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焦 x Emmanuel Atlan来自独立电影发行公司Les Acacias:法国独立电影发行之路

 采访&整理 | 朱马查(巴黎)

发行商可能是电影工业里离得与观众最近的阵线之一从发现一部电影到上映前的宣发无不是在对观众与作者制片方双方的考量中周旋。如何从越来越过剩的电影制作中挑选出那部合适的影片是停留在一些熟面孔上不断掘金还是不懈发现新人保证市场的多样性从获得一部电影的发行权到一部电影上映中间可能会有不算短暂的等待与院线排片人日复一日的沟通联系还可能面临电影上映前夕各方的宣传、媒体的助力并不能保证票房结果发行商的工作无疑是一次次需要带上眼光、视野、使命感、耐心、策略与勇气的冒险。

Les Acacias在整个法国电影工业中可能算不上体量最大最有名的发行商但这家发行商从八十年代起就率先开始经典影片重新发行并且长期坚持为法国本土观众带去世界电影的最新动态尤其是他们与各位亚洲电影作者的长期合作王兵、洪尚秀、潘礼德、王小帅《闯入者》、许鞍华《桃姐》等),以及到现在依然在试图发掘新人的态度都让我们对他们产生了浓烈的兴趣。多方联系我们于去年八月与该公司选片人曾担任过南特三大洲电影节评审团成员的Emmanuel Atlan进行了如下访谈。

正是在南特三大洲电影节这次经历Emmanuel Atlan发现了王兵的新片并且与他相互认识从而有了《三姊妹》在法国的成功发行而这也是一段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的开始。中国乃至亚洲的电影作者们或多或少都在等待着这样一个机会让自己的电影在法国被观众发现、赏识。华语电影法国发行究竟路在何方不妨透过以下访谈窥探一二。

 

问:我们都知道Les Acacias是一家精品的发行公司。可以详细介绍一下吗?
 
Emmanuel Atlan:Acacias是在始于法国八十年代的一个独立电影发行公司,也是法国当时第一个致力于经典电影重新发行的公司,当然同时也发行当代电影。
 
我在12年加入公司,主要负责排片,也就是公司与影院之间的桥梁,给他们推荐我们买下版权的电影。我们买下电影一定时期的版权,然后给电影进行包装,从海报到预告片,然后再将其卖给影院。我们主要都只和艺术影院合作,这些电影都是原声带法语字幕的,不采用配音。这些影片的观众的文化水平能够让他们欣赏电影画面的同时观看字幕,不用借助配音。
 
Acacias是一家发行公司,但同时也有自己经营的影院,影院经营方面主要是我的同事负责的,主要是Vincennes和Max Linder影院。包括我在内,公司一共有四个人。Simon Simsi在八十年代创立了这间公司。他曾在巴黎经营者一家影院,就在rue des acacias,这就是这个名字的来历。Acacias算是最老的从事经典电影重新发行的公司之一了,尤其我们发行了很多亨利-乔治·克鲁佐的作品。
 
问:我们发现,Acacias将不少亚洲电影带到了法国进行发行。请问Acacias是如何遴选亚洲电影的?看重电影的哪些元素?
 
Emmanuel Atlan:关于亚洲电影,我们做了不少中国电影,韩国电影,还有柬埔寨的,当然了潘礼德其实算是法籍柬埔寨人,但仍然充满了柬埔寨的文化特点。为什么我们要选择他们,完全就是凭借喜好和与导演的意气相投。

 Emmanuel Atlan在南特三大洲电影节

Emmanuel Atlan在南特三大洲电影节

从我个人经验,我可以给你们讲讲关于王兵的电影发行,因为我是在Acacias内部首先提起发行他的电影的人。2012年我是南特三大洲电影节的评委之一,而《三姊妹》便在竞赛影片之列,王兵也在南特出席他的电影放映,而且他当时并没有法国发行商,准确说,他并不满意发行了他上部影片的法国发行商,所以我就联系上了他。他的这部影片以全票获得了评委会奖 (Prix du jury),而且还获得了观众奖(Prix du public),他第一次获得观众奖,也很高兴,虽然观众奖并不是什么大奖,但同时得到评委和观众的认可,或许确实说明电影触动人心。我们商定了一番,最后签订了合同,决定在2013年发行。同时我获悉,蓬皮杜电影中心的负责人,同时也是拉罗谢尔电影节的负责人Sylvie Prat预计在2014年为王兵举办一个回顾展。所以她想让我们等到那时再上映,要知道我们买下的版权是有年限的,等一年其实是一个很长的时间,通常我们买下来的电影都会尽快上映的,不过我们最后同意了延迟上映,因为如果有这样一个关于王兵的大事件,在那时上映电影可能也是一件好事。他的回顾展开始的时候,他也出席了,并且在法国停留了挺长一段时间,所以我们组织了一段时间的路演,很多场次都是满座,不论是去到中国学生很多的学院放映,还是在华人并不明显集中的马赛放映,所以电影算是很成功的。
 
电影于四月16号正式上映,巴黎有三家影院上映,可以说这部电影真正遇到了它应得的观众,并且媒体反映也很好,毕竟王兵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铁西区》上映那一年也被很多媒体选为年度佳片之一。总之,《三姊妹》取得了成功,所以我们决定继续合作下去。之后2015年的《疯爱》在发行上稍微有些困难,首先是它的题材,然后是它的时长的原因。一部三小时半的电影的排片是很棘手的,当然票房结果也不可能和《三姊妹》一样了。最近我们也发行了和他合作的第三部影片《德昂》,媒体反映很好,当然这也不是一个很轻松的题材,讲述中缅边境的移民,可能并不是一个很普世的题材,可能太沉重了,可能时长还是太长了,所以票房上还是并不理想,尤其是在我们都已经有了这么好的媒体评价的情况下。

 《三姊妹》海报

《三姊妹》海报

问:那除了王兵的电影,你们对其他如此类型的纪录片也很有兴趣?
 
Emmanuel Atlan:我们还发行过潘礼德的《杜赫:炼狱魔王》和《残缺影像》。《残缺影像》情况比较复杂,这部电影去了2013年戛纳的一种关注,还拿了奖,但是它是由法德电视台Arte资助拍摄的,所以我们必须要等个两年才能发行,两年的延迟再加上还在电视台放过了……但我们还是决定买下来,因为这部影片确实十分优秀。当然我们最后还是得到了一些补偿,因为这部电影被纳入了一些教育项目中,所以有不少年轻人去看。
 

 潘礼德《残缺影像》获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大奖

潘礼德《残缺影像》获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大奖

问:一部电影在法国发行的时候常常会更改名字,这是出于哪些考虑呢?

Emmanuel Atlan:一个电影的名字是非常有决定性的。我们作为发行商可以改名字,但是要视我们的合约而定,有时候要和导演或者制片人商量,哪怕是一部外国影片。洪尚秀的电影就是这样的。所有的题目都是他想的,有时我们试着把英文的片名直译到法语,有时直译也不行,就直接保留英文的。我们必须要征得他的同意才行。比如我们将在明年二月发行的他的下部影片《你自己和你所有》,他不想让我们改变题目,我们也很难从法语里找到和英文片名直接对应的,所以我们就直接以英文名发行,虽然在我看来,这可能在吸引力上并不是很有利。他的上一步影片《这时对那时错》我们倒是成功地改了个名字(法文片名《Un jour avec, un jour sans》——译注),我们跟他说在法语里这个名字和英文名差不多,虽然说并不完全是。这个电影最后的结果我们还挺满意的。
 
问:所以和洪尚秀的合作是怎么开始的呢?
 
Emmanuel Atlan:2010年在戛纳, 《夏夏夏》进入了一种关注,电影节期间他也一直都在,我的同事当时看了这部电影,而他当时并没有发行商发这部影片。当时我们就给他报了一个价,然后他得了那年的一种关注大奖,还有一个甘基金的“发行资助奖”(Prix de la fondation Gan),因此对发行也是很有帮助的。
 
洪尚秀最开始的三部电影是有一家叫ASC的发行公司发行的(《猪堕井的一天》、《江原道之力》、《处女心经》),然后是MK2,虽然他们现在已经不做发行了。(MK2现在已经完全不做发行了?)是,因为发行这一行风险太多,我们买一部影片可能要等六个月才能等到它真正上映,等到上映了还要等好几个月才能从影院的票房里得到钱,尤其有的电影的报价还很贵,后续要售给电视台还需要再等一年,所以是非常复杂的工作。
 
MK2发了三部洪尚秀的电影(《生活的发现》、《男人的未来是女人》、《剧场前》),但是第三部的结果并不好,所以他们就没再合作了。之后他的几部都没有特定的发行商,虽然几年之后也有被一些独立的小发行商发行(Sophie Dulac,Happiness等——译注)。后来到了《夏夏夏》才和我们开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算上《你自己和你所有》我们已经出了他的七部影片了。当然,他和伊莎贝尔·于佩尔合作的那部(《在异国》)不是我们做的,因为一旦于佩尔参与,肯定是有更大的发行商投入更多的资金的。
 
他之前不少电影都去了戛纳主竞赛,但是获得洛迦诺金豹的《这时对,那时错》却没有被戛纳选中,他们就是不喜欢。但是我们在洛迦诺获得了媒体非常棒的反映,《解放报》甚至在八月给洪尚秀做了封面,证明这完全就是一部该去戛纳的影片,不过去了洛迦诺对我们也挺好的。接下来要上的这部(《你自己和你所有》)也是这样的,戛纳没有选,不过我知道的消息是,选片的人全都非常喜欢,但就是主席不喜欢,不过也好,他最后也去了圣塞巴斯蒂安(OFF-RECORD)。

  《这时对那时错》获洛迦诺金豹奖

 《这时对那时错》获洛迦诺金豹奖

问:还拿了最佳导演奖呢……
 
Emmanuel Atlan:是啊,当然拿奖这些事,肯定对票房是有帮助的,但也不是绝对的。
 
问:所以你们发行的新片都是通过电影节发现的吗?
 
Emmanuel Atlan:大多数还是像洪尚秀和王兵这样,我们保持长期固定的合作关系,所以一般来说他们的新片默认都是我们来发……当然洪尚秀下一部又要和于佩尔一起的了,于佩尔可不是为我们准备的,所以他下一部的发行对我们来说可能比较困难。我们最近又开始了和一位新导演的合作,他是位在台湾的缅甸导演……
 
问:你们要发行赵德胤了吗?
 
Emmanuel Atlan:是的!他今年在威尼斯电影节的那部影片(《再见瓦城》)将由我们在明年四五月发行。
 
问:说到长期合作关系,你们也发行了王小帅的《闯入者》,但是他之前的片子都不是你们发行的……他之后的影片
也会是你们发行吗?
 
Emmanuel Atlan:这部影片是这样的,负责王兵的电影版权的人刚好手里也有这部影片,她给我们看过,我们觉得很好,就买下了发行权。不过我想他下一部影片是一部更大预算的制作,当遇上大制作而不是独立影片时,我们就没办法参与了,因为他们通常会以很高的价格卖出法国地区版权。我们当然希望能够发好的影片,但同时我们必须保持理智,我们并不是一间很大的公司,我们必须保证通过票房回报就能平衡买片的代价,而不是过多寄希望于之后卖给电视台等的后续收入。
 
问:那DVD的发行呢?
 
Emmanuel Atlan:DVD我们也有版权,但是我们不是DVD出版商,所以我们通常都是将这部分版权转卖出去的。王兵、洪尚秀的电影我们都有卖出DVD版权,最近我们还重新出了几部成濑巳喜男的电影。
 
问:你们公司旗下的两家电影院主要经营的是你们发行的电影吗?
 
Emmanuel Atlan:不,完全不是。Max Linder几乎都不上Acacias的电影,因为他们主要是商业电影,Vincennes偶尔也上我们的电影,但是他们不可能主要上我们的电影,不然饭都要吃不上了。我们发行的主要都是艺术作者电影,主要与一些固定的艺术独立影院合作(salle art et essai)。在法国这一点比较特殊,我们有接近千家这样的艺术独立影院。像王兵、洪尚秀的电影,我们大概发了一百到两百家影院,有的在很小的城市里的艺术独立影院,当然也有我们没什么办法进入的大城市,比较缺少艺术独立影院,比如马赛,只有一家单厅影院能够接受我们,而我们一年大概会有十二、三部电影出来,其中四部左右是新片,其他则是经典影片的重新发行。
 
问:发行经典电影和新电影过程主要有哪些不同?
 
Emmanuel Atlan:发行经典影片的话,首先当然是要找到版权所有人,最重要是要确认还有能够做拷贝的材料,有的电影已经不存在了,我们也没办法做拷贝了,很多意大利电影就是这样的。在法国我们有很好的收藏保存电影相关材料的传统,但不是所有国家都这样的,比如我们最近在做的日本电影:东宝是一家很大的电影公司了,他们有很多经典电影,但他们似乎也不是很注重保存资料,当我们想要找回当年的照片等材料来为重新发行进行视觉包装时,他们已经拿不出了,但这明明应该是他们的祖产家业,这很让人难过。
 
当然纯粹从发行来说,这两种电影的发行也没太多不同,设计新的海报,预告片等等宣发手段。现在数码化后,要做预告片也很容易了,以前的35mm胶片要做预告片的花销非常昂贵,几乎没有经典影片会去做预告片……
 
问:重新发行的经典影片还会有胶片拷贝,还是都数码化了?
 
Emmanuel Atlan:现在都数码化了,大概是在2011年末过后……对,2011年就是那个转折点。而且没有数码化的电影,应该是由版权所有人来数码化,我们作为发行商不可能为电影的修复和数码化支出,因为我们即使获得独家发行权,也只有几年年限。
 
问:政府对于电影发行的补助具体是怎么运作的呢?
 
Emmanuel Atlan:是,CNC会有一些补助,我们也一直都有受到这个补助,因为我们毕竟在这个领域做了很多工作了,当然每年还是要上报很多材料,以及我们的选片,这个补助是很有选择性的,把关也比较严。当一部法国电影发行时,一部分票房收入会自动归入这个补助基金里,所以一部法国电影比一部外国电影更好发行。还有一些其他的发行方面的补助,Canal +等也有。
 
CNC也不是国家的补助,其实是从票房里自动抽取筹款的,而且它不只是发行的补助,在院线和制片上都有。这个机制其实是很聪明,也有很多地方效仿,但它运作地一直很好,它不是政府某一个部门直接给出的资金,这样政府换届政策改变也不会对它产生什么影响。此外,还有另外针对法国电影的补助,比如如果我们一部电影卖出300 000张票,那每一张票会有1欧被抽出放进援助基金里,用以帮助下一部电影的发行。
 
问:在发行时,经典影片和新影片两者在比例上有限制吗?
 
Emmanuel Atlan:没有,完全取决于影院的排片人的决定。现在的问题是有太多的电影上映了,现在情况已经有些让人不安了,比如我们刚发行的王兵的影片(《德昂》),我们知道题材可能比较受限制,可能不会有那么好的票房,但我们知道我们能吸引到什么样的观众,结果连这一部分观众我们也没全部吸引到,尽管有很好的媒体报道在推动。有太多选择过后人们反而不知道看什么了,所以就干脆不再冒险,不再去发现新的电影、新的导演了,就去看个,比如,伍迪·艾伦什么的……就算是经典影片的重新发行,这一年来我们注意到,以前一周最多上映一两部,现在也起码有四五部了。观影人群并没有增长,但是发行影片不断增长,就分散了票房,从2012、2013年开始,我们做同样的工作,但是票房就一直在减少,可能到某个时候,我们发行商就支撑不下去了——大容量扼杀了多样性。
 
媒体也是一样的,以前可能一周有一部值得报道评价的,现在有五、六部,他们也不再做选择了,全部一起上,什么都好。

  《德昂》海报

 《德昂》海报

问:所以发行商在影院排片人那里的竞争非常大……
 
Emmanuel Atlan:是啊,太难了,我们不停发邮件,隔个一两星期就给他们打电话,又不能打太多电话去骚扰他。而且对于经典电影来说更难,我们简直就是对着一堵墙。
 
问:在巴黎,具体你们主要和哪几家影院合作的?
 
Emmanuel Atlan:Champo, reflet medicis,新片上映也会在MK2 beaubourg。偶尔我们会有一部片在UGC Les Halles,不过上映时间都太短了,一周就差不多了。
 
问: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中国电影在法国市场上是比较有潜力的?
 
Emmanuel Atlan:法国观众还是很喜欢中国电影的,在法国还是有不少中国电影的发行获得了成功,尤其是贾樟柯的电影(当然!)。
 
我们发《三姐妹》的时候,法文片名其实是《云南三姐妹》(《Les trois soeur du Yunnan》),如果我们保持原题目发行,效果并不会那么好吧……强调一下“云南”,对观众来说是一次旅行邀请,海报上也要有一些这方面的展示。
 
问:所以还是要强调“中国”这方面,用点“异国情调”?
 
Emmanuel Atlan:是,虽然我们也知道“异国情调”在王兵这里基本是没什么的,但是的确得在这些上面做一点文章。不过中国电影在法国的确一直有它的观众群的。
 
问:但是在影片的类型上......
 
Emmanuel Atlan:当然更多是作者电影,中国的商业电影可能并不能吸引到很多观众,因为如果要看商业电影,人们更倾向美国片,这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而喜欢看国外艺术片的教育层次更高的观众可能根本不去看商业片,所以有个人视角的中国作者电影更容易在这里找到观众。
 
问:那中国、韩国、日本电影相比,是否日韩的电影会更受欢迎一些?
 
Emmanuel Atlan:并不一定,老实说,一定程度上这三者对很多观众来说,都是一样的“异国情调”。最近上映的韩国影片《小姐》,海报上都是日本风情,和服什么的,这才是尽情地玩异国情调呢。

 《小姐》海报

《小姐》海报

问:但日韩电影在院线出现的频率似乎也比中国电影更高?
 
Emmanuel Atlan:日本近年也没有什么电影上,除了河濑直美、是枝裕和那几个导演意外,韩国电影,尤其是韩国的类型片的确势头很劲。当然那是另一个类型,另一个观众群了,像《釜山行》这样的电影,虽然依然是艺术片(art et essai)行列,但它可能面对的可能是一个更年轻观众群。这些电影都有很多暴力元素在里面,我们倒是也出韩国片,但我们选的大概是最不暴力的韩国导演了,洪尚秀的电影里大家吵架,喝酒就算是最极端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