的长篇处女作《幻之光》出道,并凭借《无人知晓》、《如父如子》等作品闻名于世,又继去年大热的《海街日记》后推出新作《比海更深》,并将于2016年5月21日在日本全国公映。

作为国人最熟悉和最喜爱的当代日本导演,是枝裕和一直是戛纳电影节的宠儿和座上宾。4次入围主竞赛单元,1次入围一种关注单元,凭借《如父如子》摘下了评委会奖,并通过《无人知晓》推出了戛纳最年轻的影帝柳乐优弥。《比海更深》此番虽然再次入围了戛纳电影节,却惨遭降级至一种关注单元,不知是影片质量问题,还是电影节官方平衡和选择。不过,无论如何,这部看上去酷似《步履不停》的新片,依然会是今年国内影迷最期待的日本电影之一。

《比海更深》围绕独居住宅区的母亲淑子、长男良多、良多前妻响子以及11岁的儿子真悟之间展开。

15年前的良多获得了一次文学奖,但此后的作品一直不畅销。在侦探事务所上班的他只得自欺欺人借口说是为小说取材。与此同时,他利用职务之便监视前妻响子,并发现响子有了新欢而深受打击。一天,良太、响子、与真悟在母亲淑子家偶然聚集,但因为台风来袭而无法离开。这一破碎的“家族”被迫共度一夜,直至日出。

 

以下是导演是枝裕和与三位主演针对电影的阐述:

阿部宽

这次饰演的良多一角是非常废物的男人。虽然一直追寻着自己的梦想,却并不顺利,是被妻子抛弃的男人。初次饰演这样的角色,是一段新鲜而又愉快的经历。其实,我十岁的时候也有一段梦想破灭,浑浑噩噩的日子。而是枝导演的原创剧本,深刻地描写了那种真切感。虽然我并不是第一次参与是枝导演的影片,但导演能一直关切地看着我们的演技,依然让我们倍感安心。感觉可以将一切托付给导演去判断。我真的非常尊敬导演那追求作品最高质量的精神。

这次是在导演实际住过的住宅地拍摄,我以前不曾有过这样的体验。当时有熟知导演童年的人在场,所以现场十分温暖、热闹。大家太过兴奋,甚至到了阻碍摄影的程度。关于同树木希林女士的同演,我认为我们有着饰演亲子关系的最棒的环境。磨合演技的间隙,我们不仅聊了作品,还聊了各种各样别的话题,在一起度过那些时光的同时,自然就产生了母子的氛围。之后,(角色的台词便转换为)只有树木女士才能说出口的台词,真的非常有趣。

不知为何,在电影中我的妻子一角通常都是强势的女人,这次饰演前妻的真木洋子女士演绎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强悍、冰冷的女性形象,而我也演绎了与以往不同的角色,感到十分充实。良多是一个看上去在逞强,实则非常软弱、十分废物但又既可怜又可爱的人物。

树木希林

因为个子太高而长时间受煎熬的阿部先生,并不仅在罗马浴场才能找到他的归宿。

那个时代大家所憧憬的住宅区,对于年过70还要在没有电梯的住宅去摄影的老婆婆而言简直是“我的老天啊”。

“我从9岁到28岁都在那儿生活!”

摄影时,与熟知他童年时代的人擦肩而过的,我们住宅区最出息的“是枝!”

我就算有遗忘的东西,也不会回去寻找。
这部电影,平庸也好,杰作也好,拉开序幕瞧一瞧也是一种乐趣。 

 

真木阳子

是枝剧组有着不可思议的安心感,身在那个环境让人感到非常舒适,是一个让人能悠然自得的地方。导演的剧本,让人越演越觉得好,我从树木女士与阿部先生那儿也学到了很多,非常充实。

这次我饰演的响子,是梦想着未来的女性。目不转睛地看顾着孩子与自己的未来,并付诸行动。所以才为阿部先生饰演的良多那样的,容易做梦的男性所吸引,反而喜欢上了那样的人。

是枝裕和

《比海更深》剧本的第一页写着,“我们都无法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成年人”。本作中不管是阿部宽先生饰演的儿子,树木希林女士饰演的母亲,还是真木阳子女士饰演的前妻,都一边想着“本来不该是这样的”,一边苟活在与曾经梦想的未来不同的现在。以及,作为电影最重要舞台的公团住宅(译者注:国家提供部分资金,修建后出售的房屋,非盈利性质),被建设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在尽是老人的当今存活。

这次的电影一边拥抱无能为力的现实,一边无法舍弃梦想,因此握不住成年人们的幸福当下。如果我死后,被带到神或恶魔跟前,被质问“你在下界都干了些什么”的话,我的第一反应会是向其展示这部《比海更深》。

本作虽与“集大成之作”、“代表作”之类的称赞不相称,却无疑最浓墨重彩地反映了我自己的现状。

第69届戛纳电影节入围片单

文 | 深焦编辑部

第69届戛纳电影节新闻发布会于法国时间2016年4月14日上午11点在巴黎举行。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莱斯屈尔与艺术总监特里埃·福茂公布了20部入围本届戛纳主竞赛的影片。发布会同时还公布了“一种关注”单元的片单共17部、非竞赛影片5部、特别展映5部、午夜展映片2部。《沉默》、《天文馆》、《漫漫银河路》等盛传入围主竞赛的影片均不在官方片单上。另外,福茂还宣布今年戛纳电影节不设闭幕影片,将放映金棕榈影片为电影节收官。本届电影节评委会主席为乔治·米勒,评委会成员将在一周左右的时间内公布。早些时候,组委会公布了以戈达尔《蔑视》为灵感的海报

不过请注意!这并不是戛纳的完整片单,根据往年惯例在接下来的时间中,组委会随时有可能对片单进行调整和增补,给世界观众带来意外的惊喜。另外,戛纳电影节极其重要的两个平行单元“影评人周”和“导演双周”的片单也将分别于4月18日、19日揭晓,一种关注开幕片也尚待揭晓,届时深焦会为大家一一报道。

戛纳电影节期间,深焦DeepFocus将会有超过10名编辑亲赴戛纳第一线,在卢米埃尔电影宫现场为大家带来第一手报道、访谈与影评。

 

开幕片 Film d'Ouverture

咖啡公社(Café Society),伍迪·艾伦,美国

曾参演过《爱在罗马》的“小卷毛”杰西·艾森伯格再度与老爷子合作,担任新作的主演。此外,刚刚收获凯撒奖最佳女配角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也将继《冒险乐园》后与艾森伯格合作,担任女主角,这也是她第一次和伍迪·艾伦合作。此外,老牌动作明星布鲁斯·威利斯也将加盟该片。

《咖啡公社》剧照

《咖啡公社》剧照

*关于本片更多介绍,请参看深焦3月30日的推送《我们活在伍迪·艾伦电影编年史中》

 

主竞赛 En Compétition

《无名女孩》(La Fille inconnue),让-皮埃尔·达内 / 吕克·达内,比利时/法国

两度金棕榈获得者达内兄弟新作,在社会写实的基调中加入悬疑的元素。由阿黛尔·哈内尔(《初恋战士》)主演。一位诊所医生将一位求医女孩拒之门外,女孩死后,她深感不安,踏上了寻找女孩真实身份之路。

 

《胡丽叶塔》(Julieta), 佩德罗·阿莫多瓦,西班牙

根据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加拿大作家爱丽丝·门罗2004年的短篇小说集《逃离》中的三部曲《机遇》、《不久》、《沉默》改编而成。阿莫多瓦将场景从温哥华置换到了马德里。该片已于4月在西班牙上映,口碑不错。《综艺》影评人称这是“阿莫多瓦对门罗的一次诚心诚意的改编”。法国定档5月18日。

《胡丽叶塔》剧照

《胡丽叶塔》剧照

《帕特森》(Paterson),吉姆·贾木许,美国

Adam Driver和伊朗女演员Golshifteh Farahani主演,Adam饰演新泽西州帕特森一名名叫帕特森的公交车司机。他热爱写诗创作,同时也爱由Golshifteh饰演的女孩Laura。影片将围绕这对男女青年一周的生活展开。亚马逊负责北美地区发行。

 

《只是世界尽头》 (Juste la fin du monde),泽维尔·多兰,法国/加拿大

多兰鲜肉,拿好不送。电影本身就不用多说了吧,各种亮瞎眼的卡司。法国定档9月21日。

《只是世界尽头》剧照

《只是世界尽头》剧照

《最后的模样》 (The Last Face),西恩·潘,美国

查理兹·塞隆和西班牙男星哈维尔·巴登主演,由塞隆饰演的国际救援队成员在非洲社会政治运动中所面对的一系列道德困境。北美定档11月18日。西恩·潘曾两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并在2008年担任戛纳电影节评委会主席。

 

《小姐》(The Handmaid),朴赞郁,韩国

根据英国同性恋女作家莎拉·沃特斯的第三部作品《指匠情挑》改编,朴赞郁导演将故事背景转移到上世纪三十年代朝鲜。讲述发生在贵族小姐和觊觎她财产的伯爵,以及受雇伯爵给“小姐”做女仆的少女之间的故事。据说该片已经在全世界116个国家地区卖出了版权。

《小姐》剧照

《小姐》剧照

《玛·鲁特》(Ma Loute), 布鲁诺·杜蒙,德国/法国

杜蒙和福茂因为《小孩子》而撕逼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儿了,这次带着《马·鲁特》重新回归戛纳,让人不禁对两人的关系是否缓和浮想联翩。该片也一度盛传会成为“导演双周”的开幕片。故事发生在1910年法国北部海滨小镇,几名神秘失踪的游客引起了两位当两位警探的注意。从故事上来看,好像海滨版《小孩子》,延续前作的荒诞与黑色幽默。朱丽叶·比诺什与法布莱斯·鲁奇尼主演。法国定档5月11日,也就是戛纳电影节开幕当天。

 

《爱恋》 (Loving),杰夫·尼克尔斯,美国/英国

讲述一对跨种族恋人的在50年代美国的悲惨遭遇与抗争,他们因为不合时宜的通婚,被法院裁定25年内不得回到弗吉尼亚州。影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北美定档11月4日。

 

《托尼·厄德曼》(Toni Erdmann), 玛伦·阿德。德国 / 奥地利 / 罗马尼亚

德国女导演2009年《完美第二对》最后的新作,从2014年开始imdb就将其列为年度期待,讲述一对父女之间的故事。

 

《水瓶座》(Aquarius),小克莱伯·门多萨,巴西

巴西导演门多萨新片将日常生活与超现实科幻元素相结合,讲述一位名叫Clara的退休音乐评论家的生活。她与自己的三个孩子住在一栋名叫“水瓶座”的小屋中,被书和唱片包围。Clara有时空穿越的能力,这也将为她开启一段新的人生旅程。

 

《全家照》(Fotografii de familie), 克里丝蒂安·蒙吉,罗马尼亚 / 法国 / 比利时

金棕榈得主,罗马尼亚导演蒙吉的新片,故事发生在一个罗马尼亚山村中,同样是一个有关医生家庭的故事。只是蒙吉首部以男性作为主角的电影。在这部影片中,蒙吉并未选择和其长期合作者Oleg Mutu继续合作,而是选择了一位名叫Tudor Panduru的新摄影师。

 

《我,丹尼尔·布莱克》(I, Daniel Blake),肯·洛奇,英国

影片的主人公是一位59岁的木匠丹尼尔·布莱克,在不幸患病后,他继续从政府手上申请补助。在这过程中,他遇上了一位单身母亲和她的两个孩子。该片去年十月开机,在英国东北部取景完成。自上世纪70年代起,这将是肯·洛奇第16次来到戛纳了。

《我是布莱克》剧照

《我是布莱克》剧照

《美国甜心》(American Honey), 安德里亚·阿诺德,美国/英国

英国女导演安德里亚·阿诺德的首部美国制作,讲述一位青春少女的疯狂经历。由不甚出名的美国姑娘Sasha Lane出演女主,与之配戏的是希亚·拉博夫。

 

《雪山之家》(Sieranevada),克利斯提·普优,罗马尼亚 / 法国 / 克罗地亚 / 波黑 / 马其顿

罗马尼亚导演普优也是戛纳常客,2005年凭借《无医可靠》获得“一种关注”单元大奖。《雪山之家》是他的第五部长片,使用之前的原班主创团队。电影追随一位处于事业巅峰的神经科医生,以及他一次平凡的家庭聚餐。在餐桌上,一家人一边缅怀一年前去世的父亲,一边天马行空地胡侃世界。

《雪山之家》剧照

《雪山之家》剧照

《她》(Elle),保罗·范霍文,法国 / 德国 / 比利时

根据法国作家菲利普·狄雍的小说《哦……》改编。伊莎贝尔·于佩尔主演,法国定档5月25日。在片中,于佩尔饰演一位强势的电子游戏公司女老板米歇尔,有一天在家遭到蒙面男子强奸。惊魂未定的她将会怎样面对生活的变故?凶手又究竟是她身边的哪个男人?这是菲利普·狄雍被改编成电影的第五部小说,他最著名的作品是《巴黎野玫瑰》。

 

《私人采购员》(Personal Shopper),奥利维耶·阿萨亚斯,法国

阿萨亚斯和克里斯汀·斯图亚特继《锡尔斯·玛利亚》之后的二度合作,也是今年克里斯汀·斯图亚特又一部入围戛纳官方单元的影片。斯图亚特饰演一位明星的采购专员,负责为其在巴黎购买时装。电影将全面呈现时尚圈不为人知的一面,据说会比前作更古怪、更诗意。法国定档10月19日。

《私人采购员》剧照

《私人采购员》剧照

《保持站立》(Rester vertical),阿兰·吉罗迪,法国

《湖畔陌生人》导演的第五部作品,在布列塔尼取景完成,据导演本人说,“这是一部直抵法国深处的电影”。

 

《霓虹恶魔》(The Neon Demon),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 法国 / 美国 / 丹麦

故事发生在洛杉矶,主角是一个叫做杰西的女模特。杰西的青春和热情,让她很快就身陷囹囫,一群专门以折磨美女为乐趣的女性组织很快就找到了杰西。她们会用自己那些惨绝人寰的手段来夺走杰西所拥有的一切。看上去,这又会是一部风格化极强的恐怖片。

《霓虹恶魔》剧照

《霓虹恶魔》剧照

《石之不幸》(Mal de pierres),妮可·加西亚,法国

妮可·加西亚第三次入围戛纳主竞赛。电影根据意大利女作家Milena Agus同名小说改编,故事发生在二战后,马良饰演一位自由的女性,在与丈夫的婚姻无果后,她与另一位男人陷入了纠缠。和马良搭戏的是小加瑞尔。

 

《Ma Rosa》 布里兰特·曼多萨,菲律宾

对于菲律宾导演曼多萨的这部新片,我们所知甚少。

 

非竞赛展映 Hors Compétition

《金钱怪兽》(Money Monster),朱迪·福斯特,美国

 

《吹梦巨人》(The BFG),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美国 / 英国

《吹梦巨人》剧照

《吹梦巨人》剧照

《咖啡公社》(Café Society),伍迪·艾伦,美国

《好好侦探》(The Nice Guys)沙恩·布莱克,美国

《哭声》(Goksung),罗宏镇,韩国

《哭声》剧照

《哭声》剧照

一种关注 Un Certain Regard

《比海更深》(After the Storm),是枝裕和,日本

《比海更深》剧照

《比海更深》剧照

《大开眼界》(Voir du pays) 戴菲琳.考林 / Muriel Coulin,法国

《舞女》(La Danseuse) ,Stephanie Di Gusto,法国

《碰撞》(Clash),Mohamed Diab,埃及 / 法国

《红海龟》(The Red Turtle), 迈克尔·度德威特,日本 / 法国

《红海龟》剧照

《红海龟》剧照

《临渊而立》(Harmonium), 深田晃司,日本

《奥利最开心的一天》(The Happiest Day in the Life of Olli Mäki),Juho Kuosmanen),芬兰 / 瑞典

《神奇队长》(Captain Fantastic), 马特·罗斯,美国

《门徒》( (M)uchenik),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俄罗斯

《监狱学警》(Apprentice), 巫俊锋,新加坡 / 法国 / 德国

《群狗》(Bogdan Mirica),Câini ,罗马尼亚 / 法国 / 保加利亚

《群狗》剧照

《群狗》剧照

《反转》(Varoonegi),贝赫纳姆·贝扎迪,伊朗

《私事》(Omor Shakhsiya),Maha Haj,以色列

《山丘之外》(Me’ever Laharim Vehagvaot),艾伦·科勒林,以色列

《弗朗西斯科的长夜》(La larga noche de Francisco Sanctis),Francisco Márquez/Andrea Testa,阿根廷

《黑道皇帝》(Pericle Il Nero),Stefano Mordini,意大利

《变形记》(The Transformation),Michael O'Shea,美国

 

午夜展映 Séances de Minuit

Gimme Danger》,吉姆·贾木许,美国

《釜山行》,延尚昊,韩国

《釜山行》海报

《釜山行》海报

 

特别展映 Séances Spéciales

《路易十四的死亡纪事》(La Mort De Louis XIV), 阿尔伯特·塞拉,法国

《差等生》(Le cancre),Paul Vecchiali,意大利

《差等生》剧照

《差等生》剧照

Hissein Habre》,马哈曼特-萨雷·哈隆,乍得

L'ultima Spiaggia》,Thanos Anastopoulos&Devide Del Degan,希腊

《放逐》(Exil),潘礼德,柬埔寨

 

 

 

深焦DeepFocus关于69届戛纳电影节更多报道请点击:

从戛纳开始,所有那些2016年你值得等待的电影

戛纳新主席:乔治·疯狂·米勒

戛纳 | 2016年影评人周评审团揭晓:回望2011一代

如何从戛纳开启电影职业生涯?从河濑直美聊起……

戛纳愿望清单,这个春天爱与死

迷上电影,是在电影死后很久

海报赏 | 戛纳的另两张面孔

迷上电影,是在电影死后很久。——​从戈达尔《蔑视》想到的

作者 | 樊夏 (斯特林)
编辑 | Dzolan(西安)

早上一起来就看到“深焦”的新推送,今年戛纳的官方海报已经出来了!大片昏黄色调下, 一座奇特的建筑物矗立于海上,建筑物背脊上密布裸露的阶梯。依稀一个渺小的孤零零的背影,正在往上攀登。是戈达尔的《蔑视》。

 点开推送,看到一段《蔑视》里的台词:

“Déjà la nuit contemplait les étoiles

Et notre première joie se métamorphose vite en pleurs

Et jusqu’à ce que la mer se fut refermée

Sur nous

当夜已望见南极的群星点点

我们先前的兴高采烈很快转为悲啼

最后我们都被淹没到海里”

——但丁《神曲·地狱篇·第二十六章》

顿时有点鼻酸,但是到底是无法为此再掉眼泪了。毕竟赫拉巴尔已经教会我“天道不仁慈,所以任何有头脑的人也不仁慈”。

这段借弗里茨·朗之口念出的台词出自但丁的《神曲》,描绘尤利西斯一行人不顾警告,试图航行穿过分割阴阳两界的加迪塔诺海峡(freco Gaditano,现为直布罗陀海峡),最终被大海吞没的故事。电影艺术也是大胆的探险艺术,力图超越现实边界,达到另一边光影空间。当被电影力量的潮水彻底淹没, 人们仿佛经历宗教般狂喜。 电影刚出现,是被视为伟大“奇迹”的,确实如同宗教(或者是异教),电影院就是神殿,电影就是神迹。而这些惊叹早已过去,苏珊·桑塔格在1996年就说过电影已经结束了,因为电影迷恋(cinephile)结束了。不仅指对某部电影本身的迷恋,更是说对“去电影院看电影(going to the movies)”这一行为的迷恋的消逝。

美国文化评论家、小说家苏珊·桑塔格

美国文化评论家、小说家苏珊·桑塔格

在电脑屏幕,ipad屏幕上点开一部片子观看(甚至有人在手机屏幕上看电影!真是骇人听闻!)与在电影院观影完全不同,看完后对同一部片子的感受也是天差地别。 你进入黑暗里,与一群陌生坐在一起,感受巨大银幕上投射的光影带来的身心震颤,然后待影片结束,你再恍恍惚惚的“从黑暗中醒来”。这种“朝圣”已经消失了,别说“朝圣”,有时候连起码的“尊重”都无处可寻(如果你在中国电影院看过《刺客聂隐娘》,或许你会明白这种感觉)。

但是天道不仁慈,所以任何有头脑的人也绝不仁慈。达芬奇曾经靠在柱子上,面无表情的观看法国士兵把他的一尊骑士像当成练习射击的靶子。我又有什么好控诉埋怨的呢?

1963年的《蔑视》是关于一部关于拍电影的电影,讲述了剧作家保罗(Michel Piccoli饰)的困境。保罗为了赚钱取悦美丽的妻子卡米拉(Brigitte Bardot饰),答应为傲慢的美国制片人普罗可修(Jack Palance饰) 修改剧本,达到做成一部票房大片的目的。但导演弗里茨·朗(弗里茨·朗在片中饰演自己)却想拍一部艺术电影。卡米拉无法忍受丈夫对制片人的谄媚,心中萌生“蔑视”,这种情绪一旦产生,再无从摆脱。

电影《蔑视》海报

电影《蔑视》海报

这部电影如今无疑可以贴上“艺术”、“小众”,“文艺”诸如此类的标签,但对于当年的戈达尔确是一部有点“妥协”的电影。如保罗一样,他需要讨好制片人;如保罗一样,他有一个性感娇妻(Anna Karina);但他心里又如弗里茨·朗一样,是怀有电影梦的。《蔑视》里有一个镜头:普罗可修,保罗,弗里茨·朗一起在放映厅看观看样片。发现弗里茨没有照搬剧本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拍摄了那一段,普罗可修顿时大发雷霆,把胶片满屋子乱扔。戈达尔也遇到相同困境。

《蔑视》开片第一个镜头,出现了碧姬芭铎性感的裸露背部,这个镜头是后期加上的。制作人希望戈达尔拍摄一部商业片,所以重金聘请碧姬·芭铎这样的大明星,样片完成后发现碧姬在电影里竟然一个裸露镜头都没有,他也大发雷霆。不过戈达尔毕竟是戈达尔,“妥协”到他手里也变成了“革命”。

《蔑视》导演:让-吕克·戈达尔

《蔑视》导演:让-吕克·戈达尔

他故意生硬的在影片开头加上一段“为了裸露的裸露”。大面积的皮肤出现,但却毫无情色意味;故意让主角如背书般念出刻板机械的恋爱台词,讽刺意味立显;再加上标志性的“红白蓝”滤镜的使用 ——戈达尔让这个被迫加上的开头变成影片的一大亮点。对爱情片题材的“妥协”最终变成对其的“解构”。男女主角的机械台词成为戈达尔的另一标志, 在1973年的《一切安好》里由间方达和伊夫·蒙当(也是当年的大明星)重复使用(《一切安好》对电影以及拍电影的解构就更彻底,这里按下不表,有机会另启文详叙)。

电影《一切安好》剧照

电影《一切安好》剧照

台词如下:

女:你看到镜子里我的脚了吗?

男:看到了。

女:我的脚好看吗?

男:好看。

女:脚踝呢, 你也喜爱我的脚踝吗?

男:是的。

女:你也喜欢我的膝盖吗?

男:是的,我很喜欢你的膝盖。

女:我的大腿呢?

男:也喜欢。

女:你看到镜子里我的后背了吗?

男:看到了。

女:你觉得我的屁股好看吗?

男:很好看。

女:那我的胸呢?你喜爱我的胸吗?

男:我非常喜欢。

女:你是更喜欢我的胸,还是更喜欢我的乳头?

男:不知道,我都一样喜欢。

女:那我的脸呢?

男:也喜欢。

女:整张脸都爱吗?嘴巴,眼睛,鼻子,耳朵……

男:是的,整张脸。

女:这么说来,你是完全的爱我了。

男:是的。我完全的,温柔的,悲剧般的爱你。

女:我也是。

戈达尔作势拍“爱情片”,但最终解构了“爱情类型片”。他借由碧姬巴铎的美背,配合台词对身体各部位的一一清点,嘲讽了电影产业对裸露的商业开发。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一切还处理得丝毫不让人觉得讨厌,也不装腔作势。在Georges Delerue梦境般的背景音乐下,这一部分完美的与电影其他部分融合在一起,还与后来男女主角的分裂形成对比,更添讽刺。“蔑视”是卡米拉对谄媚丈夫的蔑视,更是戈达尔对制片人的公然“蔑视”,对电影产业的弊病的“蔑视”。

电影《蔑视》剧照

电影《蔑视》剧照

《蔑视》1963年上映,同年发行的,还有费里尼的《八部半》。巧的是,这也是一部“关于拍电影的电影”,也是一部大师之作,之后被无数电影或者其他艺术反复“借鉴”、“致敬”(比如《低俗小说》里的跳舞镜头,《大鱼》的最后一幕,《成为约翰·马尔科维奇》的整体设定,R.E. M.的《everybody hurts》mv…),用现在的话来说,费里尼的《八部半》已经“封神”。

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我有幸在纽约独立电影院(IFC)看了一次《八部半》,那是一个周五的早晨,影厅里观众寥寥无几,大部分都是老人。看完电影后,我听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在说:“五十几年前我也是在纽约看的《八部半》的首映,Fellini也在场。”那瞬间,我深深感受到一个时代的结束,还意识到我从一开始就与那个时代失之交臂了。对当代,我无从埋怨,我明白人属于其所处的时代,事实如此。

电影《八部半》剧照

电影《八部半》剧照

今年二月份的时候,我又有幸在MacRobert 艺术中心看了戈达尔的《蔑视》,情形一样,四五个观众几乎都是老人。我想象这两部电影在1963年首映的时候:炙手可热的导演新片上映,群星云集,众人蜂拥而至。看完后,有的恨的要命,使劲浑身解数口诛笔伐;有的大为赞叹,声称看到新的革命;有的人迷茫,更多的人目瞪口呆。那是一群年轻人和新电影的故事。如今大家满口的戈达尔费里尼,但是那些轻浮的赞美或者批判,有多少是真心,有多少是为了装点门面,让人知道自己是“看过戈达尔”的人。

2015年有部佳片叫做《年轻气盛》,出自意大利导演索伦蒂诺。我在不同国家不同电影院把这部电影看了好几遍,片子本身可能并不是大师级别的神作,但是观影体验很好,很像一场华美却不庸俗的梦境,所以我总忍不住一直看。这也是一部“讲拍电影的电影”。看过几次后,影片最初冲击我的视听盛宴,还有台词里富有哲理的自嘲幽默都渐渐淡化,最后只看到满脸皱纹的简方达大声嚎叫:“电影已经死了。”那座“马里昂巴德”式压抑的大酒店,就像是电影的坟墓,垂垂老矣的导演明白属于他的时代已经过去,所以从楼上纵身一跃,将自己作了时代的陪葬,就像跟随命运,与巨轮一起沉没的船长。

电影《年轻气盛》剧照

电影《年轻气盛》剧照

我懂得“天道不仁慈”,也不停的在心中重复默念,仿佛是最后的救命咒语,但还是没能忍住眼泪。今天的“拍电影的电影”让人怀念昨天的“拍电影的电影”;那时候戈达尔还可以公开挑衅产业,将电影名字直接叫做“蔑视”,费里尼还在《八部半》里纠结创作电影本身的各种瓶颈,这些电影都是充满朝气的。而名为《年轻气盛》的电影却勾勒出了一副黄昏景象,美则没矣,却是满眼的无可奈何了。

2016年影评人周评审团揭晓:回望2011一代

 

编译 | Stevie(武汉)
编辑 | Peter Cat(巴黎)

2011年戛纳影评人周50周年海报,致敬了王家卫处女作《旺角卡门》。王家卫即是从戛纳影评人周第一次进入世界影坛视野。

2011年戛纳影评人周50周年海报,致敬了王家卫处女作《旺角卡门》。王家卫即是从戛纳影评人周第一次进入世界影坛视野。

今年第55届影评人周将要庆祝本单元在过去的五年中发掘的出色影人们。五年前,也就是2011年,是这个戛纳中历史最久的平行单元的50周年。本次50+5影评人周的评委团十分出色,由5位举足轻重的电影人组成,而他们都在过去的五年中在影评人周上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或第二部长片。

评委团主席为法国导演和演员薇拉莉·邓泽里。她的自传体电影《命运的宣战》作为第50届影评人周的开幕影片,迷得观众们神魂颠倒。邓泽里的影像十分私人化,迸发出一种独特的迷幻感。她还拍摄了《手拉手》,瓦莱丽·勒梅西埃主演,精彩纷呈;接着凭借雄心勃勃的《玛格丽特和朱利安》在去年重回戛纳的主竞赛单元。

作为近年来创作力旺盛电影新星薇拉莉·邓泽里去年以《玛格丽特与朱利安》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但惨遭口碑滑铁卢

评委团中还有导演艾丽斯·威诺古尔,她凭借《奥古斯丁》入围2011年的影评人周,接着凭借《马里兰庄园》进入一种关注单元,最近又凭借《野马》获得了恺撒奖最佳原创剧本;导演那达·夫拉匹,他的长片《教师》于2014年入围影评人周,并获得了影评人高度称赞为以色列的代表作品之一;导演大卫·罗伯特·米切尔,他的电影《它在身后》入选2014年的影评人周,随后成为新一代影迷的邪典之作,以及导演圣地亚哥·迈特,2015年凭借电影《帮派》获得Nespresso大奖,是新一代阿根廷电影中最震撼的影片之一。

戛纳名词小解释:影评人周

戛纳电影节平行单元,由法国影评人协会组织,主旨在于发现年轻的天才电影人,只接收导演处女作或第二部作品。包括7部竞赛长片,也有短片和特别展映单元。王家卫、贝托鲁奇、肯·洛奇、雅克·奥迪亚、波洛尼都从这里登陆世界影坛。

如何从戛纳开启电影职业生涯?从河濑直美聊起……

文 | Lucy Wang (巴黎)

法国时间昨日下午,戛纳公布了2016年第69届戛纳电影节电影基石单元和短片单元的评委会主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有戛纳亲女儿之称日本女导演河濑直美将亲自披挂上阵,令人发指的连续四年高调出现在五月的滨海大道。

之所以称河濑阿姨是戛纳亲女儿,翻一翻她的从影履历就知道。从1997年处女作长片《萌之朱雀》入围戛纳平行单元导演双周并勇夺最佳处女作金摄影机奖(27岁,最年轻金摄影机奖)开始,河濑直美仅有的六部长片全部在戛纳世界首映,四部入围主竞赛单元,其中2007年的《殡之森》甚至勇夺了评委会大奖,即使是去年被打入一种关注单元的《澄沙之味》仍然享受了一种关注开幕片红毯的高规格待遇。2013年,她还荣登斯皮尔伯格领衔、李安坐镇的戛纳主竞赛单元评委之列,江湖传闻她为好基友贾樟柯的《天注定》摘下最佳编剧奖立下了汗马功劳。

长期关注欧洲电影节的影迷都深谙各大电影节的选片政治,一个电影节要想雄霸四方、长年保持其生机,就必须保证优秀作品源源不断涌来,于是一场争夺优秀电影作者、不断发现(乃至缔造)天才电影青年的造星运动就在所难免。这是一个电影节和电影人之间颇有默契的互动,电影节挑选和包装作者导演,作者导演则以其长年对一个电影节忠诚度来反哺当年的提携之恩。所谓的戛纳嫡系就是这一互动过程的产物,这些握有特权的作者导演群,从戛纳获得国际声名,并不断给戛纳带来新的作品,以此改写了电影史,也成就了戛纳电影节一家独大的特殊历史地位。河濑直美则可以说是这种嫡系政治的极致代表。

p2220827015.jpg

但像河濑直美这样的幸运儿究竟是少数,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一样在拥有不凡电影创造力的同时还自带各种卖点,且不说是她是稀缺的年轻、亚裔、女性导演,就是那个被父母抛弃而由外婆抚养长大的励志成长史就让人不经联想起特吕弗的身世,更何况她的电影主题总是不遗余力在弘扬(贩卖)无人不爱的日本传统文化以及神秘的东方形而上学。如此独一无二的身世背景和创作策略,最终缔造了这个不可复制的特例。

对于那些没有悲惨身世作为卖点,也不想投机取巧贩卖政治和异国情调的年轻电影创作者,想要一步一个脚印登上艺术电影的最高舞台戛纳,就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和才华了。幸好戛纳也给这些年轻的电影人提供了一整套爬升的体系:

绝大多数年轻电影人都缺乏资金和资源,不可能像加拿大新星多兰那样一上手就是长片处女作,于是短片就成为年轻导演展现自身潜力最好的舞台。

戛纳电影节官方有两个短片单元和扶植未来电影人的电影基石单元: 

Cannes Court Métrage
短片竞赛单元

相比于其他电影节的短片竞赛单元,同样争夺金棕榈(短片)的戛纳短片竞赛单元迷你地有些反常。

入围这一单元的电影必须在20分钟以内,一般只有8-10部,竞争相当惨烈。从笔者观摩经验来看,这一单元的作品经常出自非常有经验短片电影人,学生反而较少(尤其是在戛纳推出电影基石单元之后)。仅从影片质量上看,制片成本似乎也相当不菲,在戛纳媒体中心,这些短片制片方时常也会印刷精美宣传品,就像宣传一部长片那样奢侈宣传一部短片。

由于这一单元历史悠久,尽管绝大多数短片获奖者日后都没能成为一流的艺术片导演,甚至连长片都没有拍过。但我们依然能从这份长长的获奖者名单里找到日后金棕榈得主、戛纳评委会主席新西兰女导演简•坎皮恩1986年的短片金棕榈作品《果皮》。另一个在这一单元中展露头脚并成功制作长片的是新加坡导演陈哲艺,2007年他在贾樟柯领衔的评委会中获得最佳短片提及,日后他的导演处女作《爸妈不在家》出现在2013年戛纳平行单元导演双周中,并斩获最佳处女作金摄影机奖,还拿下了那年台湾金马电影节的最佳影片。

Short Film Corner
短片角

尽管坊间经常有人吐槽这一单元的存在让戛纳名声缩水不少,但毋庸置疑的是,这的确是戛纳官方设立在电影市场的短片展映环节。

进入这一单元的电影人可以获得两张戛纳电影节证件,得以进入这一艺术电影行业的顶尖峰会。虽然,入围这一单元的影片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并不能说明任何艺术上的品质,但短片角存在,的确为那些希望以业内身份亲历戛纳的电影人提供了一个便捷的途径。

无论你是想去戛纳看片感受电影节气氛,还是想借机碰碰运气认识一些志同道合电影人或者宣传下自己的短片,短片角确实都是戛纳官方设立的一个有些商业性质的通道。当然,不要对这一单元报以太大期望,绝大多数时候,它无法真正改变你的电影生涯,但一定能让你见识下世界电影的巅峰。不过,一定不要忘记,注册费也许不是很贵,电影节期间戛纳食宿不仅不便宜,而且不好找。

Cinéfondation
电影基石单元

电影基石单元创立于1998年,由戛纳元勋老主席吉尔•雅各布一手操办,是戛纳电影节在全球范围内发现电影新星,扶植戛纳嫡系的电影人养成计划。严格说,这一单元分为三个板块,除却短片竞赛(La Sélection),还有一个巴黎驻地写作计划(La Résidence),帮助年轻电影人发展剧本;以及一个工作坊(L'Atelier),帮助电影人募集资金。今天只介绍短片竞赛,后两个我们会在日后推送中慢慢介绍。

电影基石短片单元,每年会挑选15-20部左右的短片,与短片竞赛单元非常不同,这一单元电影首先必须由全球各地电影学院(对于学校限定,非常模糊,具体情况具体讨论)推送,也就是说参赛者必须是电影学校学生,当然如果你参与的仅仅是一些电影学校的短期工坊(或者培训班),也是符合入围条件的(去年第一名就来自AFI女性电影工坊)。其次,这一单元影片的时长非常宽松,一个小时以内的作品都可以报名参赛(包括动画片,纪录片则不被考虑)。最后,这一单元总共将评出一、二、三等奖,一等奖15000欧元,二等奖11250欧元,三等奖7500欧元。

事实上,戛纳官方是如此重视这一单元,以至于奖金根本不是重点,因为电影基石单元第一名有一项特权,即第一名获奖者的长片处女作可以保送戛纳电影节,虽然具体入围什么单元要根据长片处女作的质量决定,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拍片就能确定入围戛纳的,除了几个世界级大师导演,也就只有电影基石单元第一名可以做到了吧。几乎就是大写的“快来成为戛纳嫡系!”

当然,虽然表面上只有第一名才有这一特权,但能入围电影基石,在某种程度上都已经获得了戛纳的垂青,戛纳将会像对待那些国际级大导演的方式来礼遇这些潜在的未来新星。所有入围者都会完整参与整个电影节,戛纳电影宫会为参赛者安排单独交流和休息空间,会带你上红地毯,带你看电影,带你看颁奖典礼,带你去获奖晚宴,换言之,你可以近距离接触世界电影工业的所有高端人士,剩下来的是就看你如何耍嘴皮子,如何卖萌了(所以,英语一定要学好,法语就不指望你会了),如何送房卡了 = 。= 总的来说,入围这一单元的选手,可以积极和戛纳官方保持良好的友谊,等到你有长片作品时,电影基石背景一定会让戛纳更优先考虑你的作品。

比如大家熟悉的今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获奖作品《长江图》导演杨超,就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戛纳嫡系。他在北京电影学院短片《待避》(2001年)就获得了电影基石三等奖,虽然没有获得第一名特权,但他三年之后长片处女作《旅程》质量不俗,大摇大摆进了戛纳一种关注单元,还摘下了最佳处女作金摄影机提及,可以说是拥有了与河濑直美阿姨同样的完美戛纳履历。不过之后……《长江图》宏图巨制显然把杨超拉进了一个坑,虽然《长江图》进入了戛纳电影基石工作坊,但由于制作上一再耽搁,使其没能延续之前辉煌,这一时期他接拍了几个主旋律的国产电影,从豆瓣评价来看,似乎比较糟糕。好在《长江图》又把他带回来了,鉴于杨超的戛纳背景和这个片有电影基石加持,我们可以大胆断言,这个片去年最初一定是送过戛纳的,但可能因为各种制作原因并没有能赶上,所以才会转投今年柏林。

既然说了那么多电影基石好话,也反过来说明这个单元竞争会异常激烈。官方公布数据是每年会有超过1600部短片选送,所以,如果不是真的非常出色短片,入围确实不易。当然,中国电影人一直和电影基石单元有着良好的互动,除了之前说的杨超,大家熟悉在侯孝贤《红气球之旅》演员宋方也曾在这个单元获得过第二名。

说了这么多电影节八卦和捷径,最后还是想说,虽然电影行业和任何行业一样充满了公关和潜规则,但最后终究是凭实力说话的,毕竟在电影人眼里,大家作品孰高孰低,都是显而易见的。只有做出好的作品才有公关余地,否则一切皆是枉然。

顺带着提醒我们的读者,除了戛纳官方单元三个短片项目,两个平行单元导演双周(Quinzaine des Réalisateurs)与影评人周(Semaine de la Critique)也都有各自短片单元,而且以笔者观察,质量毫不逊色于官方,也涌现了大量优秀的电影人,所以如果你准备把自己短片带到戛纳,一定不要忘记这两个单元也要投,具体情况,笔者准备改日开文章再谈了,请大家留意小行星事务所和深焦日后的推送。

在艺术电影的权力中心——戛纳,他挑选电影

编者按:

很遗憾,相信艺术出自天才,只能说你被德国浪漫派哲学家一厢情愿的灼热情感所欺骗了。艺术自古就是金钱和政治的产物,艺术史更加是;而电影成本巨大,经济和政治因素也就更明显。而戛纳是艺术电影权力的金字塔尖,自然也是意识形态和资本市场角逐的巅峰。戛纳选片政治,几乎足以写10本专著,这篇译文只是这个权力中心的男人信口开河、冠冕堂皇的一些只言片语,聪明的人能总能看见更多。但无论如何,去年戛纳,老主席雅各布退休的第一年,我们很失望,也很想念他。

 

"预测是给好赌之徒玩儿的,跟戛纳选片人无关"——专访戛纳选片总监福茂

文 | Aurélien Ferenczi
译 | 陀螺凡达可 微博 @torovandarko
编辑 | 梁珊

2015年第68届戛纳电影节还有不到两周就将拉开帷幕,所有单元的93部影片都已宣布完毕。戛纳电影节的"选片人",艺术总监福茂,在这篇专访中详解选片过程,挑选某些影片的原因,以及在戛纳电影节来临之前法国电影业的躁动与不安。

蒂埃里·福茂(Thierry Frémaux),1960年5月29日生于法国里昂,法国影评人、电影活动家,卢米埃尔电影博物馆创建人,2001年起任[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选片委员会主席。

蒂埃里·福茂(Thierry Frémaux),1960年5月29日生于法国里昂,法国影评人、电影活动家,卢米埃尔电影博物馆创建人,2001年起任[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选片委员会主席。

Q:为什么官方片单总是分成几批宣布?

蒂埃里·福茂:我们只分成了两批,这也是以前就发生过的。或许明年就不会了。从没有硬性规定要分批宣布,最重要的是事件本身,而不是对事件的宣布。电影节两周后就开幕了,目前看起来会很棒。

 

Q:我们都心知肚明,其实在官方发布会之前你们就已经看过了某些后来才添加进官方片单的影片,为何要给大家这种"后补"的感觉?

蒂埃里·福茂:并不完全是这样的。大多数后来添加补上的影片都是在4月16日官方片单发布会之后才看的。我们已经进入了数字化时代,我们收到电影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比如尼克乐的《爱之谷》就是我们看的最后一部法国电影。我和我的同事都允许这些影片的"迟到",因为我们希望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们也有足够的时间看片,这是很必要的。至于这种"后补"的感觉,就像你说的,时间会遗忘。谁还记得《铁人》是在1981年戛纳电影节开幕后才完成的?以及《墙壁之间》就是"后补添加"进2008年主竞赛的?这两部后来都获得了金棕榈,我也祝今年后补添加的这些电影好运。

 

Q:那这些特例是哪些?

蒂埃里·福茂:加斯帕诺的《爱恋》。我们是在4月20日看的,那已经是片单发布会的五天之后了。他在之前就跟我说过肯定会迟到。4月21日我们还看了哥伦比亚电影《代号玛利亚》以及埃塞俄比亚电影《羊羔》,这两部后来都添加进了官方片单。我们当时也一直在等河濑直美和阿彼察邦的回复,因为我们邀请他们参选一种关注单元,盖迪吉昂也是,我们邀请他参展特别展映单元。他们要求多一点时间考虑,我们也同意了。后来他们都确认参选了。这可是当今全球最重大的电影节,没人会想要作仓促决定。

 

Q:但我们还是会猜想这些影片是被拒之后,"二审"才通过的。

蒂埃里·福茂:一般来说我们第一次看到这些影片时就已经被说服了。如果有"二审",大多都是因为跟影片有关系的那些人不断强求。我很少改变意见和决定,但我必须得像外交官那样处事圆滑。而且还得很有礼貌。当被要求"二审"时,我们都会重看,或者让其他人看,以确认我们的判断。这是很复杂棘手的工作也需要精巧得体的方式来处理。

最近一次因"被拒"而撕破脸的是杜蒙。去年我们没要他的迷你剧《小孩子》,他先是肢体上和我发生冲突,之后一有机会就会攻击我。当时他的制片人并没有给我看完整的全片,所以最后我们把这部剧从官方片单上划除了。杜蒙骂我腐败堕落,并给新任主席Pierre Lescure打电话暗示说最好把我开除。

《小孩子》,导演布鲁诺·杜蒙。2014年《电影手册》2014十佳第一名

《小孩子》,导演布鲁诺·杜蒙。2014年《电影手册》2014十佳第一名

Q:戈麦斯,加瑞尔,德斯普利钦。预测都说他们肯定能入选官方片单,为何最后没有?

蒂埃里·福茂:没有原因。这些预测都是给好赌之徒玩儿的,跟戛纳选片人无关。好赌之徒"谈论"这些电影,而选片人"看"这些电影。今年的预测都还挺失败的。各大媒体发布的那些预测越来越丰富,但也越来越不准确。谁预测到了贝克特的《昂首挺胸》会是开幕片?谁猜到了一种关注单元大多都是没名气的导演?或者主竞赛里的这些新面孔?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片单是在几个星期的放映看片过程中逐渐形成的。

 

Q:那请允许我再问一遍:为何戈麦斯,加瑞尔,德斯普利钦没有入选?

蒂埃里·福茂:今年德斯普利钦,加瑞尔和布塞的发行商们都选择在戛纳电影节期间在法国公映他们的新作《青春的三段回忆》《女人的阴影》以及《市场法律》,他们赌的就是这些影片铁定能入选,就算不是主竞赛也能在其它单元。这三部电影我都很喜欢,选片委员会中的每一个人也都很喜欢。

加瑞尔《女人的阴影》的制片人跟我说导演双周邀请他们去开幕,我建议他接受,因为那是一个很不错的位置,而我又无法保证这片能入选主竞赛,毕竟今年法国电影特别强势。我再次强调,除了开幕片和闭幕片,只要送来的法国电影还没看完,我们都不会给任何答复。

 

Q:为何有这个限制?

蒂埃里·福茂:这是我很尊重的规则,是为了公正平等对待每一部电影,不管是一月份就完成了的电影,还是赶在最后一分钟才完成的电影。每年主竞赛四部法国片(今年有五部),如果我们边看边选,那不到两个月就选够四部了,那些还在剪辑室赶时间的导演就没机会了。就像今年欧迪亚的《流浪的迪潘》,在发布会前一晚才送来。这个限制,以及其它限制,都是官方单元必须遵守的。导演双周和影评人周则相对来说自由得多。

 

Q:所以导演双周把加瑞尔抢过去了?

蒂埃里·福茂:话不能这样说。导演双周在我们宣布之后才宣布,对于法国电影,他们想干嘛就干嘛。而今年法国电影又那么强势,他们也有更多选择。威尼斯电影节的选片人Alberto Barbera也不会因为法国导演都更想来戛纳电影节而不是威尼斯电影节而生我气,加瑞尔之前也入选过威尼斯。我们已经决定了《昂首挺胸》为开幕片,那么一种关注单元开幕片就不能再选法国电影了,所以对于加瑞尔《女人的阴影》来说,导演双周开幕片显然是更好更合理的选择,我也祝他好运。

 

Q:那《青春的三段回忆》呢?

蒂埃里·福茂:这是一个伟大导演的佳作,使德斯普利钦继续身处法国电影之巅。这部片一直在我们的片单上,但革新主竞赛的想法越来越清晰,可行度也越来越高。德斯普利钦几乎每部片都来了戛纳,我们越来越觉得不能总选同样的导演,也越来越觉得革新的必要性。在预估了风险后,我们选择了革新:贝克特,邓泽里,尼克乐和麦温。一种关注单元也有威诺古尔在入选影评人周后的第二部长片《马里兰》,以及Laurent Larivière的处女作。还有从未来过戛纳的本谢区特入选特别展映单元。

我还想要说的是得斯普利钦非常理解和尊重我们的决定,他表现得很得体。而那些抱怨德斯普利钦没入选官方片单的人,是对导演双周,对这部电影,以及对这个导演极其的不尊重。应该为能入选戛纳电影节而开心,不管是官方单元,还是平行单元。

《青春的三段回忆》剧照,导演阿诺·德斯普里钦。

《青春的三段回忆》剧照,导演阿诺·德斯普里钦。

Q:您似乎邀请了戈麦斯的三部曲《一千零一夜》去一种关注单元,但最终他选择了导演双周,这对官方片单来说是一个损失吧?

蒂埃里·福茂:并不是这样的。我们没想邀请这部片进主竞赛。制片人们坚持想要这片进,给我写了很多邮件。在我回复他们的同时,他们接受了导演双周的邀请。在得到确认的回复之前,一些制片人们会把影片给其它平行单元的选片人看,以防万一。对于那些"非戛纳莫属"的电影来说,这些平行单元也是很好的选择。在出色的《禁忌》之后,戈麦斯成了那种被一小群影迷极度推崇,以至于还没看到片就捧之为杰作的导演。反过来也同样可笑。这对导演来说也是件坏事。他的这些谄媚者已经准备好了,而电影本身尽管不完美,不过也是一部优秀的电影。

 

Q:在《环球银幕》的采访中,导演双周的总监Edouard Waintrop说他对于德斯普利钦没能入选其它单元,包括戛纳电影节的官方单元,感到非常的"不可理解"。我们可以把这解读为对官方选片的攻击...

蒂埃里·福茂:不是攻击,只是说错了话。Waintrop有权认为《青春的三段回忆》是德斯普利钦最好的作品,但我不认为他是在评价我们的决定。导演双周的现实和象征地位都非常复杂。建于1969年以对抗官方选片,导演双周能够自力更生,电影节也对其有资助。实际上对于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从来都展现出一种双重性。这也体现在导演双周总监的DNA中,他们让自己成为消息搜寻传播者,并照顾那一小撮影迷。

他们的媒体发布总是搞得像马赛渔夫那样夸张。曾经为了庆祝被主竞赛拒绝的《泰特罗》入选了导演双周,他们说那是科波拉最好的电影。难道比科波拉的两部金棕榈之作《窃听大阴谋》和《现代启示录》还要好?比《教父》三部曲还要好?时间即是答案,但这招的确对一些影迷有效。

 

Q:我还以为官方和平行单元之间"停战"了呢。"战争"再次打响了吗?

蒂埃里·福茂:并没有战争。戛纳电影节在全球的知名度和声誉增加了平行单元的曝光率,这也是意料之中,毕竟从广义上来看都属于戛纳电影节。我必须要强调的是这些平行单元都办的非常好。就像我刚说的,有些电影最好还是在戛纳首映,而不是其它电影节,这才是对我们最重要的。

如果说影评人周也有他们自己的限制,只能选处女作或者第二部作品,那么导演双周则更加自由。他们会邀请那些具有实力和潜力的电影人。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种关注单元才会越来越关注并发掘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新导演。我们都在为世界电影服务,而在戛纳,我必须尽可能的监守选片的平衡。

 

Q:您是如何度过选片发布会之前的那个狂热时期,所有人都在焦虑等候,还有各种预测游戏,以及满天飞的谣言?

蒂埃里·福茂:我还挺喜欢的,这是一个很好的传统,当自己被关在放映室中时,这些预测谣言让我感觉不那么孤独。狂热我们也有,但更现实:与制片人商谈,看片,衡量我们的选择,谈判,等等。谣言经常就只是谣言而已。我们也有我们的焦虑:在选片发布会的一个月前我们只选定了不足四分之一的影片,连开幕片闭幕片都没有。很多电影总是在最后时刻才送来,这对他们来说也不是好事。在这种这种情况下我们得加倍努力,很少有休息时间。同时还有其它一大堆事:组织评委会,参加安保工作会议,与合作方广告商洽谈等等。

 

Q:演员们会给您打电话以确保自己的影片入选吗?

蒂埃里·福茂:在最终结果揭晓之前,几乎从未有过。卢米埃尔120周年展的前一晚,3月26日,我还跟于佩尔吃过饭,她只字未提她的影片。结果她有三部影片入选了戛纳。她还很震惊今年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电影节要对她致敬。德帕迪约在发布会当天早上7点还从布达佩斯给我打电话跟我说那边的天气,同样只字未提尼克乐的《爱之谷》。他在那部片中棒极了。有人为科学献身,而他为电影献身。布塞《市场法律》的主演文森特林顿在发布会后的第二天给我打电话,他的喜悦和慷慨让我很开心,因为我刚刚拒绝了那么多影片,造成了那么多人的伤心和失望。正在塔伦蒂诺新片片场的蒂姆罗斯给我发了短信,表示自己有多开心米歇尔弗兰克的《慢性》入选了主竞赛。正是罗斯担任一种关注单元评委主席时给了弗兰克大奖。

 

Q:主竞赛有五部法国电影,非竞赛有六部,一种关注有两部,将近四分之一的官方选片都是法国片,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蒂埃里·福茂:你再算算看,这需要说清楚。《小王子》是由美国导演马克奥斯本执导,就算我们从不指明电影国籍,但最重要的始终应该是导演国籍,毕竟如今国际合拍片越来越多且越来越难以定义电影的国籍。哈内克的《爱》看似法国电影,却是代表奥地利角逐奥斯卡并最终夺得最佳外语片。

不能把非竞赛展映和特别展映弄混淆了。非竞赛展映单元根本没有法国电影,除非你让伍迪艾伦加入法国籍,我们都太爱他了。将在戛纳电影宫最大放映厅放映的法国电影只有六七部:开幕片一部,主竞赛五部,一种关注单元去年三部,今年只有两部,特别展映单元还有两部。所以,的确很多,就如我们说过的,但主竞赛单元也有三部意大利电影,曾经主竞赛也出现过五部美国电影。

福茂与罗曼·波兰斯基。

福茂与罗曼·波兰斯基。

Q:这是法国电影正在转型的表现吗?法国电影改变了其运作机制还是它们越来越成功了?

蒂埃里·福茂:更多的是持续性,而不是转型。法国电影的系统和制度是我们为之骄傲的。现在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正在失去东欧和拉丁美洲部分地区的影响,以及好莱坞如何因艺术观念问题而没法成为作者电影的避难所。

年轻的美国制片人Megan Ellison既是百万富翁的继承人更是一个如同你我一样的不折不扣的迷影人,她坚定的维护着好莱坞的一些创作。那些伟大的美国作者导演如今都指望着她,而他们大多数都会来戛纳。今年则是凡桑特和海因斯。

 

Q:一个导演获得金棕榈大奖后的第一部作品入选了戛纳电影节却没进主竞赛,而是进了一种关注单元(泰国导演阿彼察邦获得金棕榈后的新作《爱在孔敬》入选了一种关注单元),这似乎是电影节史上首次,为什么?

蒂埃里·福茂:戈达尔也进过一种关注单元,之后又回到了主竞赛。我们试图把电影安排在电影节中最适合它们的位置上。例如今年一种关注单元的开幕片,河濑直美继续关注日本社会的杰作《橙沙之味》。官方单元是一个整体,每年我们却只关注主竞赛,这让我很沮丧。

我的确想跟你谈谈阿彼察邦这部片,但只有在你看了之后才行。这其实也是一个遗憾:你刚刚提到的狂热时期,其实在戛纳电影节结束后直到六月,同样也是一个狂热时期,那时我们已看完所有电影,将会回看四月时你我说过的傻话做出的愚蠢判断。网络上有太多的不靠谱,尤其是推特。很遗憾一些真正的电影从业者也相信这些谣言。

 

Q:在想到戛纳电影节新面孔时,感觉选择法国新面孔会更容易。为什么?是因为法国电影人的名声在外吗?

蒂埃里·福茂:为了尊重他们,我从不在我们拒绝的导演背后谈论他们。有时我又太想说了因为有些电影真的很棒。所以我选择沉默。但我们的确拒绝了很多有潜力甚至公认的优秀导演的作品,其中有一些今年首次入选了主竞赛:维伦•纽瓦,米歇尔•弗兰克,兰斯•莫斯,以及处女作就入选主竞赛的匈牙利年轻导演Laszlo Nemes。而法国,跟意大利一样,有很多优秀作品,只能说是巧合,当那些国际大师都没有出现,想要为当今世界上最具名望的电影节凑够20部主竞赛电影就更困难了。如果你除去100米短跑世界冠军,你还有八个选手,只是跑的慢点。但是戛纳电影节不一样。

 

Q:今年一种关注单元没有美国电影,按照以往惯例都会有圣丹斯电影节的获奖作。甚至从官方单元整体来看,今年美国电影都很少。为什么?

蒂埃里·福茂:今年恰好就这样,至少得四五年才能得出一个相对合理的分析。年轻的美国导演大多都会去圣丹斯电影节,但我也经常犹豫要不要选他们的电影,因为我们始终还是更倾向于能在戛纳全球首映,或者比美国电影更加难以生存的其它国家的电影。而今年一月的圣丹斯电影节恰恰被指是小年。

 

Q:有没有美国电影是你想选,但被制片方阻止的?

蒂埃里·福茂:没有。所有拍完了的都送来给我们看了。我能给你一个正在拍片的美国导演的名单,非常多!我很期待西恩潘的新作,但他一月时就跟我说了不可能赶得上因为还得补拍。还有塔伦蒂诺,佩恩,斯科塞斯,等等,都还在拍。

 

Q:那尼克尔斯,凯瑞福永还有马力克的新片送来给你们看了吗?您有没有感觉到制片方对是否来戛纳感到迟疑?

蒂埃里·福茂:我不能一部一部挨着回答你。但我完全没有感觉到今年有那个制片方是对戛纳感到迟疑的,不管是华纳,环球还是迪斯尼。像狮门那样的小制片方也是很忠实的。

 

Q:在选片发布会上,您在回答记者问题时曾说至少有三部英国电影还有可能入选。结果一部都没有。发生了什么?

蒂埃里·福茂:发布会时你面对的是来自全世界的记者,我总是会表现的很乐观。这三部都没完成,但我们应该能在今年秋天看到它们。

从戛纳开始,所有那些2016年你值得等待的电影

编者按
文 | Peter Cat(巴黎)

如果说很多时候,一个光鲜但本质平庸的戛纳评委会选不出最好的电影,而时常导致金棕榈愧对电影艺术的王冠;那么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或者说戛纳电影节则几乎代表全世界电影最高水平,不夸张的说,入围戛纳的电影几乎将囊括那一年里最好电影的一半以上(甚至更多),所以过一遍戛纳的片子,全年最好的电影也基本尽收眼底了。这也正是为什么,每年春天预测戛纳片单几乎成为了世界各地电影迷最终极的乐趣,而入围戛纳,则成了有电影艺术追求的创作者对自己最高的期许。

一年又一年,2016年第69届戛纳正好还有两个月将拉开帷幕,距离公布入围影片也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在这篇日志里,戛纳资深专家陀螺凡达可将为您盘点目前小道消息,为您第一时间梳理今年戛纳潜在选手。阅读这份戛纳情报也在另一个方面帮你确认了2016年最好的电影有那些!

在今天「深焦」推送的第二格,我们则将回顾去年戛纳选片结束之后,艺术总监福茂的专访,在那篇同样出自陀螺凡达可的译文中,您会窥见这个位于世界电影权力中心的男人亲口爆出的选片八卦,让您更加了解戛纳选片的运作流程,也不妨看看,当我们已经看过去年绝大多书戛纳电影之后,他是如何自己打脸,“糟蹋”了2015年戛纳电影节。(如果熟悉戛纳电影节,不妨先看第二格~)

在阅读接下来两篇文章前,先帮助大家简单科普下戛纳各个单元:

主竞赛单元:一般由20部左右电影组成,争夺最高荣誉金棕榈,能入选这个单元电影基本都是全世界大师级导演的新作和质量最好的艺术片,理论上是全年最好电影“集中营”。

非竞赛官方展映:5部左右,与主竞赛单元同一规格。不是好莱坞全明星阵容豪华大片,就是类似伍迪·艾伦、张艺谋这样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办法进入主竞赛的世界级大腕新片或者戛纳主委会要传达特别意图的电影。

一种关注单元:一般也由20部左右电影组成,争夺一种关注大奖,是戛纳预备队,拥有大量优秀作者导演和艺术电影未来之星。

午夜展映单元:需要在夜的伪装下,才能high起来的电影吗?去年戛纳这个单元有3部电影,包括奥斯卡最佳纪录片《艾米》和加斯帕·诺那部无聊的小黄片《LOVE》。

特别展映单元:似乎是主委会必须照顾的关系户,但放到哪个环节都有些鸡肋的电影。去年有7部,包括你们的女神纳塔莉·波曼反响平平的导演处女作《爱与黑暗的故事》。

短片竞赛:9部20分钟以内短片,争夺短片金棕榈。

电影基石短片竞赛单元:全世界电影学院学生作品中挑选出来的18部优秀作品(1小时以内),是戛纳培养嫡系的大本营,这个单元优胜者的长片处女作将保送戛纳电影节官方单元。

与以上官方单元平行,戛纳电影节期间,在卢米埃尔电影宫不远处,还有另外两个非常重要平行单元,构成了对戛纳电影节的补充,分别是:

导演双周:由法国导演协会组织,15部竞赛影片,也有短片单元和特别展映单元。很多世界级大导演都是从这里被发现,几乎已经把一种关注甩在了身后,成为一个品质非常高(甚至很多影片不逊色甚至超过主竞赛)的单元。比如去年福茂没看上的《一千零一夜》、《女人的阴影》、《青春的三段回忆》、《Fatima》(凯撒奖得主)、《蛇之拥抱》都来自这个单元。

影评人周:由法国影评人协会组织,主旨在于发现年轻的天才电影人,只接收导演处女作或第二部作品。去年包括7部长片,也有短片单元和特别展映单元。王家卫、贝托鲁奇、肯·洛奇、雅克·奥迪亚、波洛尼都从这里出发。

最后,「深焦」将一直且永远为您从法国带来有关戛纳的各种大道和小道消息,而五月无以伦比的戛纳前方报道组也将从世界电影中心发回最身临其境的报道。欢迎关注这个公众号,也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深焦DeepFocus。

还在咀嚼美国金鸡百花奖的剩菜剩饭吗?拜托,电影其实也可以让我们成为一个体面的人,即使您还没有读过陀。思。妥。耶。夫。斯。基。

69th-cannes-film-festival-banner.png

 

从戛纳开始,所有那些2016年你值得等待的电影

文 | 陀螺凡达可(巴黎)
编 | 岛。(武汉)

 

既然各大外媒都按住不发,只有零星几个外媒发布了极其不上心的预测,连张艺谋的《长城》都能写上去,所以就不等外媒的预测了,先自己来一发。

玛鲁特 / 胡莉叶塔

玛鲁特 / 胡莉叶塔

首先要猜的是开幕片。一般来说戛纳电影节开幕片要有星光熠熠的国际大明星卡司,然而去年戛纳电影节在《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昂首挺胸》之间选了后者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不过去年主竞赛评审团多多少少弥补了《昂首挺胸》缺少国际明星的缺陷。另外,开幕片的公映时间大多来说都在电影节期间,无论是本土上映还是法国上映,而新千年来不符合这个标准,也就是在电影节结束后才公映的影片只有《蓝莓之夜》《盲流感》以及《飞屋环游记》。所以我们先来看看在戛纳电影节前或期间在本土或法国上映的电影中可能被选为开幕片的电影。杜蒙的新作《玛·鲁特》在法国已经定档5月11日戛纳电影节开幕当天上映,虽然之前杜蒙和福茂撕过,但在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调解后和好了也说不一定。主要是5月11日这个档期太诡异了,如果是导演双周开幕就该是5月12日上映,当然也不排除选已经上映的法国片进主竞赛的可能性,以前也发生过。不过目前看来是《玛·鲁特》可能性最大。情况相似的是阿莫多瓦的新作《胡莉叶塔》,法国定档5月18日上映,资格够了,档期也合适,但缺少国际明星镇红毯。与此相反的是朱迪·福斯特的《金钱怪兽》,美国5月13日上映,法国从4月推迟到了6月上映,坐拥乔治·克鲁尼和茱莉亚·罗伯茨两大好莱坞巨星... 但其实感觉更适合非竞赛展映,而且片方TriStar不太想参展。原本奥利佛·斯通的《斯诺登》是热门候选,档期也在5月中旬,也早有传闻说是剑指戛纳,这样的好莱坞政治题材影片也需要电影节的曝光,但近期影片上映日期突然从5月推迟到9月16日,所以就算仍然有入选展映单元可能性,但开幕的可能就不大了。

当然去年这个时候,《昂首挺胸》是还没有公布档期的,所以目前尚未定档的影片中也有一些可能能够开幕,例如西恩·潘的《最后的模样》,库斯图里卡的《银河漫漫路》,黑泽清暂定五月上映的《底片上的女人》,马力克的《失重》或者《时间之旅》等等。

时间之旅

时间之旅

说到马力克,他的两部新片今年都要见光,就看是哪部去哪个电影节了。闪瞎眼的全明星卡司爱情片《失重》在去年底就已经完成,然而却跳过了柏林,似乎剑指戛纳,据制片人说是与之前三部很不同的马力克电影;不过今年柏林电影节市场上却是纪录片《时间之旅》率先展开销售攻势。因此到底哪一部去今年戛纳,或者都去或者都不去,仍然是个谜,福茂应该两部都看了吧。

福茂今年的选择应该非常多,特别是在柏林电影节如此冷清的情况下,如果按照导演名字来选,主竞赛单元的20部根本塞不下。好在电影节选片从来都不是选导演名字,可惜也不仅仅是选影片质量,还涉及到各种利害关系。所以这个预测就暂时不分单元,只预测可能会出现在戛纳电影节上的电影。

上面说到阿莫多瓦的新作《胡莉叶塔》,西班牙率先将于4月8日上映,法国5月18日上映。可是根据IMDB消息,在此之间影片还会在葡萄牙和墨西哥上映,如果是真的,这就违反了戛纳电影节“特许本土上映,但必须国际首映”的规则,那也就不可能参展今年戛纳电影节了。不过我查了一下葡萄牙墨西哥两地的电影网站,并没有任何关于此片的上映信息。

达内兄弟

达内兄弟

达内兄弟携比利时御用男团的《无名女孩》已经完成了,简直闭着眼睛都能进戛纳,不过在经过去年的阿彼察邦后,没有谁再敢拍胸说如果进不了主竞赛就直播吃键盘这种话。同样闭着眼进戛纳的还有雷弗恩的《霓虹恶魔》,也是年初就已经完成,定档丹麦5月26日。

霓虹恶魔

霓虹恶魔

说到《霓虹恶魔》,在今年的热门候选影片中,有四部有奇幻惊悚甚至恐怖元素的电影,一个是《霓虹恶魔》,一个是阿萨亚斯的鬼故事《私人采购员》,一个是黑泽清的鬼故事《底片上的女人》,还有一个是范霍文的《她》。四部片都有进主竞赛的资格,但显然四部都进有点不太现实,所以猜测其中某一部,特别是《霓虹恶魔》或者《她》会进午夜展映单元,其中一部进展映单元。本来我猜范霍文的《她》会进午夜展映单元,因为柏林电影节放出来的预告片看起来让人有点担心,但上周影片在巴黎举行了内部试映,反响很不错,所以还是有参加主竞赛的可能。倒是阿萨亚斯的《私人采购员》时间有点赶,去年底才进入后期,希望能赶上吧。前两天抽空读了黑泽清首部法语电影《底片上的女人》的剧本,跟《岸边之旅》相似的虚实交错的温情鬼故事,不过为了西方市场加入了犯罪和惊悚元素,更面向大众一点,只是担心那些鬼魂到了法国会不会水土不服,这似乎也决定了影片会进哪个单元。

小姐

小姐

朴赞郁的《小姐》似乎也有惊悚元素,改编自英国小说《指匠情挑》,据说尺度很大,或许正是电影节最需要的话题之作。同属亚洲战队的还有是枝裕和的新片《比海更深》。是枝裕和这速度也太快了,影片已经在日本定档5月21日上映,所以肯定会去戛纳,只是让人担心在今年如此拥挤的情况下会被降级到一种关注。同样不知命运如何的是杜琪峰致敬梅尔维尔《红圈》的新片《三人行》,定档香港6月2日上映,据说片方也想要去戛纳,所以就看能不能选上,以及进什么单元了。

爱乐之城

爱乐之城

近期举行了内部试映的《爆裂鼓手》导演达米安·沙泽勒爱情歌舞新作《爱乐之城》,据说口碑大爆,给了狮门和顶峰十足的信心将影片上映日期从7月16日移到了12月颁奖季,入选戛纳电影节的可能性也因此骤降。不过虽然《爆裂鼓手》当时入选的是导演双周,但如果影片真的有说的那么好,福茂也许能要到这片,毕竟狮门跟戛纳的关系一向不错。所以这样看来今年戛纳电影节选择乔治·米勒作评委会主席并宣称“要向类型片致敬”可能并不是空穴来风,惊悚片恐怖片歌舞片都有那么多备选。动画片也有,去年是口碑大爆的《头脑特工队》,而今年在梦工厂继续缺席的情况下皮克斯可能会再度凭借《海底总动员2》入选非竞赛展映。

全家照

全家照

再来看看金棕榈俱乐部哪些成员的新作可能会出现。罗马尼亚导演蒙吉的新作《全家照》似乎能够锁定主竞赛一席,毕竟前两次入选都拿了一堆奖。库斯图里卡的《银河漫漫路》磨了那么多年终于要现身了,首先是柏林电影节市场上国际销售商已经开始卖片,并放出了几十秒的片段,据说非常不错;接着库斯图里卡又将担任六月上海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所以尽管到了今年一月都还在补拍,但种种迹象表明影片能赶上戛纳,同样,哪个单元就说不准了。英国老将肯·洛奇跟大多数宣布要退休的导演一样,没过多久又忍不住食言了,用了一个多月就拍完了新片《我是布莱克》,主竞赛应该也没问题,毕竟这年纪这辈分还把人赶去其它单元也太狠心了吧。倒是老马丁斯科塞斯的《沉默》是个大问号,虽然片方表示很想去戛纳电影节,但影片是否能及时完成,以及最终冲奥策略是否会跳过戛纳,又或者就算要去会进哪个单元,都有太多变数。

永恒

永恒

再来看看其它导演。明星导演多兰的新作《只是世界尽头》应该是戛纳电影节最想要的影片之一,如此豪华的法国演员卡司一起走上红毯,就算影片质量平庸也值了。据说韩国导演洪尚秀有两部未命名新片在手,双重保险入选戛纳电影节。英国女导演安德里亚·阿诺德的新片《美国甜心》应该很有把握在凭借《鱼缸》拿下评审团奖的七年后再战主竞赛,销售方已经将影片分别卖给了美国和法国最具眼光和水准的独立发行商,潜台词这就是“质量够硬”,当然影迷记者们更期待的或许是男主演希亚·拉博夫是否会在戛纳红毯上演令人惊掉下巴的个人表演秀。赫尔佐格自1984年后就再没入选过戛纳主竞赛了,去年新片《沙漠女王》去了柏林效果并不理想,今年的新片《盐与火》貌似已经完成,既然没去柏林,可能会入选展映单元吧。伊朗导演法哈蒂上次入选戛纳主竞赛只拿了个影后奖,今年他重返伊朗的新片《推销员》年初才开拍,让人担心是否能赶上,但影片销售商又承诺四月就能拿到成片,这不就是冲着戛纳去的么。曾获得戛纳金摄像机处女作大奖的越南导演陈英雄磨了几年的《永恒》似乎也终于快要磨完了,影片由刚刚拿下柏林电影节银熊奖的李屏宾掌镜,坐拥梅拉尼·罗兰+奥黛丽·塔图+贝热尼丝·贝乔三大法国女星,等着看能入选哪个单元吧。贾木许在《唯爱永生》后也有新作了,由飞速蹿红的亚当司机饰演一个诗人司机的《帕特森》,不过影片被Amazon买了下来,片方是否愿意来戛纳就值得打问号了。杰夫·尼克尔斯刚在柏林电影节交出了和华纳合作的科幻片《午夜逃亡》,但他还有一部更适合戛纳的新片早就拍完进入后期了,讲述美国上世纪50年代种族问题的《爱恋》不知道能否及时完成后期赶上戛纳。《蓝色情人节》导演德里克·斯安弗朗斯的新作《大洋之间的灯光》看似不错,但更像是去多伦多电影节冲奥的电影,放在戛纳电影节似乎哪个单元都不太合适。澳大利亚导演大卫·米奇欧德的新作《战争机器》也进入了后期制作,如果能赶上或许也能代表大洋洲参战主竞赛。

保持站立

保持站立

法国战队方面,《湖畔的陌生人》横空出世之后,导演阿兰·吉罗迪显然身价上涨,新片《保持站立》剧情神秘,已经早早定档法国八月上映,能否从一种关注升级到主竞赛呢?而法国导演波尼洛的新片《夜行盛宴》在法国恐怖袭击之后可能会出现重剪的问题,之前预定的7月档期如今也暂被取消,所以能否及时赶上成了最大悬念。欧容也有部新片在手,讲诉二战的《弗兰兹》已经定档法国九月上映,但欧荣向来与柏林更亲近,目前为止只入选过两次戛纳主竞赛单元。法国女导演卡黛儿·基耶维蕾之前入选过影评人周,这次的新作《修复生命》由安妮·杜尔瓦勒+艾玛纽尔·塞尼耶+塔哈·拉希姆领衔的卡司抢眼,不知能否升级到一种关注,但入选戛纳已经是被法国记者确认的事实了。同样卡司抢眼的是之前凭借《马贩子》入选主竞赛但效果不佳的法国导演阿诺·德帕利埃的新作《孤女》,由法国两个当红阿黛尔主演,不过今年法国队竞争太激烈,除非是年度杰作否则前路堪忧。法国女导演丽贝卡·兹罗托斯基也是戛纳栽培起来的,新作《天文馆》用了娜塔莉·波特曼+路易·加瑞尔这样大胆的组合,似乎保证了至少是导演双周或一种关注。

扎马

扎马

之前福茂在巴西某个电影节上说今年戛纳电影节或许会有墨西哥和南美电影的身影,首当其冲的可能就是凭借上一部作品《赫利》拿下最佳导演奖的伊斯卡拉特的新作《野蛮地区》,已经定档墨西哥5月15日上映。同样阿根廷女导演卢奎西亚·马特尔的新片《扎马》也非常有可能入选主竞赛,这片去年就出现在不少外媒的预测片单中,结果拖到了今年,选这片可以占去“南美”“女导演”两个标签,也挺合算。智利导演帕布罗·拉雷恩今年有两部片,一部是打算冲奥的美国传记片《第一夫人》,一部是智利传记片《追捕聂鲁达》,之前在柏林是不知道听谁谣传说后者铁定会入选戛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凭借《舍间声响》享誉国际的巴西导演Kleber Mendonça Filho今年会带来新作《水瓶座》,据说会很像去年的《龙虾》,也是不少外媒看好能被戛纳电影节提拔的新面孔。

阴影之下

阴影之下

戛纳电影节经常会在圣丹斯挑选影片到一种关注,导演双周或影评人周。去年福茂说没看到好片所以没选,就看今年这些备选能不能入选了。首先是已经气势汹汹要领跑明年奥斯卡的《一个国家的诞生》,但影片被形容成“《勇敢的心》+《为奴十二载》”总感觉有点不靠谱;倒是圣丹斯另一部好评作《海边的曼彻斯特》看起来更有可能进一种关注或者导演双周。另外值得关注的是伊朗导演Babak Anvari的处女作《阴影之下》,据说是相当出色的伊朗恐怖片处女作,希望能入选影评人周,重走《它在身后》的辉煌之路吧。

雪山之家

雪山之家

肯定还有很多片没说到……比如本·维特利的《自由之火》,去年《摩天大楼》就送选了戛纳官方单元结果最后去了多伦多,到现在还没上映,新片《自由之火》已经完成,就看能不能入选戛纳了。安娜·莉莉·阿米普尔凭借《独自夜归的女孩》在美国独立电影界一炮而红,今年她的新作《劣质爱情》又是吸血鬼惊悚爱情题材,之前在推特上就暗示要去戛纳,后来又删掉推特。同样暗示要去戛纳又立马删掉推特的还有美国传记片《浴血而战》的制片人。怎么现在人都有这发了又删的坏习惯,虽然我也是其中之一,这两位究竟是在刷存在感还是太开心说漏了嘴下个月就知道了。比利时导演乔克姆·拉弗塞的上一部《白骑士》就没能去戛纳,这次的《情侣经济》应该不会错过了。罗马尼亚导演克利斯提·普优的《雪山之家》以及深田晃司的《小风琴》都已经找到了法国销售商且已经开始预售,自然而然也都是戛纳电影节的备选,尤其是被不少媒体看好升级主竞赛的普优,但根据IMDB显示《雪山之家》上个月还在拍摄中,能赶上么?韩国导演罗宏镇今年面临强劲的亚洲团队内部厮杀,不知道能否凭借新作《哭声》突围?另外葡萄牙导演若奥·佩德罗·罗德里格斯也是被不少影迷媒体看好或许能凭借新作《鸟类学》晋级主竞赛的有力候选。

吹梦巨人

吹梦巨人

最后再来说说那些能出现就是奇迹的好莱坞大牌电影们。比如斯皮尔伯格的《吹梦巨人》,似乎是个不错的展映选择;戛纳亲儿子格雷的大制作《迷失Z城》正在漫长的后期当中,可能赶不上了;李安导演实现技术突破的3D巨制《比利·林恩漫长的中场休息》更像是威尼斯开幕片,尽管这两天爆出李安将于四月份放出先导片段,如果入选非竞赛展映单元也不错呀;伊斯特伍德的《萨利机长》也是更像去多伦多电影节;伍迪·艾伦的未命名新作应该不会背靠背再度入选了吧;维伦纽瓦的科幻新作《你一生的故事》就更是可望不可及了。

 

原文载于豆瓣戛纳电影节小站,已获得作者授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