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 | 卡罗尔!卡罗尔!

作者 | 同志亦凡人(惠灵顿)
编辑 | Peter Cat(巴黎)

年度最美爱情电影《卡罗尔》在北美强劲开画,平均单馆成绩创下仅次于《乔帮主》和《边境杀手》的年度第三高,无论票房或口碑都尽显长线可能。这部典雅复古的女同电影在韦恩斯坦的精心护航下,凭借步步为营的口碑积攒,有望在最后时刻成为扬尘黑马,冲击包括最佳影片、导演和影后在内的10个奥斯卡奖项。 除女同电影《卡罗尔》外,男同黑帮题材的《传奇》以及法国申奥影片《野马》也在北美正式开画。奥斯卡(目前的)头号种子选手《聚焦》进入扩映第三周,票房表现比电影本身还沉稳,不疾不徐的逼近600万分水岭;在刚过去的周日《聚焦》甚至出现票房比前一天多出47%的惊人跳升,预示着强劲口碑还会继续推高上座率。

《卡罗尔》
发行:韦恩斯坦 首映:戛纳电影节
Criticwire:A | Metacritic:95 | 烂番茄:94%

讲述50年代两位都市女性冲破世俗爱恋的《卡罗尔》在纽约和洛杉矶两地四家剧院开画,周末票房24.8万,平均单馆6.2万,刷新了《聚焦》在月初创下的今年第三高单馆票房。最醒目的还是它明确的目标观众群:59%的观众超过五十岁,并且62%都是女性。 《卡罗尔》根据中篇女同小说《盐的代价》改编,主角是一位被困在不幸婚姻中的富翁妻子,她因为爱上在百货商店工作的年轻女孩而决定挣脱婚姻枷锁、改变生活。这个禁爱主题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断背山》,而今年《卡罗尔》对阵《聚焦》也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年《断背山》和《撞车》的PK。然而与李安用男人们的生死契阔书写爱情史诗不同,《卡罗尔》一开始就没有任何野望,更像是托德·海因斯写给所有女性的一封温柔情书,饱含着导演对女性的珍爱和赞美。这种凌驾于性向之上的欣赏让电影镌刻了私人美学的印章,镜头不但细腻而且无比贴身,似乎再也容不下除两位女主之外的任何事物。它的格局可以说极小,因为不涉及对时代、对男权社会的任何控诉;但同时又是极深,因为它让女性的情和欲如万重浪,在两位女主之间来回奔涌。凯特·布兰切特和鲁妮·玛拉的对视拥有让时间静止的力量,观众哪怕作为旁观者都会感到心悸。这样的电影注定不是为奥斯卡评委们拍的,它更像一件需要署名作者、放进博物馆的复古艺术品。 正因为这样,《卡罗尔》并不是今年奥斯卡的领跑者。迄今为止以白人异性恋为主的奥斯卡评委从未让一部同性电影获得过最佳影片的殊荣,这也是为什么以强势拉票著称的韦恩斯坦这次选择了慢热营销的原因:过快过猛的宣传和这部艺术片流露的静谧气质反而格格不入,还容易招致保守观众的反感。接下来一个月《卡罗尔》都不会增加太多银幕,真正的全美大范围公映要到1月初。由于1月14日揭晓第88届奥斯卡提名,这种后半程集中发力的策略显然是合理的。这里同时预测一下《卡罗尔》可能获得的提名:

『最佳影片+最佳导演』| 提名概率:30% | 潜在对手:呃,很多...

奥斯卡历史上,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有着悠久的“打包送”传统,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电影的决定性因素是导演;只有导演做到最好,才能带来最好的电影。因此这两个奖项对《卡罗尔》来说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情况。如果托德·海因斯能够获得最佳导演提名,那么《卡罗尔》获得最佳影片的几率将顷刻大增。 托德·海因斯和格斯·范·桑特都是掀起80年代新酷儿浪潮的著名同志导演,但和后者不同的是托德·海因斯更加小众。他之前的《远离天堂》、《我不在那儿》虽然也都提名过奥斯卡,但他本人从未获得过任何导演类的提名。此次在《卡罗尔》中他将统筹调度的工作发挥到最佳,无论配乐、摄影或故事都做到尽善尽美,直追纽约女摄影家薇薇安·迈尔的复古风格让人有时空踏错的感觉,可以说做到了导演的巅峰发挥,值得一个奥斯卡提名的肯定。不过由于今年导演单元新老荟萃、异常拥挤——新有托马斯·麦卡锡(《聚焦》)、兰纳德·阿伯拉罕森(《房间》)、凯瑞·福永(《无境之兽》)等;老有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间谍之桥》)、 大卫·欧·拉塞尔(《奋斗的乔伊》)、昆汀·塔伦蒂诺(《八恶人》)、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荒野猎人》)... 海因斯提名的阻力不小。

『最佳女主角』凯特·布兰切特 | 提名概率:80% | 潜在对手:布丽·拉尔森(《房间》)

如果布兰切特不是两年前就获得了人生第二座奥斯卡奖,她绝对是这个单元当之无愧的领跑者。同样是名媛,《卡罗尔》中气场全开的雍容少妇和《蓝色茉莉》中落魄崩溃的拜金女完全是两种表演风格,布兰切特提名应该毫无悬念。最大问题是——评委能否允许一位女演员三年内两度封后?奥斯卡历史上不是没有过密集拿表演奖的女演员,像路易丝·赖纳和凯瑟琳·赫本都曾连庄影后,但进入80年代以来只有朱迪·福斯特做到了时隔三年两度封后(89年《暴劫梨花》和92年《沉默的羔羊》)。而从拿第二座小金人到第三座,知道梅姑用了多少年吗——29年...

『最佳女配角』鲁妮·玛拉 | 提名概率:100% | 潜在对手:艾丽西亚·维坎德(《丹麦女孩》)

尽管金球奖认定鲁妮·玛拉是女主角,但在美国演员工会奖(SAG)名单上显示她为女配角,这意味着最终玛拉还是会落入奥斯卡女配角单元。坦白的说这对玛拉并不公平,因为她的出镜时间其实比布兰切特还多,《卡罗尔》是毫无争议的双女主电影(戛纳封后就是证明)。如果说布兰切特的飞扬自信还有迹可循,鲁妮·玛拉的温柔文静则是无声无息就征服了观众,那种初恋少女小鹿乱撞的感觉让人对她的怜爱完全是情不自禁的。《卡罗尔》是鲁妮·玛拉从影以来最好的发挥,超越之前让她提名女主的《龙纹身的女孩》;以女主戏份加上最好发挥申报女配角单元,没有任何理由不获得提名。

《卡罗尔》还有望获得的提名包括: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化妆、最佳配乐。值得一提的是最佳配乐——给《卡罗尔》配乐的卡特·布尔维尔是科恩兄弟的御用配乐师,合作过包括《血迷宫》、《老无所依》、《大地惊雷》等16部影片,像《杀手没有假期》的经典配乐也是出自他之手。卡特·布尔维尔至今无一次提名,已经快要让人质疑奥斯卡的公正性了...

《传奇》
发行:环球影业 首映:多伦多电影节
Criticwire:B | Metacritic:57 | 烂番茄:60%

与《卡罗尔》同时在北美开画的还有黑帮电影《传奇》。四家剧院周末共收割8.28万票房、平均单馆2.07万,票房和口碑一样不温不火。这部讲述60年代伦敦黑帮故事的罪案电影,最大噱头就是汤老湿一人分饰两角、“一个直男一个基”的设定了。可惜大胆题材被拍得惊人保守,这年头两个男人亲嘴拥抱拉小手都没有还好意思说自己拍了同志戏的,也就这部并不传奇的《传奇》了。由于该片已经在海外提前上映,媒体反应也很平淡。考虑到环球正在为主推的头号申奥电影《乔帮主》“扩映即扑街”的事焦头烂额,《传奇》接下来应该很难再有作为。该片和汤老湿去年主演的《洛克》一样估计都是奥斯卡“一日游”类型。(当然汤老湿今年还是有望通过其他电影提名的,比如《荒野猎人》)

 

《野马》
发行:科恩传媒 首映:戛纳电影节
Criticwire:B | Metacritic:81 | 烂番茄:96%

被土耳其本国拒掉、结果反而作为法国申奥外语片的《野马》在北美开画,三家剧院2.2万的周末票房无足轻重,重要的是发行方科恩传媒集团(Cohen Media Group)选择发行的时机,明显冲着奥斯卡外语片初选九强名单去的(12月中旬公布)。科恩传媒去年发行的《廷巴克图》被正式提名后收割了140万美国票房,直接影响了公司今年《野马》的发行策略。由于对该片无法客观点评我就不多说了,《野马》是今年第19部在美国开画的各国申报外语片。