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A24

美国独立电影新秀萨福迪兄弟的新作《好时光》近日登陆上影节银幕,这部在戛纳把整个深焦编辑部看嗨的电影背后是好莱坞新贵、新锐独立制作发行公司A24。2013年,从事不同领域工作的丹尼尔卡兹、大卫范克尔、约翰霍齐斯在纽约成立A24,开启追梦之旅。4年后,首部原创制作的电影《月光男孩》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大奖。事实上,自2015年颁奖季起,A24已经斩获了4座小金人。
A24有着与一般发行公司不同的选片风格,短短几年间他们发行了《皮囊之下》、《龙虾》、《机械姬》、《艾米》、《房间》、《瑞士军刀男》、《美国甜心》等艺术电影,均有着不凡的口碑。在刚结束不久的第七十届戛纳电影节上,A24 势头强劲,《好时光》与《圣鹿之死》入围主竞赛单元、《如何在派对搭讪女孩》在非竞赛展映单元大放异彩、“导演双周”单元的《弗罗里达计划》同样广受好评。
深焦记者 Cora 在上影节期间对A24公司营销公关 Nicolette Aizenberg 与国际业务主管 Sasha Loyd 进行了专访,以下为采访原文。

采访 | Cora(于上海电影节)

策划 | Stevie、Cora

整理 | Joyce. Z、盘师大仙、罗树丫、焰焰、摆、Cora

受访者 | N: Nicolette Aizenberg 营销公关,S: Sasha Lloyd 国际业务主管

 

深焦:你们感觉这届上海电影节怎么样?

N:我们其实昨天才到,但已经看到影院门口总有很多人在排队。我们公司今年在上影节有几部影片要放映,很高兴观众能在电影院看到我们的电影。

鸣涧娱乐副总裁徐寒:上影节是周日闭幕,期间还有一些其他的相关活动,像影人座谈会那种比较正式的交流(笑)。或许会比较感兴趣那种和专业电影工作者坐在一起讨论的形式。但是我想,大多数观众还是冲着看电影来的吧。

深焦:能谈谈为什么把这些影片带来上海吗?《好时光》和《梅纳什》?

N:还有《月光男孩》。

 《好时光》剧照

《好时光》剧照

S:事实上,我们看过很多遍《好时光》,在美国放映的时候我们就很激动。这次拿到在中国的发行权,我们希望中国观众也能看到这部影片,这次参加上影节也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市场。

N: 而且能让我们更好地了解观众,看看观众对《好时光》的反应到底怎样,这将是个很好的经验。

深焦:我的同事在戛纳采访导演萨福迪兄弟时,他们提到《好时光》的预算比他们之前拍的电影高出了十倍之多,想知道是什么让你们甘愿冒这个险?

N:事实上我们没有参与这部影片的筹资,但是出于对导演的信任,我们很早就买下了这部影片,因为在影片拍摄前期,我们就相信这部电影一定会火。影片拍完后我们看了大约10分钟的镜头,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我没法告诉你为什么投资这部影片,因为我们并没有参与这块。

深焦:你们和萨福迪兄弟还有另一个合作项目对吗?

S:没错,是他们的下一部影片,我们将参与制作。

深焦:听上去很棒。

N:是的,而且是个更大的项目,所以我们要一步步来。萨福迪兄弟之前的电影预算都很少,所以就算乘上十其实也没有很多。

深焦:让我们来聊聊《好时光》的宣传,你们会侧重宣传萨福迪导演还是主演罗伯特帕丁森呢?在美国或者其他地方宣传侧重会不同吗?

N:我们都要宣传,但是这两方面会分开。像导演萨福迪兄弟俩,本身他俩就在圈子里很有名,我们要做的是让更多观众熟知他们。而对于罗伯特帕丁森,这个角色和他以往的角色完全不同,他在这部影片里的表演简直太棒了。所以,两方面的宣传对于我们来说都很重要。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之间会相辅相成。萨福迪成就了罗伯特目前演艺生涯最棒的一个角色,而罗伯特会让这部电影更有票房号召力。所以你看,这三个人是携手共进,这两方面的宣传都很重要。

深焦:我们知道法国著名电影杂志《电影手册》这期封面人物就是罗伯特帕丁森,这非常酷。

N:哈哈没错。影评人对这部影片还有罗伯特给予了高度评价,这大概也是罗伯特表演这么多年收到的最好的评价之一了吧。有电影院拿到样片许可,有媒体对萨福迪兄弟及影片拍摄过程进行报道,《纽约时报》影评人则给罗伯特做了整版的采访。

深焦:那么你们认为明星效应会给影片知名度带来很大影响吗?

N:也不是绝对的。某些方面有帮助,明星会吸引一部分粉丝观众。事实上我们已经成功发行了许多没有大明星参演的影片,都是二三线演员。有意思的是,拿《房间》来说吧,布里·拉尔森在出演这部影片之前甚至都没什么太大的名气,也没什么叫座的作品。但是现在,你知道的,她已经跻身一线了。这很有意思。

深焦:有人提出,A24与电影创作者之间的关系某种程度上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好莱坞大制片厂和作者导演的关系类似,你们觉得呢?

N:我很同意这个观点。就像你之前的那个问题关于大明星对影片的影响,对我们而言,导演是谁更重要。我们要找到能拍出好电影的导演,你知道的,我们需要的是真正打动人的表演,而不仅仅是个名字。要找到最合适的人来执导影片,这非常重要,因为影片怎么拍完全靠导演的想法,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支持他们。

深焦:当你们选择合作伙伴的时候,最看中哪些特质?

N:这个问题很好。通常我们会挑喜欢的导演合作,我们没有和很多新人导演合作过,除非我们很喜欢最后的成片。但慢慢地,你会了解到那些导演的叙事风格,拍摄手法等。在过去,你知道的,要不就是我们看过而且喜欢的影片,或者是导演之前的作品很吸引人,我们才会考虑与之合作。当然也有同时包含两者的例子,像《皮囊之下》,我们一方面非常仰慕导演,同时我们也看了最终成片,这部完美结合了我们想要合作的导演和影片。

深焦:大部分时间你们与导演保持这种良好的关系。

S:  努力帮助去促进吧。比如说,我们现在有几部电影即将上映,由我们的新人首次担当制片人,我们努力把他们培养成故事片制片人。但于此同时,我们也与Trey Shults合作拍摄了电影《Krisha》。接下来,我们通过下一次合作帮助他完成第二个作品。也就是协助他发展和成长。但愿这一部作品不会被宏观调控,比如中断制作进度。Shults 将成为另一个例子,他赶上了好时候,然后能参与到接下来的项目中来,可以接手更大的电影,更广泛的发行,更广泛的受众,被更多观众所认识。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提高导演们知名度,让消费者知道导演是谁。这是我们工作的大部分内容。

N:并且给他们足够的自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S:对,这个也是关键的一点。让他自己把控,而不是在最后阶段才介入,再改动成想要呈现给公众的样子。

深焦:我读了GQ上面的文章,接受采访的很多导演都很满意与A24的合作,你们的工作风格赋予很大的自由空间。

N:是的,我认为这点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想,我们相信导演比我们能更了解他们的电影。我们做那种推进工作的进度的事情,同时也希望得到很好的配合,制造愉快的工作经历。希望与人们一起工作,并且继续一起合作。这种经历非常的好。

深焦:我的下一个问题是关于导演的国籍。我注意到,大多数导演都是美国人,你们同时也跟希腊导演兰斯莫斯合作。

N:你看《圣鹿之死》了吗?感觉如何?

深焦:对我而言,非常有趣。

N: 非常有趣?

深焦:是的,他的视角非常独特.

N:他是了不起的导演。

深焦:令人意想不到, 兰斯莫斯能构思出另一个世界。你们认为,跟美国导演合作与非美国导演工作有什么区别么?

S:事实上,我们与很多英国导演合作过。美国导演和非美国导演没有差异。我认为,主要考量是否是最好的导演。与众不同是我们最爱的品质,能拍出别人拍不了的电影 。你去看他的电影,然后决定是否与他合作,我们尽量跟顶尖的导演合作。 由于我们制作了大量的英语片,所以看似大多数是英语为母语的导演,只是因为他们在做英文片。一旦我们找到合适的人选, 我们当然也会合作主要关乎于导演想表达的东西。

深焦:更关注导演本身,而不是国籍。

N:是的。

深焦:我想问一下,选片的标准。因为我发现你们的流派很多样,几乎涵盖了所有类型的电影。在具体选择电影的时候,是否有既定的标准呢?

S:并没有固定的标准。非常依赖合作。主要根据评估质量,导演等因素,还有我们自己增加附加值的能力。

N:有很多我们喜爱的电影,但是我们知道,这些电影不一定适合我们。也不一定适合我们的目标观众。我想我们能够做好,我们会做计划。不会有标准,像是三部喜剧,三部情节片,或者你需要一部以女性为中心的电影。我们只是和信任的人一起共事,去做能力范围之内的最好的电影。

深焦:你们很对任何事都很开放。

N:是的,绝对是的。我们对任何事情都很开放。任何事。

深焦:能谈谈恐怖片吗?A24发行的《女巫》口碑极佳,在两年前的采访中你们曾提及当时最大的突破不是有片子入围奥斯卡了,而是《女巫》的成功。拍摄恐怖片也是你们计划之内的么?在中国,很多小成本制作的恐怖片口碑不是很好,你们有什么成功经验可以分享吗?

N:对于恐怖片而言 ,如果你能做一部相当优秀的恐怖片,那将会具有非常大的价值。但是我不认为我们会为了填补一个空白而去做恐怖电影。或者你知道,《女巫》是我们在圣丹斯买下的,那是我们做的令人异样激动的一个项目。因为,它真的很需要很多资源。我们还会与导演合作拍第二部片子,无论是什么样的电影,如果碰巧是恐怖片那就做恐怖片。我们发现这个类型很好而且正是我们所尝试做的。我们锁定在广告和社交资源上,但我们的终极目的是做高质量的电影。只是碰巧做了那个类型的电影,仅此而已。

深焦:我不确定是否合适将A24与其他著名的独立电影制片公司相比较。A24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N:作为一个在独立电影公司工作很久的人,大概对行业有些了解。我想A24更倾向于建立每人都可以表达观点的公司,这不仅仅是针对于个人的,而是关于公司整体的运营。

S:目前,有三样事情使我们不同于其他公司。第一,是我们根据质量来选片。第二,我们做市场营销的方式略有不同,我们通过数字频道集中在活跃的年轻的观众。第三,我们的团队。是一个只有五十个员工的年轻的团队,只有五十人,其中两位是年长一点的。毕竟最终,年轻人是我们的观众,我们想让年轻人兴奋起来、去电影院看电影。

N:独立电影是有粉丝群的。一旦有独立电影公司成功了,对任何人而言都是好事。这意味着,人们开始观看优质电影。我很喜爱《海边的曼彻斯特》这部电影,这是我去年最喜爱的电影之一。我很开心看到它的成功,这对任何人都是一件好事。 

深焦:我看到一些文章讨论这种现象,就像行业革命性的转变,人们更偏爱像A24这样独立电影公司,而不是传统的电影巨头。

S: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N:现在有观众想要看到好的内容,这点非常令人兴奋。尽管有时候你要与别人竞争,但是人们能看到更好的作品,这终究对大家都有利。

深焦:尤其是在中国,我不知道具体数目,但有很多好莱坞大片这个夏天上映,基本都是续集,比如《变形金刚》,几乎每年夏天都有类似的片子。     

N:你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是怎么样的感觉?

深焦:你的意思是说,在中国?

N:不,在伯克利。你在大屏幕上看过电影,你认为在电影院观看效果好,还是你不在意观看地点? 

深焦:我更喜欢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置身电影院的感觉,一种奇幻的体验。你变得很渺小,完全被包裹在电影院里,被带入到电影中,深深地沉浸其中。

S:你也不会为手机分心。

深焦:对的,在家看电影,我总要去看手机。

N:我也是,会忍不住看手机。所以,我更爱去电影院,因为这样不会分散精力。

S:我喜欢去电影院,因为我很容易被干扰分神,我很少在家里看电影。但是我如此爱电影,所以……

深焦:聊这个让我想起了今年戛纳电影节的Netflix纷争,你们对此怎么看?

N:我觉得关键是谁在制作电影。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件很积极有利的事。《玉子》这是一部成本很大的电影,工作室要筹到那么多资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如果他们在做好电影,那这么做在很大程度上是合理的。

深焦:你是否希望A24的电影都在电影院放映?

S:这对很多的电影制作人来说都很重要。

N:对A24来说不一样,我们不能跟Netflix比。我觉得,对于我们的电影来说,从规模、范围的角度看,电影院放映帮助事件化电影,但是Netflix不需要那么做,所以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平台。如果我们把电影随便放在任何地方放映,那它们就无法被事件化。 

深焦:我对《月光男孩》的发行方式感到很惊讶。我去年十一月左右看过这部片子,(N:那很早啊)在旧金山一家艺术影院看的,然后我发现二月、三月这部片子还在上演。

N:这部电影有着优质演员以及与我们二次合作的导演,它需要被变成一个事件。

深焦:你们如何确定一部电影是否应该参加电影节?比如说欧洲三大电影节,或者留在美国角逐奥斯卡,如何做这个决定?

N:这取决于电影本身,什么时候公映影片,什么最重要。我觉得,某些特定的电影节和某些特定的电影比较合拍,我们多数时候在考虑这一点。大部分时候我们进行电影世界首映的地方不是戛纳或者柏林,但那不意味着我们以后不会。情况会很不一样,电影是什么样的、最合适的观众是什么样的、甚至什么样的媒体会到场,这些因素帮助我们做出定位。我觉得,主要就是在哪里对这部电影最好,同时也会考虑到这部电影的公映时间。

深焦:所以你们也会和电影制作人商量?

N:对,在哪里上映对电影制作人来说很重要。

深焦:今年戛纳电影节,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机会看《弗罗里达项目》,我很多朋友看过,对他赞不绝的。

N:我们九月、十月会在旧金山上映这部片子,到时候联系你。

深焦:谢谢!所有人都说它很棒。

N:我们把它带出戛纳,筹备放映时会去参加一些电影节,我们现在正在和影片制作人商议决定。

深焦:我从来没听到过这部电影的差评。

N:是的,反应很好。我见过了影片负责人,因为我们想拿到这部影片,现在我们并未拥有这部片子的版权。

深焦:对于在国外发行美国电影这方面,你觉得是否存在文化障碍?

S:我觉得,(文化障碍)越来越少了。对于我们那些发行到国外的电影来说,拿《月光男孩》举例,人们原先对它在国际上的表现没抱太大期望。奥斯卡奖的确起了作用,但是在赢得奥斯卡金像奖之前,它在世界其他国家就有了合作伙伴,进行影院放映。我觉得科技起了帮助,使观众能更容易接触到影片。我认为世界各地的人们现在都关注内容,关注自己如何决定所观看的内容。人们都在使用社交网络,看到各种评价,如果一个人在美国评论了一部电影,另一个人在瑞士可以看到,一个身处中国的人也可能看到。所以,我觉得很多文化屏障已经被科技,被人们对优秀独立电影相似的渴望所打破了。

深焦:那能帮助你们在世界各地发行电影,

S:当然。

深焦:A24的电影里,哪一部最卖座?

N:《月光男孩》在票房这方面很出色。

深焦:我本来准备问为什么的,但(我们都知道)它是部奥斯卡获奖影片。

N:是的。奥斯卡奖的确起了帮助。但是,我们在十月公映,(十月、十一月、十二月)那甚至是在提名的三个月之前,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觉得那是因为这部电影涉及了一些此前大家都没看过的东西,影片的评价显然很不可思议,所有这些汇合到一起,它确实触动了一些点使得人们想要去观看。跟奥斯卡奖带来的名誉相比,那也许是个不太明显的成功。

深焦:大部分艺术电影很难盈利?你们怎么处理这个情况?我是指,大部分艺术电影并没有获得商业上的成功。

N:我觉得那需要适当的管理,要有效率,挑选高质量的电影。如果有高质量的电影,其实不用做太多。

深焦:开始参与一个项目时,踌躇于是否会亏钱?

N:我们也是在进行经营生意,(钱)很重要。一部电影也许很赚钱,也有可能会失败,那我们尽力把损失降到最低。我们不会冒那种可能会损失太多钱、造成太大问题的风险。

深焦:我注意到在A24的电影中总是会有很明显的(A24的)标志,那很不寻常,因为一般人们把标志放在开头或者结尾。

N:大众通常接受的顺序是电影内容,然后才是公司标志,在我来看,是先请君入瓮,后引人入胜。

深焦:最后演变成被众人熟知的品牌,比如A24电影。

N:是的,但这真的是下意识的决定。

S:人们不经意地看到这个标志,心里会有这样的想法:嗯,跟那些类型化主流电影不一样,有点特别,最后成为象征着某种类型与品质的标志。

深焦:因为在这之前,像《黑客帝国》系列,人们记住了这部电影,电影本身要比公司出名,现在人们可能会说,这些电影都是由A24出品的。

N:这种感觉其实非常棒,因为这意味着有些人开始注意电影本身,或是喜欢他们经常看的电影。我觉得你仍然需要区别对待每部电影,尽自己努力去取悦也许那些没有听过A24公司但是喜欢他们制作的电影的人。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不过人们越来越信任一些能带来优质内容的品牌公司,这非常好。这也会让我们有些压力,因为我们不想让观众失望。你只需要不断地制作优秀作品。

深焦:在作者导演年代,喜欢一个导演,你会把他所有的电影找来看;现在喜欢这家公司,影迷们会把他们的所有电影都拿来看。

N:这很好啊,也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让观众记住我们,以及不忘初心继续为观众输出优质电影。

深焦:想问一下A24未来的计划。A24已经推出了两部电视剧,而且公司目前也在和查宁·塔图姆合作新的剧集。这是否意味着公司计划往电视和电影两个方向发展,还是把重心仍旧放在电影上呢?

N:A24公司在逐渐发展,我们的目标是制作优质的内容,这些优质内容包括但不限于电影,电视节目也很涉及,这些转变很正常,现在电影与电视剧的区别愈加模糊,很难下结论。公司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因为没有固定的标准。今年有12部电影,我不大确定具体比例,未来的话,或许五分之三电影、五分之二电视剧?

深焦:在这方面的标准是灵活的,没有规定哪个类型一定要有多大的比例?

N:是的,电影出品方面会越来越多,现在电影和电视剧的安排可能一半一半。你知道在并购市场太善变了,有些年硕果累累,有些年颗粒无收。所以抓住机会走在前面是非常重要的。更多是契机问题,像我们第一年只发行了三部电影。

深焦:这些电影都在业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N:那时公司刚成立,在2013年8月我们拍了电影,2014年3月上映,那时才慢慢起步,都没有固定的标准,是战略策划。

深焦:A24会继续做纪录片吗?毕竟之前的《艾米》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N:《艾米》是我们公司迄今为止做的唯一一部纪录片,因为做纪录片很困难,但是《艾米》备受喜爱,这也是我们为何排除万难执行她的原因。后来的确成功了,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们还会做《艾米》这样的片子。

S:我觉得《艾米》的成功也给纪录片行业打了一针强心剂,影响了人们看待纪录片在市场的地位,这种示范性的制作手法。

N:看到电影节上大家对《艾米》的评价,我们很激动。如今有许多非常棒的纪录片,我们也将不断努力,公司里也有很多纪录片的粉丝。

深焦:你们怎么看A24与好莱坞大制片厂在未来的关系?毕竟现在的A24已经成为行业楷模,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N:我觉得好莱坞大制片厂在很多方面都很棒,有些是我们永远不可能做到的,比如《变形金刚》系列电影、漫威英雄电影,以及《星球大战》系列,但是我们做的是小而美的事,二不可能满足大众的口味。我们尽量做一些可能会被我们观众认可的电影。电影市场上永远为这两种类型各留一方土地。

深焦:就像埋头专注自己的事,然后抬头注意世界的变化?

N:是的。我相信永远有许多观众想看大制作室的电影,也会有观众想要不一样的东西。这都是观众自己的选择。

深焦:能谈谈A24未来的计划吗?改变产业运作模式的野心?

S:尽可能走进顾客,才能明白他们想要什么。而做出好的内容,找到厉害的导演,这是帮助实现的直接途径。电影这项全球产业,需要和全世界联系起来,明白观众想要的东西,向全球的观众呈现有特色的美式独立电影。

深焦:你们怎么看待中国电影市场,比如电影制作,对此有何期待?

N:我们很激动能来这里。虽然对中国电影市场的情况了解并不全面,但很高兴到这里工作,也期待学习更多东西。通过未来的愉快合作,探索一切可能或不能适用的地方,踏出增进了解重要的一步。我们很高兴中国观众支持和关注我们。他们很热情,有的从事媒体行业,都很爱电影,希望我们的电影庆典能激起他们的兴趣。总之,很激动能在这里学习到很多新东西。

深焦:打算将目光投向中国电影市场,寻找合作机会?

B:是的!我认为我们现在就是要学习,理解,并找寻可行的方法,这很让人振奋。

S:因为它总是很严肃,很大,并且它具有那种品味和形式上的敏锐性,而且观众会很希望,这很好。

深焦:中国人口众多,即使只是很小百分比的人喜欢电影,也是个巨大的数目。

N:确实,即使中国很小的百分比人数也抵的上美国最大的城市之一了,潜在观众太多了。

深焦:你们有和中国公司在创作和发行方面的合作计划吗?

S:《好时光》就有和中方的合作,例如鸣涧娱乐。

深焦:徐总能谈谈与A24合作的感受吗?

鸣涧娱乐副总裁徐寒:我们在戛纳电影节和A24团队见面时有一见如故的感觉,聊了很久,也聊得很嗨。他们对于电影的热爱,挑选好故事的独特眼光,强大的开发制作发行能力,极富创意的社交媒体营销策略,这些特质都和我们的理念不谋而合。很高兴鸣涧娱乐可以和A24合作,把《好时光》带给中国观众。上影节的展映只是第一步,之后我们会作为战略伙伴,协助A24做好《好时光》在国内的宣发工作,通过不同的渠道让中国观众感受到这部片子的独特魅力。未来我们两家公司也计划开展更加深入的长期合作。作为一家年轻的影视公司,鸣涧娱乐希望依托核心团队丰富的行业经验和资源,打造以影视开发制作、影视投资、发行、商业开发四大业务为核心的泛娱乐平台公司。我们期望和A24一样,专注于把最有趣的内容带给更多的观众。

深焦:制作上呢?

N:还没有,但我们绝对会提供这样的机会。

深焦:那有可能在美国发行中国电影吗?

N:如果有合适的话我们很乐意。问题在于合适的剧本、资金和电影制造者。

深焦:那你们有计划买中国的电影去美国吗?

N:这我们不清楚。

S: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但那不意味着我们将来不会,只是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样做过。

深焦:但保持开放的态度?

S:是的。我们通常都对一切保留机会的可能性,我们下个月就会推出第一部外语片——《梅纳什》。

深焦:我在圣丹斯电影节看过。

N:你看过了吗?这甚至不是一部英语片,故事发生在布鲁克林,但我们希望这个故事能让它更完整。

深焦:《梅纳什》是部很有趣的电影,它涉及犹太文化。

S:对,它让你觉得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深焦:而它又发生在布鲁克林,你可以看到内外两个世界的不断交织。

N:是这样,那里不远,我们甚至坐地铁就能到。

深焦: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觉得公司位于纽约和位于洛杉矶有什么差别吗?

N:我想办公室的地址对我们确实有影响。个人来讲,我偏向在喜欢的环境工作,但不仅是因为喜欢,纽约和纽约的人给你更多开阔的视野,这确实有助于我打开思路去了解人们的想法,而且纽约是电影产业的重镇。但这不代表洛杉矶不好,娱乐产业是那里文化组成的主要部分,而相比只是纽约的小部分。对我来说,纽约对我帮助更大。我会有孩子或朋友,你会发现在那里视野所达到的广度和深度是难以企及的。

深焦:确实很酷。我听说纽约的电影都偏独立制作,连电影学校都是这样的。

S:确实,但洛杉矶那边也有很多好学校,比如南加大的电影学院。

深焦:是的,我去过一次,非常豪华,犹如宫殿。

N:对的。还有,就制片厂而言洛杉矶更为成熟。毕竟电影是他们很重要的一个产业,在纽约会相对难一些,但各有特点。就个人而言我喜欢纽约,这也是我选择住在那的原因。

深焦:特别感谢你们接受深焦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