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热门电影,罗伯特·麦基有话说!呵呵。

作者 | Sam Adam, Criticwire
翻译 | Stevie(武汉),Yue(纽黑文)
校对 | 佳含(巴黎)
原文:Meet Robert McKee, Film Critic

这位剧作大师对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有话要说,却绝非赞贺之词。

 《改编剧本》(Adaptation) 中的尼古拉斯·凯奇(Nicolas Cage)

《改编剧本》(Adaptation) 中的尼古拉斯·凯奇(Nicolas Cage)

如果你并非有志成为一名编剧,那么你对罗伯特·麦基(Robert McKee)的了解可能主要源自于《改编剧本》(Adaptatin)中布莱恩·考克斯(Brian Cox)对他的演绎,在片中他既折磨着那对双胞胎作家(尼古拉斯·凯奇[Nicolas Cage]饰),又是他们写作过程中的导师。电影里有一场戏,他警告查理·考夫曼(还是他的弟弟唐纳德?)不要试图写一部“波澜不惊、更像是真实世界的写照”的剧本。(PS:是不是听起来有点像考夫曼的《失常》(Anomalisa)?)

麦基名声远扬,或者在某些人看来,是臭名昭著。他将编剧这项工作拆解成一套易于理解的公式,并将其浓缩成一本书和一个为期三天培训班。(他的个人网站上写着:“我的往期学员包括彼得·杰克逊[Peter Jackson]、拉塞尔·布兰德[Russell Brand]、吉米·法伦[Jimmy Fallon]、朱莉娅·罗伯茨[Julia Roberts]、杰弗里·拉什[Geoffrey Rush]、柯克·道格拉斯[Kirk Douglas]、大卫·鲍伊[David Bowie]、梅格·瑞恩[Meg Ryan]、约翰·克立斯[John Cleese],以及很多其他大明星”)许多专业编剧对麦基和他的这套理论一直持怀疑态度:电视剧《亿万》(Billions)的主创布赖恩·科佩尔曼(Brian Koppelman)去年在Indiewire杂志上写道:“如果你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创造者、原创设计师,那么关于编剧最好的书籍就是不看关于编剧的书,最好的培训班就是什么培训班都不去。”情景喜剧巨擘肯·列文(Ken Levine)曾经说过:“我开始认为,对作家们和电影产业现状来说,罗伯特·麦基是一颗比罗伯·施奈德(Rob Schneider)更大的毒瘤。”

 罗伯特·麦基(Robert Mckee)

罗伯特·麦基(Robert Mckee)

麦基的这套理论很大程度上是从成功剧本中倒推出来的:用列文的话说,“他用了一整天时间逐字逐句地拆解《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的剧本”。但现在他开始以影评的形式来分析新电影,其中包括了很多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影片,根据它们的剧本是否成功来评判电影的好坏。在麦基认为成功的类别中有《布鲁克林》(Brooklyn)、《大空头》(The Big Short)和《荒野猎人》(The Revenant),不成功的有《卡罗尔》(Carol)和《房间》(Room),而《聚焦》(Spotlight)则差一点就成功了。(非常接近成功!)

这是他对《卡罗尔》的评价:

“爱情故事中最动人心弦的情节一般发生于两位爱人初始的那一刻,而两人初次见面的一些特质也会影响着接下来的剧情发展。设定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卡罗尔》始于一位女店员与一位已婚女子的相遇,这场戏充满着未言情愫。所以,观众们很自然地会期望看到一段隐秘于女同世界下、辗转反侧的爱情故事。然而电影很快将它的类型从爱情故事改成了社会剧,这个故事实际的高潮发生在与卡罗尔即将离婚的丈夫决定利用她的同性恋情去赢得他们女儿的抚养权。男人不甚体面的行为将影片拽入了一堆无聊的陈词滥调中——暴虐的丈夫、大男子主义、不择手段的私人侦探,以及歧视女性的司法体系。一名编剧会这样转换电影的流派,就是因为他没有能力塑造爱情故事中复杂的角色,所以他走了条捷径:社会剧。”

 《卡罗尔》(Carol)

《卡罗尔》(Carol)

在阅读麦基影评的过程中你会很快发现,改变电影的类型是绝对不可取的。根据他的观点,这也是毁掉《房间》的原因。但即便是上面那一小段评价,也是建立在关于“观众自然会期待什么”的设想上,毕竟不按常理出牌不一定就是坏事。对麦基来说,社会剧——作为一种反映社会更大偏见的类型片——本身就比不上“爱情故事”,麦基甚至将它称之为“捷径”。他认为描述歧视女性的司法体系不过是“无聊的陈词滥调”,而非对时代的准确刻画。

在麦基对《聚焦》的评价中,你还能发现他对个人英雄主义的偏好,以及对集体政治故事的成见:

“一个故事能有怎样震撼人心的力量取决于下面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主人公最终没能达成目标,那么他或她可能失去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主人公失败了,最严重的后果可能是什么?答案:如果《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没有抢到这个独家新闻,那么《波士顿先驱报》的记者就会抢到,这个世界几乎不会受到什么损失。无论怎样,天主教教会的罪行都会被曝光,因为它早已遍布全球,而《环球报》的记者们也会继续过着他们原本的生活。”

 《聚焦》(Spotlight)

《聚焦》(Spotlight)

麦基没有说他觉得谁是《聚焦》的主角,而他简化出的故事逻辑(不管是《环球报》还是其对手,总有一方会拿到这个故事)体现了他完全没有留心:电影的核心之一就是只有《环球报》才有人力和机构的资源来跟进天主教辖区内发生的性侵(并不是所有公司都能请到足够厉害的律师来状告教会,或者是在他们的地下室有着数十几年间的神父名册)。

但语出惊人的麦基如是说:

“倒不如这样:在神父侵犯波士顿孩子的那些年间,波士顿的律师们靠守着这个肮脏的秘密赚了一大笔钱。何不从一个给性犯罪罪犯辩护但同时,比方说,周日照样去教堂礼拜的律师的视角来述说这个故事?这样会很有意思。”

可能因为这并不是约什·辛格和汤姆·麦卡锡(译者按:《聚焦》编剧和导演)想说的故事?或者说麦基自己偏爱的版本其实是把针对机构腐化的控诉转化成了个人的道德沦陷,因此让天主教教会脱了干系?或者是因为我们更经常看到一个虚伪律师的故事,而不是报道者调查的具体细节?这难道不是更无聊的陈词滥调吗?麦基的版本倒是在短短的几行里充斥了烂梗。

 《七宗罪》(Seven)

《七宗罪》(Seven)

2009年詹森·齐诺曼在《名利场》给麦基盖棺定论,在文章的结尾直指麦基写作方式的缺点:

“在讲座的最后几个小时,麦基在《七宗罪》的放映和讲解中露出了破绽。他的分析经常是断章取义的,把重点放在电影中暗指同性恋的潜台词和以宗教艺术为基础的视觉主题——或者他会称之为‘图像系统‘’。说到电影末尾两个主人公(译者按:摩根·弗里曼和布拉德·皮特主演的两个角色)和神经质连环杀手之间的摊牌,麦基认为这个电影的主旨是警告我们永远不要低估邪恶,因为邪恶是人性,有着强大的创造力。他把凯文·史派西主演的杀手描绘成一个创造死亡和破坏的艺术家。这个观点非常尖锐,但这样的概括却忽略了这个角色使用暴力的根本原因。‘我是谁不重要’,史派西在最后对决时说,‘我是谁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

编剧试图在这里在告诉我们些什么。连环杀手不是一个有着可信心理生活的真实人物。他的邪恶过于奇怪和可怕以至于难以理解。这不属于人,而是人来一直以来最惧怕的:未知。但是麦基无法理解未知的世界。对他来说,最让人难以理解的行为(大屠杀、恐怖主义、电影制片人的决策)都可以被拆解、解释。我们在他的讲座里看不到恐怖,甚至可以说是看不到生命本身:当你抬头看到这个世界的无边疯狂,当你不得不承认你对它一无所知……这些都是非常恐怖的,一部分因为这意味着你会质问一切,甚至是自己的内心。在我和麦基相处了一整天后,渐渐明了的是他还没有如此的认识。”

当然,问题不只在于麦基,而更多的是那些谨遵他方法的新兴作家和趋于保守的制片人,后者只会被那些他们早已熟悉的套路所吸引,拒绝尝试新的形式。好在这次被他批评的编剧和导演们这次没糊涂到把他当回事儿。

你也许喜欢《房间》这部电影。但,你知道吗,关于讲故事的科学研究证明:你,是,错,的!

 

2015年奥斯卡钦点了这九部最佳外语片

文|同志亦凡人(惠灵顿)
编|Peter Cat (巴黎)

从2012年开始,欧洲电影奖(EFA)最佳影片已经连续三年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吻合,它们分别是《爱》(2012)、《绝美之城》(2013)和《修女艾达》(2014)。这说明了两件事情:1、欧洲是输出奥斯卡外语片的头号发动机,从1947年开始67部最佳外语片中有55部都是欧洲制造(剩下6部为亚洲电影、3部为非洲电影、3部为美洲电影);2、得EFA者得天下。在学院改革、对所有评委开放外语片投票后,EFA已经一跃成为该单元的头号风向标。这一方面是因为学院的欧洲评委占有较大比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欧美的合作交流较多,美国评委会习惯性的参考欧洲同行的选择。这意味着,如果某片被认定为最佳欧洲电影,那么它很可能会一直笑傲到奥斯卡颁奖礼——除非其他洲有口碑绝好、像《一次别离》那样能正面碾压的作品。

这一局面在今年将不再出现。首先EFA今年的最佳欧洲电影是《年轻气盛》,作为英语片它不符合奥斯卡外语片的申报条件;其次今年外语片头号种子选手《索尔之子》根本没有出现在EFA的提名名单里面。作为今年戛纳电影节的评审团大奖和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得主,《索尔之子》的缺席并非因为品质问题,而是制片人和欧洲电影协会在观摩DVD发行上发生争吵。这种“技术性出局”不但不会削弱《索尔之子》的强势,反而会为它拉到不少同情票。而在转战美国后,该片发行将由索尼经典包办。索尼经典在外语片操作上有一个传统,就是以外语片为基本盘、向其他奖项撒网:像《一次别离》获得最佳外语片同时还提名了最佳原创剧本,《爱》更是同时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剧本和最佳女主角四个主要奖项,这些都是索尼经典的成功案例。因此《索尔之子》的目标很可能不止于最佳外语片,而是承载了冲击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的野望。

欧洲的“大势”并没有因为今年EFA失去风向标作用而发生改变。今年进入最佳外语片初选名单的九部影片中有七部都是欧洲电影,只有约旦的《希布》和哥伦比亚的《蛇之拥抱》分别作为亚洲和美洲的代表。有趣的是九强中有1/3都是拍摄“别国的故事”:法国的《野马》是讲述土耳其世俗对女性的桎梏;芬兰的《剑客》是关于一位爱沙尼亚的击剑运动员重返家乡;爱尔兰的《维瓦》则是发生在古巴哈瓦那的变性俱乐部。这种叙事场所的“漂移”体现了欧洲电影创作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溢出。不那么有趣的是东亚军团再次全军覆没,其中《刺客聂隐娘》是学院第三次对侯孝贤说不(前两次是《悲情城市》和《海上花》)。其他成为遗珠的热门影片还包括《神父俱乐部》、《太阳高照》、《寒枝雀静》等,其中《神父俱乐部》是唯一入围了金球奖外语片提名、但没有进入奥斯卡初选名单的影片。

关于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初选九强的介绍如下。为避免主观本文只对接下来的晋级概率做出预测:

 

1.《索尔之子》 (匈牙利,匈牙利语) 

首映:2015戛纳电影节 | 金球奖提名:√ | 晋级概率:100%  

纳粹集中营存在一个“工作队”,由专门负责处理死者尸体的囚犯组成。其中一位叫做索尔的男子在一次毒气室清洗过程中,发现一个逃过毒杀却被再次杀害的男孩。他告诉所有人这是他的儿子,他无论如何也要为儿子举行一个犹太式葬礼,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集中营一日游”就此开启...  

本片是匈牙利新人导演拉斯洛·杰莱斯的首部剧情长片,全部采用手持长镜头跟拍。这种浅焦跟拍的大胆形式带领观众穿梭在集中营的杀戮与逃亡之间,直逼人性良知底线。作为奥斯卡外语片头号种子选手,已经获得了包括金球奖在内的10个前哨战提名,获得提名概率100%并且可能冲击其他奖项。唯一劣势可能就是该片和去年外语片得主《修女艾达》的题材重合。该片本周正式在北美开画,下周将盘点相关数据。 

 

 2.《野马》(法国,土耳其语)

640-4.jpeg

首映:2015戛纳电影节 | 金球奖提名:√ | 晋级概率:90%  

初夏,土耳其北部一个村庄,五个姐妹从学校走路回家,她们沿途与一些男孩嬉笑打闹。不料少女青涩与好奇的行为已经传回家里,不久家就变成了一栋监狱。她们被带去检查是否还是处女,被禁足,被安排相亲和出嫁。五姊妹有的逆来顺受,有的试图逃跑,终于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  

本片同样是新人导演处女作,以篇章式述说了土耳其女性被传统观念束缚的不幸命运。土耳其女导演蒂尼斯·艾格温是法国最富盛名电影学院La Fémis的毕业生,在欧洲早已积累相当人脉。坚持艺术至上的法国人对电影“出身”向来没有兴趣,对一部土耳其语电影战胜本国金棕榈得主《流浪的迪潘》出战奥斯卡甚至不吝赞美。考虑到法国上次入围外语片还是2010年的《预言家》而且导演正是《流浪的迪潘》的雅克·欧迪亚,《野马》能脱颖而出充分说明法国对该片的信心。手握欧洲电影奖和金球奖提名,《野马》将成为《索尔之子》的最大竞争对手。  

 

3.《蛇之拥抱》 (哥伦比亚,德国/葡萄牙语/加泰罗尼亚语/拉丁语)

首映:2015戛纳电影节 | 金球奖提名:X | 晋级概率:70%  

1909年,一名德国探险家于亚马逊丛林中罹患怪病,求助于族人被屠尽的巫医。几人协力沿河蜿蜒而上,试图寻找失散的族人和能治癒疾病的神祕植物。然而一路映入眼帘的却是殖民势力肆虐的无尽伤痕。1941年,一名美国探险家也踏上雨林大地,偕一位当地老人沿河直上,令雨林中沉睡的记忆逐渐被唤醒。过往留下的疯狂与灾难亦如热带植物般滋长,蔓生成加扭曲的疮疤...  

这部融合《陆上行舟》与《现代启示录》风格的狂野作品获得了今年戛纳导演双周单元的最高奖,黑白胶片并没妨碍它成为今年评价最高的影片之一。它的导演希罗·盖拉是一位80后,从影以来每部作品都代表哥伦比亚申报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是一位备受国际瞩目的影坛新锐。精妙的双线叙事和奇诡的南美文化,将是电影的最大杀手锏。  

 

4.《剑客》(芬兰,爱沙尼亚语/俄语)

首映:N/A   |     金球奖提名:√     |   晋级概率:60%

电影发生在苏联占领爱沙尼亚年代,一个爱沙尼亚的击剑手逃过秘密警察的追捕,回到故乡偏远学校给孩子们担当击剑老师。然而过去的阴影从未走远,当他充满天赋的学生通过层层选拔、可以前往列宁格勒参加比赛后,这位剑手面临一个两难选择:是陪学生去实现梦想,还是面对可能被认出而身陷囹圄的命运...

虽然芬兰历史上还没有过一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得主,但《剑客》导演克劳斯·哈洛之前已经三次代表芬兰申报该单元。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讲述共产主义幽灵的电影一直深受学院青睐,从《窃听风暴》登顶就能看出来。《剑客》今年同时入围了金球奖,获得奥斯卡正式提名的可能性很大。


5.《希布》 (约旦,阿拉伯语/英语)

首映:2014威尼斯电影节  |     金球奖提名:X     |   晋级概率:50%

“希布”是阿拉伯语“狼”的意思。1916年,小男孩希布与哥哥胡森在约旦沙漠部落里相依为命。英国士兵要哥哥带队去找鄂图曼帝国铁路旁的一口井,结果希布偷偷尾随。一行人在路上遭遇伏击,小狼不得不迅速成长,在无情炮火中轰开血液里的狼腾印记。

本片也是一部导演处女作。英国出生的约旦裔导演那智·阿布·诺华用4年时间完成这部寻根电影,通过孩童的目光见证阿拉伯沙漠的险恶,以及各殖民帝国对约旦领土的切割。《希布》获得去年威尼斯地平线单元的最佳导演奖,无论诡谲的故事还是极简的画风都非常对学院的胃口。

 

 6.《超新约全书》(比利时,法语)

首映:2015戛纳电影节 | 金球奖提名:√ | 晋级概率:40% 

原来上帝不但有个叫耶稣的儿子,还有一个10岁的超能力小女儿。小女儿因为对人间种种行为看不下去,决定离家出走、改造这个世界,推翻用电脑控制世界的暴君爸爸。她发出简讯通知人类死期大限,逼得天神也只好下凡阻止她的造反…  

通片使用法语对白的《超新约全书》是鬼才导演雅克·范·多梅尔继《无姓之人》后的最新奇幻商业片,凭借天马行空的创意和荒诞不经的喜剧风格吸引大量观众入场,曾蝉联法国和比利时票房排行榜冠军。过重的商业类型片色彩很可能会影响《超新约全书》的晋级,加上比利时已经七次入围但无一次获奖,今年可能依然将延续这份悲情。   

 

7.《战争》(丹麦,丹麦语)

首映:2015威尼斯电影节 | 金球奖提名:X| 晋级概率:30%

阿富汗反恐战争,一位丹麦指挥官所在的军队受到袭击并且亟需医疗支援。在强大外部压力下他做出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让他的人生彻底改变,并且给他远在后方的家庭带来难以预想的后果...  

这部讲述士兵误杀平民儿童的“战争症候群”电影是丹麦导演托比亚斯·林道赫姆执导的第三部长片。也许托比亚斯·林道赫姆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编剧——他和托马斯·温特伯格合写的剧本《狩猎》令该片提名第86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在今年的九强名单中《战争》最带有半纪录片风格,也涉及到美国比较敏感的反恐题材,只是威尼斯首映时口碑比较分化。  

 

8.《缄默的迷宫》(德国,德语)

首映:N/A | 金球奖提名:X | 晋级概率:20%  

50年代德国见证了经济起飞的奇迹,所有人开始忘却历史。一名新任检查官却发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一段秘史,并决定追查到底。这个二战时还是孩童的年轻人开始搜寻幸存者,鼓励他们作证指控纳粹罪行。随着调查慢慢深入,他渐渐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无法自拔的迷宫中,身边每个人似乎都和当年罪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包括他的父亲...  

这部关于“法兰克福大审判”起源的电影曾入围德国电影奖六项大奖,在德国取得重大票房成功,在法国的票房更罕见的比德国本地票房还高。电影挖掘一段被全体德国人选择性隐匿的记忆,在视角上比较新颖,但讲述故事的方式实在太像好莱坞流水线上出产的商业片。最关键的是,今年已经有了一部领跑的集中营题材外语片,很难想象两部会同时入围下一轮。 

 

 9.《维瓦》(爱尔兰,西班牙语)

首映:2015特柳赖德电影节 | 金球奖提名:X | 晋级概率:10%      

古巴哈瓦那,一位18岁的同志理发师希望能在变装俱乐部登台表演。出生贫寒、缺少资源从来不是问题,他一直在为实现这个梦想而努力,俱乐部老板也对他青眼有加。直到有一天,出走多年的老爸作为顾客走进俱乐部,和他打了个照面...

这部关于性向和家庭的电影在今年特柳赖德电影节上意外成为了观众最喜爱的电影之一。电影从同性性身份出发,探索生活和生老病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阿莫多瓦的那部《关于我母亲的一切》。但考虑到奥斯卡历来偏保守的价值取向,从《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在千禧年获得外语片奖后涉同性情节而又能获得提名的外语片如凤毛麟角,十多年来只有一部《美错》,可见《维瓦》获得提名的难度不小。

第88届奥斯卡将在2016年1月14日公布提名名单,届时将从九部初选电影中选出五部正式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颁奖典礼于当地时间2016年2月28日举行。

 

奥斯卡 | 卡罗尔!卡罗尔!

作者 | 同志亦凡人(惠灵顿)
编辑 | Peter Cat(巴黎)

年度最美爱情电影《卡罗尔》在北美强劲开画,平均单馆成绩创下仅次于《乔帮主》和《边境杀手》的年度第三高,无论票房或口碑都尽显长线可能。这部典雅复古的女同电影在韦恩斯坦的精心护航下,凭借步步为营的口碑积攒,有望在最后时刻成为扬尘黑马,冲击包括最佳影片、导演和影后在内的10个奥斯卡奖项。 除女同电影《卡罗尔》外,男同黑帮题材的《传奇》以及法国申奥影片《野马》也在北美正式开画。奥斯卡(目前的)头号种子选手《聚焦》进入扩映第三周,票房表现比电影本身还沉稳,不疾不徐的逼近600万分水岭;在刚过去的周日《聚焦》甚至出现票房比前一天多出47%的惊人跳升,预示着强劲口碑还会继续推高上座率。

《卡罗尔》
发行:韦恩斯坦 首映:戛纳电影节
Criticwire:A | Metacritic:95 | 烂番茄:94%

讲述50年代两位都市女性冲破世俗爱恋的《卡罗尔》在纽约和洛杉矶两地四家剧院开画,周末票房24.8万,平均单馆6.2万,刷新了《聚焦》在月初创下的今年第三高单馆票房。最醒目的还是它明确的目标观众群:59%的观众超过五十岁,并且62%都是女性。 《卡罗尔》根据中篇女同小说《盐的代价》改编,主角是一位被困在不幸婚姻中的富翁妻子,她因为爱上在百货商店工作的年轻女孩而决定挣脱婚姻枷锁、改变生活。这个禁爱主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断背山》,而今年《卡罗尔》对阵《聚焦》也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年《断背山》和《撞车》的PK。然而与李安用男人们的生死契阔书写爱情史诗不同,《卡罗尔》一开始就没有任何野望,更像是托德·海因斯写给所有女性的一封温柔情书,饱含着导演对女性的珍爱和赞美。这种凌驾于性向之上的欣赏让电影镌刻了私人美学的印章,镜头不但细腻而且无比贴身,似乎再也容不下除两位女主之外的任何事物。它的格局可以说极小,因为不涉及对时代、对男权社会的任何控诉;但同时又是极深,因为它让女性的情和欲如万重浪,在两位女主之间来回奔涌。凯特·布兰切特和鲁妮·玛拉的对视拥有让时间静止的力量,观众哪怕作为旁观者都会感到心悸。这样的电影注定不是为奥斯卡评委们拍的,它更像一件需要署名作者、放进博物馆的复古艺术品。 正因为这样,《卡罗尔》并不是今年奥斯卡的领跑者。迄今为止以白人异性恋为主的奥斯卡评委从未让一部同性电影获得过最佳影片的殊荣,这也是为什么以强势拉票著称的韦恩斯坦这次选择了慢热营销的原因:过快过猛的宣传和这部艺术片流露的静谧气质反而格格不入,还容易招致保守观众的反感。接下来一个月《卡罗尔》都不会增加太多银幕,真正的全美大范围公映要到1月初。由于1月14日揭晓第88届奥斯卡提名,这种后半程集中发力的策略显然是合理的。这里同时预测一下《卡罗尔》可能获得的提名:

『最佳影片+最佳导演』| 提名概率:30% | 潜在对手:呃,很多...

奥斯卡历史上,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有着悠久的“打包送”传统,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电影的决定性因素是导演;只有导演做到最好,才能带来最好的电影。因此这两个奖项对《卡罗尔》来说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情况。如果托德·海因斯能够获得最佳导演提名,那么《卡罗尔》获得最佳影片的几率将顷刻大增。 托德·海因斯和格斯·范·桑特都是掀起80年代新酷儿浪潮的著名同志导演,但和后者不同的是托德·海因斯更加小众。他之前的《远离天堂》、《我不在那儿》虽然也都提名过奥斯卡,但他本人从未获得过任何导演类的提名。此次在《卡罗尔》中他将统筹调度的工作发挥到最佳,无论配乐、摄影或故事都做到尽善尽美,直追纽约女摄影家薇薇安·迈尔的复古风格让人有时空踏错的感觉,可以说做到了导演的巅峰发挥,值得一个奥斯卡提名的肯定。不过由于今年导演单元新老荟萃、异常拥挤——新有托马斯·麦卡锡(《聚焦》)、兰纳德·阿伯拉罕森(《房间》)、凯瑞·福永(《无境之兽》)等;老有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间谍之桥》)、 大卫·欧·拉塞尔(《奋斗的乔伊》)、昆汀·塔伦蒂诺(《八恶人》)、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荒野猎人》)... 海因斯提名的阻力不小。

『最佳女主角』凯特·布兰切特 | 提名概率:80% | 潜在对手:布丽·拉尔森(《房间》)

如果布兰切特不是两年前就获得了人生第二座奥斯卡奖,她绝对是这个单元当之无愧的领跑者。同样是名媛,《卡罗尔》中气场全开的雍容少妇和《蓝色茉莉》中落魄崩溃的拜金女完全是两种表演风格,布兰切特提名应该毫无悬念。最大问题是——评委能否允许一位女演员三年内两度封后?奥斯卡历史上不是没有过密集拿表演奖的女演员,像路易丝·赖纳和凯瑟琳·赫本都曾连庄影后,但进入80年代以来只有朱迪·福斯特做到了时隔三年两度封后(89年《暴劫梨花》和92年《沉默的羔羊》)。而从拿第二座小金人到第三座,知道梅姑用了多少年吗——29年...

『最佳女配角』鲁妮·玛拉 | 提名概率:100% | 潜在对手:艾丽西亚·维坎德(《丹麦女孩》)

尽管金球奖认定鲁妮·玛拉是女主角,但在美国演员工会奖(SAG)名单上显示她为女配角,这意味着最终玛拉还是会落入奥斯卡女配角单元。坦白的说这对玛拉并不公平,因为她的出镜时间其实比布兰切特还多,《卡罗尔》是毫无争议的双女主电影(戛纳封后就是证明)。如果说布兰切特的飞扬自信还有迹可循,鲁妮·玛拉的温柔文静则是无声无息就征服了观众,那种初恋少女小鹿乱撞的感觉让人对她的怜爱完全是情不自禁的。《卡罗尔》是鲁妮·玛拉从影以来最好的发挥,超越之前让她提名女主的《龙纹身的女孩》;以女主戏份加上最好发挥申报女配角单元,没有任何理由不获得提名。

《卡罗尔》还有望获得的提名包括: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化妆、最佳配乐。值得一提的是最佳配乐——给《卡罗尔》配乐的卡特·布尔维尔是科恩兄弟的御用配乐师,合作过包括《血迷宫》、《老无所依》、《大地惊雷》等16部影片,像《杀手没有假期》的经典配乐也是出自他之手。卡特·布尔维尔至今无一次提名,已经快要让人质疑奥斯卡的公正性了...

《传奇》
发行:环球影业 首映:多伦多电影节
Criticwire:B | Metacritic:57 | 烂番茄:60%

与《卡罗尔》同时在北美开画的还有黑帮电影《传奇》。四家剧院周末共收割8.28万票房、平均单馆2.07万,票房和口碑一样不温不火。这部讲述60年代伦敦黑帮故事的罪案电影,最大噱头就是汤老湿一人分饰两角、“一个直男一个基”的设定了。可惜大胆题材被拍得惊人保守,这年头两个男人亲嘴拥抱拉小手都没有还好意思说自己拍了同志戏的,也就这部并不传奇的《传奇》了。由于该片已经在海外提前上映,媒体反应也很平淡。考虑到环球正在为主推的头号申奥电影《乔帮主》“扩映即扑街”的事焦头烂额,《传奇》接下来应该很难再有作为。该片和汤老湿去年主演的《洛克》一样估计都是奥斯卡“一日游”类型。(当然汤老湿今年还是有望通过其他电影提名的,比如《荒野猎人》)

 

《野马》
发行:科恩传媒 首映:戛纳电影节
Criticwire:B | Metacritic:81 | 烂番茄:96%

被土耳其本国拒掉、结果反而作为法国申奥外语片的《野马》在北美开画,三家剧院2.2万的周末票房无足轻重,重要的是发行方科恩传媒集团(Cohen Media Group)选择发行的时机,明显冲着奥斯卡外语片初选九强名单去的(12月中旬公布)。科恩传媒去年发行的《廷巴克图》被正式提名后收割了140万美国票房,直接影响了公司今年《野马》的发行策略。由于对该片无法客观点评我就不多说了,《野马》是今年第19部在美国开画的各国申报外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